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旧伤

    郑老头得知那帮小人的惨状后,倒是没有急于去救它们,反而冷静了下来,开始思考对策。

    其实我有点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这个老头子也是帽儿村的人,受到的教育跟生活环境,都跟其他的村民差不多,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觉悟呢?

    宁愿去帮外种的小人,也不愿意站在自己村子这一面......他到底是怎么想的?

    当然了,我并不是说他的决定是错的,只是有点.....

    有点诧异!

    “老郑啊,为了这帮小人玩命,你觉得值吗?”老爷子似乎也跟我想到了一起去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这帮小人跟你的感情有这么深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郑老头很直接的说:“但我必须救它们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老爷子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爹说过,小人国的居民都很单纯,它们不知道什么是坏,也从来没见过真正的坏。”郑老头说着这话,表情很是认真,如同回到了小时候听他父亲训话那般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我不想让它们觉得这世上的都是坏人,也不想跟着郑老三他们一起当畜生......我是人啊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郑老头都激动了起来,指了指自己,很疑惑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正常人,难道不应该选择去救它们吗??”

    “你们如果遇见这情况,你们的选择难道会跟我不一样吗??”

    郑老头看我们的眼神很是复杂,似乎是带着一些绝望跟不解,完全想不到我们会问他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“您别激动,我们只是好奇,因为在这个年代,像是你这样的好人可不多了......”

    听见我这话,郑老头才稍微冷静一些。

    现在我倒是能理解他的感受了,真的,他在那些村民眼里,就像是我在外人眼里,一样的都是异类。

    我能为了旺山村的那帮村民玩命,他也能为了那些从未相识的小人玩命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我确实对他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把它们救出来的?”老爷子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它们被抓回村子的那几天,我特别消停,没敢打草惊蛇,连头也不敢露.......”郑老头深深的叹了口气:“足足等了半个月,我才找到机会靠近人棚。”

    “人棚?”

    “就是用来养小人的一个棚子。”郑老头解释道:“那个棚子,起初是用来养鸡鸭的,后来鸡鸭都得病死了,一直空着,直到那帮小人被抓进去.......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郑老头这人确实是一条硬汉,他接下来的故事,让老爷子都高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都得从十年前的那晚说起。

    做足了准备后,郑老头没有犹豫,哪怕他也知道自己上了年纪,身子骨比不得年轻人,但还是毅然决然的去了人棚那边,打算将那帮小人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帽儿村的那些村民,自打吃过了小人肉后,脑子是一天不如一天好使,兽性似乎是占据了他们的大脑。

    脾气暴躁,冲动易怒,这都是吃了小人肉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不像是力气变大那种副作用,这些后遗症是没有办法消退的,也就是说.......

    “小人肉把他们一步步变成了畜生。”郑老头一字一句的说道,眼里莫名的有种悲哀:“这辈子都变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天夜里,郑老头赶去人棚的时候,村子里的人基本上都睡熟了,每家每户都传出来了巨大的呼噜声。

    听见这些声音,郑老头才敢松口气,心里悬着的石头也稍微放了放。

    “从我家到人棚,一路上都没发现眼线,可能他们是太放心了,毕竟村子是在荒山野岭里,哪儿会有贼来偷啊?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,你们村子的人是不是脑袋不好使啊?”七宝很主动的递了支烟给他,满脸疑惑的问:“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,难道村子里的人都没二心?谁也没想着偷一个小人吃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郑老头很肯定的说道:“没人想,也没人敢,村长的话比谁都大,他说了要留着分,那绝对是没人敢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担心你去偷?”老爷子问。

    “人都变成畜生了,哪能想那么多啊?”郑老头苦笑道。

    据他说,直到他赶到人棚,将那个关押小人的铁笼子打开,这一切都很顺利。

    中途没出岔子,没遇见意外,更没人看见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要是那些小人跑了,我肯定是第一个被怀疑的人。”郑老头笑了笑:“哪怕村子里的人再傻,他们也能想到啊,所以我不准备留在村子里了,当天晚上就带好了行李,打算从人棚那边跑进山,之后再一路往山外走.......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.....你还挺顺利的啊.......”老爷子将信将疑的看着他:“之后你就跑进城了?开始走江湖卖艺了?”

    郑老头沉默了一会,摇了摇头,说没有。

    “那些小人好像能分辨善恶,知道谁是对它们好,谁想对它们坏。”郑老头笑得有些苦涩,脸上有种不堪回首的意味:“它们被我放出来的时候,一个都没跑,全都围着我欢呼呢,又笑又跳的......比过年了还喜庆!”

    郑老头说,一个小人的声音小,但要是一群小人呢?

    它们的笑声本来就有些尖细,掺和在一起,那种笑声就越发刺耳,在万籁俱寂的深夜之中,简直是要多突兀就有多突兀。

    郑老头不傻,一看这情况,连想都不敢想,背着行李就招呼着这些小人跑。

    “距离人棚最近的就是郑老三家,那段时间吃小人肉最多的,也是郑老三.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四肢着地冲我跑过来的时候,眼睛都在放光,跟深山里的野狼似的,那种绿光看着特别瘆人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郑老头停顿了一下,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些小人一看见老三来了,二话不说就跑,而那个畜生呢,注意力也没放在我身上,随便挠了我一爪子,掉头就去抓小人了.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不管你??”七宝愣了愣:“你才是真凶啊,他怎么可能不管你呢?”

    “饿急的疯狗,只会去抢食救食,眼里哪还有我啊?”郑老头苦笑道,继续跟我们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郑老三那个畜生抓住现行,郑老头肯定也害怕啊,说不怕死肯定是假的,要是就这样被抓回去,十有**都得被埋在山里填土。

    “那些小人跑得太分散了,我只能勉强救出来十几个.......”

    郑老头说着,脸上已满是内疚。

    “从帽儿村到山外,我走了足足一天的工夫,可能是因为生病吧,有一批小人先死了,这也正常......”郑老头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着:“被关进铁笼子之前它们就受过伤,烟熏的后遗症一直都有,几乎每隔一会都会咳嗽,到最后都咳血了.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在座的人差不多都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到最后只有它们俩活下来了?其他的都死光了?”老爷子问道。

    郑老头嗯了一声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郑,我有个不情之请啊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.......”

    老爷子笑了笑,眼里有些许怀疑,看着郑老头问他:“你说你被郑老三挠了一下,那一下有多狠啊?”

    “皮开肉绽,还断了我两根肋骨。”

    “能给我看看吗?”老爷子又问。

    郑老头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,笑了笑没说话,很干脆的把衣服掀了起来,将肋部的伤口暴露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那是一道很明显的抓痕,共有五条,应该是被人用手一下挠出来的。

    哪怕过了这么些年,这些疤痕也没有消失的意思,每一条都犹如蠕虫般虬结在皮肤上,往外凸出了一部分,看着极其的刺眼。

    最让我们难以忽视的,还是郑老头略微往下凹的肋部。

    骨头应该是愈合得差不多了,但十有**是长歪了.......

    “你别走了。”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啥?”郑老头一愣,有些没反应过来:“不是说了就让我走吗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是想害你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笑着,一本正经的拍了拍他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是条汉子,所以这骨头.....我得帮你正正!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