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异变

    吃过小人的这些村民,在一定的时间内,都变成了力大无穷的怪物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效果持续的时间有限,但那种犹如吃了兴奋剂般的爽感......确实是将这些村民的贪欲勾了出来!

    小人国的小人,究竟算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这个问题,在不同的人眼里,肯定有不同的答案。

    就我自己而言,小人在我眼里算是人,让我去吃它们,且不说良心能不能过得去......这心里就有障碍啊!

    但那些村民却不这么想,在他们看来,这些小人就是动物,能够随意捕杀食用的动物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们都有了兽性?”老爷子抽着烟,半眯着眼睛问他:“具体是什么样的兽性?”

    “脾气暴躁,特别好斗......”郑老头一边回忆着,一边说道:“最明显的变化是在眼睛上,眼球里的血丝变多了,而且眼神也变了,看着就跟饿疯的野狗一样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嗯了一声,问他,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变化吗?

    “有。”郑老头咧了咧嘴,笑得颇有种幸灾乐祸的意思:“吃的小人越多,兽性就越重,郑老三算是第一个变成畜生的人。”

    变成畜生?

    “老先生,他是变成什么样的畜生了?”我好奇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到最后他已经没有人样了,走路也勾着腰,手脚并用的那种,跑起来就跟四肢着地的动物一样.......”郑老头咬了咬牙:“这就是报应啊.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是中毒了吧?”七宝满脸诧异的说道:“这听着不像是冲身啊,反而像是中了蛊毒,人魂冲人身怎么会有兽性呢?”

    常龙象忙不迭的点头,紧接着说:“是啊,小人再小它也是人啊!”

    “老郑,你说他们跑去砸石门抓小人......真的砸开了?”老爷子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郑老头叹道:“他们去砸门的时候,我并没有在场,但听在场的人说......石门不是被他们砸开的,是自己打开的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纯粹的饥饿,也许是因为想要改善生活。

    那些村民在发现小人肉的妙用后,几乎是当机立断,决定倾全村之力,下井砸门捉小人。

    普通人打不开石门,吃过小人肉的这些怪物还能打不开吗?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他们的力气比起常龙象都不差,随手就能举起几百斤的石磨,看着还跟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有这么大的力气,再加上合适的工具,那扇石门能顶得住个屁啊?

    抱着这种想法,郑老三领着村长儿子下了井,但他们想不到的是,这一下去,恰好就下到了鬼门关里。

    石门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坚固,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,任凭他们使足了劲儿用铁锤砸,也没能砸出半点坑来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,那扇石门又很突兀的打开了。

    门后站着两个小人,都是男的,手里也举着火把,跟前不久出来的那几个小人打扮一样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村长他儿子很是兴奋,扯着嗓子就往上面喊,说是小人找到了,石门也开了,现在是不是要动手捉........

    还没等他把话说完,郑老三猛地一伸手,一左一右的抓住了这两个小人,如同食人魔那般,红着眼睛就把它们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知道啊,村长他儿子也是个愣子,看见郑老三生吃小人,他也想学。”郑老头嘿嘿笑道,夹着烟的手都在发抖:“他硬是从郑老三手里抢过来半截小人,生生嚼着就给吞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发抖,真的,这已经不是觉得恶心了,完全就是在害怕。

    生吃小人........这是普通人能干出来的事吗??

    虽然它们跟咱的物种不太一样,体积也差了太多。可样貌特征却是差不多的啊!

    吃小人跟吃活人又有什么分别呢??

    “那扇石门到最后也没关上。”郑老头叹道:“他们吃小人的时候,应该是被别人小人看见了,把它们给惹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动手了?”七宝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郑老头笑着点点头,说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村长他儿子是背对着石门的,老三倒是离得比较远.......”郑老头冷笑道:“石门里往外射箭的时候,恰好有那个愣子隔着,一百支箭有一百支插在了他背上,老三运气好啊,压根就没被伤到,那些箭跟古代的弓箭很像,但箭头泛绿,我估计是抹着毒药呢。”

    据郑老头说,被这些箭射中的瞬间,村长他儿子只觉得疼,倒是没别的特殊反应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十来秒,反应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牲口仰头就倒在地上了,嘴唇发乌,还没等老三把他救出去,直接就咽了气。”郑老头笑呵呵的说着,满脸的快意:“老三当时也怕,想都不敢想,拽着绳子就往上爬,勉强逃过了一劫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郑老头顿了顿,没再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小人终究是小人,它们的脑子没咱们阴,真的打起来了......它们又能打得过谁呢?”郑老头苦笑道。

    帽儿村的那些村民也不是善茬,特别是村长,更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儿。

    一看自己的儿子死了,想都不想,叫人抬着一块铁板就下了井,直接拿板子堵住石门,很勉强将他儿子的尸首带了上去。

    没有哭天抢地,也没有半点悲伤。

    村长看着就跟个没事人一样,眼珠子通红,嘴唇也往上翻着,唾液还一个劲的往下滴。

    “熏。”村长当时只说了这么一个字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切,都让帽儿村的人兴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由于带铁板下去的那个村民机灵,胆子也大,硬是冒着生命危险,拿了一坨铁石卡在了石门里,从而导致那扇石门压根就关不上,

    在村长的吩咐下,又下去了两个人,在井底点了一堆湿草,又添了些柴火,浓烟很快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井里就留不得人了,村长还特意找了几块木板来,把井口给堵上。

    堵住了井口还不算,又拿湿泥封住了四面缝隙.......

    “听它们俩说,小人国里是有别的出口的,但那些出口很小,只能当成通气口使,唯一一个大点的出口,就是这一扇石门。”郑老头叹道:“石门是它们唯一的逃生口,但它们也傻,村里人明摆着是想熏它们出来,它们还真敢出来.......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郑老头掐灭了烟。

    “那一天从石门里逃出来的小人,最少都有一两百号,其中有大部分被浓烟熏死了,只有一小部分还活着.......”

    “被熏死的那些小人还好,没被虐待,直接让村里人吃了个精光,又是烤又是蒸又是炖......那他娘的比过年都热闹!”

    郑老头苦笑着,微微低着头,看着桌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勉强活下来的小人倒是没被吃,只是被当成猪圈养了起来,村长还说要省着吃,等它们多生点孩子下来,再把老的吃了.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人国只有这点人了?”七宝问。

    “不止,具体还有多少,这个我说不准,但肯定还有一大批活着的.......”郑老头很肯定的说道:“卡住石门的那块铁石已经让小人推出来了,门也关上了,不出意外的话,这扇门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那俩小人是?”常龙象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是我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郑老头说着,握了握拳头,满脸的内疚。

    “它们就是被圈养的那一批小人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