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食人

    听见郑老头这话,我们直接愣住了,压根就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吃小人??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??

    “咋.....咋吃啊.......”常龙象似乎是有些害怕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这还能吃?”

    郑老头没说话,默不作声的抽着烟,直到将这支烟抽完,他才开口继续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十年前,也就在小人们来到村子的第二个月,忽然下了一场冻雨。

    冰雹加大雨,直把山里都冻了个透,村里的泥地都被冻住了,地上的冰至少都有七八厘米厚。

    这场突如其来的凝冻灾害,把帽儿村的人都整了个措手不及,谁都没想到会在这时候遭难。

    蔬菜,粮食,所有种植在外的农作物,全都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连带着山里的小动物,也彻底没了踪影,压根就不给那些村民抓来改善生活的机会。

    好在帽儿村的人都不笨,很有危机意识。

    过完年后,家家户户都存了不少粮食,还有一些晒干的蔬菜肉干,足以让他们活命。

    “连续一个月,村里的猎户都没打到畜生,家里的那些存粮再多也不顶用,根本就撑不了太长的时间......”郑老头苦笑道:“就是在那时候,有人打起了小人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想拿小人来充饥?”老爷子问。

    “不算是充饥,算是改善生活。”郑老头叹道:“村里有个跟我一样的老光棍,我们都管他叫郑老三,这牲口不是好东西,脑子里全是坏水,偷鸡摸狗的事平常就没少干。”

    据郑老头说,那天晚上,他照例去山里溜达了一圈,为的就是采些野菜,稍微改善一下家里这么多“人”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要吃饭,小人也得吃饭,别看这些小家伙吃不了多少东西,那也抵不住一日三餐的吃啊,更何况还是七张嘴!

    等他提着两把野菜回家,这才发现屋门大开着,里面空空荡荡的,那七个小人早就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刚开始,郑老头还以为那些小人是跑出去玩了,但足足等了一夜,它们也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清晨,郑老头才隐约闻到,村里飘荡着一股烤肉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真吃了?!”

    常龙象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的看着郑老头:“把人活活烤来吃了?!”

    “是啊.......都被他烤了.......”

    郑老头握着拳头,靠着椅背,紧紧的闭着眼睛,每一个字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是愤怒还是害怕?

    这点谁都分不清。

    “我到现在都不敢想那天的事......七个小人都被穿在铁签子上......全被烤熟了.......等我赶过去的时候.......郑老三已经吃掉了四个......地上全是骨头架子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猛地一睁眼,老眼通红的看着我们,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小人烤出来是什么味儿吗?”

    我们谁也没吱声,静静的看着他,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有点像是烤熟的牛肉,闻着特别的香.......”郑老头说着,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,颤抖着说道:“郑老三看见这么多人来了,也没好意思吃独食,就让村长跟村长儿子吃了剩下的三个小人。”

    此时,我们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,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唯有常龙象那个大吃货,毫无预兆的干呕了起来,直把眼泪都呕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连人都吃!!他们还算是人吗?!”

    “吃人?他们可不这么想!”郑老头低吼道:“在他们眼里,这些小人就跟鸡崽子一样,吃了也就吃了......这么小的人算是人吗?”

    我打了个冷颤,看着郑老头问他:“你当时是......”

    没等我把话问出来,郑老头就猛地一咬牙,骂道:“老子是拿这些小人当亲人看啊!郑老三吃了我家的人!我能光看着吗?!”

    说着,郑老头使劲锤了锤桌子,气得直发抖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看见郑老三吃小人的瞬间,郑老头就跑回了家,直接将家中的那把大砍刀拿了出来,任凭谁来劝都没用,照着郑老三家就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要说郑老头当年也挺狠的,别看他年纪大了,砍起人来照样够劲,哪怕是有人拼命拦着,郑老三还是让他砍了两刀。

    一刀在胳膊上,一刀在背上,都不是致命伤,但伤口挺深的,都能见骨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村长出面,把郑老头给劝住了,当然,也能说是威胁住了。

    “为了那些小东西就要砍死自家村子的人,这样不合适吧?”村长的原话是这个。

    当时郑老头是急了眼,听见村长的话也不买账,又哭又喊的就要把郑老三往死里砍。

    但无奈的是,村里年轻力壮的男人都反应过来了,一个接着一个的去拽他,硬生生的将他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说实话,郑老头对于那些小人的感情,应该就跟我对爩鼠的感情差不多。

    虽然它跟我不是一个物种,但感情基础就摆在那儿。

    要是有人趁着我不在家,偷偷摸摸的把爩鼠给炖了,估计我也得操刀子砍他!

    “那七个小人全死了,这两个又是怎么来的?”老爷子不动声色的问道,算是在帮郑老头转移注意力,免得他太过于悲伤。

    郑老头捂着脸没说话,不停的深呼吸,像是在让自己强行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会,他揉了揉眼睛,点上支烟,继续跟我们说着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他脸上已经没有表情了,真的,一点表情都没,僵硬得就像是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村里人都觉得小人烤出来的味儿好闻,吃过小人肉的,更是觉得这肉好吃,比那些山珍野味都好吃得多.......”郑老头说:“最能勾起他们食欲的,还是这些小人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作用?”

    “对,食用之后,产生的作用。”郑老头抽了口烟,说:“吃过小人的活人,过个一两天,身体多少都会出现一些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变化?”陈秋雁忙不迭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肌肉会变紧实,指甲会变黑......”郑老头一边回忆,一边跟我们说:“力气也会变大很多,郑老三的力气第二天就变大了,单手可以举起家里的石磨子,那可是两三百斤的重物啊.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!!”七宝瞪大眼睛,满脸的不可思议:“这比仙丹还给劲儿啊!”

    “这种变化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,最长不会超过一个星期。”郑老头说道:“吃的小人肉越多,时间也就越长,要是只吃了一口,恐怕持续的时间也就几个小时......”

    “指甲变黑?”老爷子一皱眉:“这听着怎么像是被冤孽冲身了呢.......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吧?”我试探着分析道:“如果是被冲身了,那么冤孽很可能就是小人,就它们那点体积.....魂魄的力量应该也大不到哪儿去吧?”

    老爷子叹道:“东北的耗子精都能当仙家,魂魄离体之后还能窜人七窍,对它们来说,想冲活人的身子可不难啊,连耗子都能冲人身,更何况是那些小人呢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被鬼上身,这个我不知道,但那些吃过小人的活人,不光是指甲会变黑,好像性格也会变......”郑老头忽然笑了起来,眼里满是快意:“很多人都有了兽性。”

    “兽性?”

    “这种不会消失的变化,是后几天才出现的,也是他们去砸石门,想要抓更多小人来吃之后......”郑老头抖了抖烟灰,哑着嗓子说:“人只要起了贪心,心也就正不住了,邪心不光能害死别人,也能害死自己啊......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