第十四章 坚果

    那天夜里,一阵突如其来的惨叫声,彻底毁掉了老街的平静。

    那阵惨叫声是从药铺二楼传来的,准确的说,是从老爷子的房间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足足叫了半个多小时,这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太惨了吧......”七宝蜷缩在椅子上,小心翼翼的往二楼扫了一眼,忍不住咽了口唾沫:“沈老爷是治病呢还是杀人呢?胖子!你上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!”常龙象蹲在一边,憨笑道:“傻子才去呢!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,你不就是个傻子么。

    “幺儿!去给我拿两只海马来!”

    “要晒干的那种是吧?”我回过头,往楼上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老爷子叼着一支烟,很不耐烦的站在楼道口那冲我瞪眼,没好气的吼了一句:“你傻啊?!我们家哪有活的海马?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老爷子的脾气应该是上来了,整个人都很暴躁,我也不敢墨迹......要是他一个不顺眼收拾我一顿,那得多亏?

    照着他的吩咐,我去药柜那边取了两只干海马出来。

    等我送完药回到大厅,七宝才问我:“沈老爷要海马干嘛?给老郑壮阳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能不能别瞎说?”我气得都笑了,拍了拍七宝的肩膀:“海马可以舒筋活络,也能消炎止痛,可不光是补肾啊,虽然我不知道我爷拿海马去干啥,但直觉告诉我.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点点头,接过话茬说。

    “直觉告诉你,这是用来壮阳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!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过了两个小时左右,我们在大厅里都快等睡着了,老爷子这才扶着郑老头下楼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?”七宝瞬间就精神了不少,很八卦的问:“正完骨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......”郑老头笑了笑,表情发苦:“骨头倒是没事了......就是这条命差点搭在沈老哥的手上.......”

    “正骨是不是很疼啊?”常龙象有些好奇的问:“我听你前面叫的可惨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很疼,是非常的疼。”郑老头叹了口气:“疼到我都晕过去没力气叫了,你说有多疼啊?”

    “他的骨头不止是断了那么简单,上面还沾着一股秽气,有点像是畜生成精的时候,脱骨头换皮肉剩下的秽气.......”老爷子说着,一脸的凝重。

    “您不说我还不知道呢。”郑老头苦笑着说:“怪不得这十年来我每天都会疼,除开阴雨天不疼之外,就没有舒服的时候,天气越好疼得越厉害.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是秽气对外界的阳气产生反应了。”老爷子解释道:“如果你一直在山里养伤,我估计一年到头也疼不了几次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和郑老头说话的语气跟神态,比起最初的那种不信任,已经强了太多,我能看出来老爷子是真的在关心他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正常。

    像是郑老头这样的硬汉,确实值得我们尊重他。

    别说是普通人,就是咱们行里的先生,能有郑老头这般心气的,满打满算又能有几个呢?

    各人自扫门前雪,莫管他家瓦上霜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,一直都是行里的至理名言。

    不光是老爷子说过,连刚入行不久的七宝也常常念叨,包括我在内,似乎是将其当成座右铭了。

    但我比谁都清楚,越是像这样经常念叨的人,遇见麻烦就越不会跑。

    旺山村的事,就是个典型的例子。

    “老郑啊,关于小人国的事,你知道多少?”老爷子给他倒了杯茶,很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到了三更半夜,但屋里的人,却谁也不觉得困。

    哪怕我跟七宝在前不久都眯了一觉......可听见这话题,我们比谁都兴奋!

    “小人国的事?”郑老头笑道:“知道的不少,你们想问啥?”

    “我先问我先问!”陈秋雁举起了手,就像是在课堂上给老师提问那般,一脸的求知欲:“小人国的居民既然跟活人差不多,那它们肯定也得吃喝拉撒,生活在地底,它们是靠什么东西填肚子啊?”

    “果子,应该是坚果吧。”郑老头皱了皱眉:“那是从泥里长出来的,样子很像是花生,但只有普通花生的一半大,表皮是红的,特别光滑。”

    “坚果?”陈秋雁一愣,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见过,反正样子就是这样,里面也不是干的,带着一些水分。”郑老头笑道:“这种果子就是它们唯一的食物,既能填饱肚子,又能解渴,吃一颗这个果子,两天都不会饿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好吃啊?”常龙象咽着口水,满脸期待的问着。

    “听它们说.....这种果子没啥味儿.......”郑老头笑道:“我没吃过,所以好不好吃,我也说不准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国的居民寿命有多长?”陈秋雁头也不抬的问道,飞快的在笔记本上记着。

    “四十年左右吧,可能还会短一些。”郑老头说:“它们衰老的速度比人快,四十岁的时候,长得就跟咱们**十岁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它们的生活习惯都有什么呢?”陈秋雁兴致勃勃的问道:“地底的文明发展到什么阶段了?跟咱们古代的文化发展进程差不多?”

    “哎,这个你以后再问,我有正事要说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咳嗽了两声,摆了摆手,示意让我们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跟老郑聊过了,小人国这事......咱们尽可能的管管!”老爷子说着,颇有种眉开眼笑的意思,似是说不出的开心:“虽然这事已经过去十年了,但我觉得,帽儿村的人应该都还活着,搞不好还在圈养小人当饭吃呢!”

    说着,老爷子点了支烟,表情也有些沉重了。

    “十年啊,每一年那口井都会干涸,只要一干,帽儿村的人就有机会接触石门......”老爷子喃喃道:“虽然小人也不傻,会主动打开那扇石门的几率很小,但是!”

    老爷子敲了敲桌子,一本正经的说: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如果它们又傻乎乎的让村民给捉了呢?”

    “沈爷爷说得对!这事我们该管!”常龙象点点头,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支持!”陈秋雁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老爷子瞥了我跟七宝一眼,不动声色的冲我挤了挤眉,似乎是在催促我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七宝大笑道:“我还想见识一下小人国呢!”

    我倒是没说话,点点头就算是答应了,只是脑子里有些迷茫,觉得老爷子好像瞒住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世安,你跟我上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在老爷子的带领下,我陪着他回了里屋,没等我发问,老爷子就兴奋的笑了起来:“幺儿!这一次可是你的机遇啊!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我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过,葬人经里的肉身蛊分五种境界,落阴是最初,之后便是升阳。”老爷子嘿嘿笑着说:“虽然可以自行修炼,靠着日常吞服蛊毒来加快蛊气融入肉身.......但要是有了一味药引,你不需要那三年五载的苦修就能到第二阶段。”

    “啥药引?”我一愣,想起郑老头这事,心都提了起来:“你别跟我说是小人啊!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跟小人没关系,但.....跟它们也有点关系!”

    老爷子挠了挠头,显得有些苦恼,一边回忆着,一边跟我说。

    “刚才老郑说的那种坚果,就是这一味药引,在葬人经上就有详细的记载,好像是叫......洞泥种(zhong第三声)?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