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石门

    郑老头的性格跟老爷子很像,是属于老小孩的那种性子,如果不是这样,当初他也不可能答应村民下去看看。

    追根究底,都是他的好奇心惹的祸。

    “那些小人穿着的衣服都是麻衣,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,看着像是麻布。”郑老头叹道:“它们看见我的时候,倒也不觉得害怕,反而挤到门口,跟看大熊猫似的研究我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会说话吗?”陈秋雁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郑老头很肯定的说:“它们只会吼,跟咱们活人的吼叫声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个小人呢?”陈秋雁又问,满脸的好奇:“难不成是跟你学的?”

    郑老头嗯了一声说,它们最开始也不会说话,只会吼,也是近几年慢慢学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啊,它们的脑子都不笨,学人说话的速度飞快!”郑老头忽然笑了起来,那种欣慰的表情,颇有种望子成龙终成龙的意味。

    话音一落,郑老头脸上的表情很突兀的僵住了,摇了摇头,继续说起了那个故事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从石门后走出来的那七个小人,压根就不怕郑老头,反而显得很是好奇,围着他研究了半天。

    而郑老头呢,也没敢声张,生怕吓跑这些小家伙,很有耐心的站在原地不动,连话都不敢说,只敢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它们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十来分钟,在井口帮他拽安全绳的村民也纳闷了,觉得这老家伙半天不上来,难不成是出意外了?

    “老郑!!你没得事嘛?!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郑老头大声回道:“我安全得很!”

    “你找到那扇门了吗??”那村民又问,语气里满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郑老头没有犹豫,兴奋万分的喊了起来:“我看见那些小人了!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围拢在井口的那些村民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最开始都觉得郑老头下去不会有什么发现,最多是找到传说中的那扇石门罢了,至于小人......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?

    但现在郑老头带给他们的消息,却是找到了那些小人,这就让他们有些诧异了,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看见小人了?”

    “真的!我带上来给你们看!”

    说着,郑老头蹲下身子,很友好的冲那些小人伸出手掌,示意让他们站上来。

    要说那七个小人也没脑子,顺着郑老头的手就爬了上去,还嫌不够稳固,特意拽住了郑老头的袖口.......

    等他带着这些小人回到地面时,村里已经炸开锅了,甭管是**十岁的老头子,还是两三岁的小屁孩,全都赶到井口这边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当时村里的人还算是友好,又是特别亲切的跟小人们问好,又是拿煮熟的米饭来喂它们吃。

    天知道这些小人在地底的日子过得有多苦,一吃到煮熟的白米饭,瞬间惊为天人啊,跟饿死鬼投胎似的直接往死了吃。

    村民的友好,小人们的大气,似乎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和谐。

    但两个物种之间友好的交流,却也仅限于此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“自打那七个小人出来之后,下面的那扇石门就关上了,它们也没再回去,大大方方的就在村里落了脚,隔三差五的跑人家里蹭东西吃。”郑老头笑着,一脸的回忆,对于这段记忆的感觉似乎很是温暖:“村子里的人都很喜欢它们,不管是大人小孩,都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呢?”老爷子忍不住好奇问:“你们就跟小人国打上交道了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郑老头笑道:“但也只是跟那七个小人打交道,真正的小人国,连面都没给我们露过.......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,你当初遇见这些小人的时候......它们的穿着打扮像是现代人吗?”陈秋雁一脸认真的问道,手里拿着笔跟本子,貌似是在做笔记。

    “现代人?不像吧?”郑老头说道:“长袖长袍,看着挺像是古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带出来东西有什么?”陈秋雁一边在本子上写着,一边头也不抬的问:“除了那些火把之外,还有什么工具?”

    “没工具也没武器,只有那些火把。”郑老头笑道:“要说那些火把倒也稀奇,在井底下能燃,放在地面就熄了,往井里一扔,马上又能燃起来!”

    “这么稀奇?”老爷子一愣:“那些火把的燃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是一种特殊的油吧。”郑老头耸了耸肩:“那些火把看着特简陋,就是一根烂木棍子,顶上缠了几圈麻布,看着湿漉漉的,也没味儿。”

    在这时候,七宝猛地一回头,冲着木盒子大喊:“你们俩赶紧来解答一下啊!那些火把是啥玩意儿弄出来的??”

    “油!”那个粗嗓子小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啥子油嘛?”七宝好笑的问:“猪油啊?”

    “就叫油!”那小人又回答道。

    七宝正准备再问,郑老头却叫住了他,很无奈的说:“它们俩啥都不知道,都不记事,你问也是白问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!”老爷子很八卦的看着郑老头,主动递了支烟给他,追问道:“老郑啊,那剩下的五个小人还在你们村里待着吗?”

    听见这个问题,郑老头僵了一下,表情瞬间就变得复杂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......应该还待着吧......”郑老头喃喃道,说起话来,目光都有些躲闪,没敢直视我们:“应该算是待着......算是.......”

    “啥叫算是?”老爷子一脸疑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听我说过,我是十年前从帽儿村里跑出来的......知道我为什么要跑出来吗?”

    郑老头问这话的时候,脸上满是苦涩,抽烟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七宝蹲在旁边,跟个好奇宝宝似的看着他:“你为啥跑出来啊?欠债了还是咋的?”

    郑老头没说话,沉默了一阵,转而说。

    “打我小时候开始,我爹就跟我说故事,特别是那些小人国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这些小人很善良,心智淳朴,对于任何人都很友好,唯独怕动物,因为它们身上有股活人闻不到的味儿,动物闻见了,就会跑去吃它们.......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瞬间恍然大悟,看了看爩鼠,心说怪不得这畜生这么馋,搞半天是那些小人自带吸引动物的属性!

    不过动物闻见的味儿......究竟是什么味儿啊?至于这么馋吗?

    “我娘死的早,是我爹一手把我拉扯大的,所以他说什么我都信,就因为他的那些话,我对小人的态度一直都很友好。”郑老头叹了口气:“再加上它们也粘我,自打离开了水井开始,它们就在我家落了脚,基本上是拿我当自家人看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,郑老头眼睛又红了,擦了擦眼泪,这才继续说:“它们拿我当家人看,我也不可能拿它们当外人啊,我这一辈子都没家人,年轻的时候没娶媳妇,老了也没子孙孝敬,只有它们能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郑!不要哭喽!我们还在嘛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!我们还陪着你呢!”

    那俩小人也挺关心郑老头的,一听他哭,顿时就安慰了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两分钟,郑老头稍微冷静了一些,擦干眼泪,抽着烟继续跟我们说。

    “之所以我会从那个村子逃出来,之所以我会跟他们闹翻,就是因为这些小人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老爷子问。

    郑老头沉默了一下,忽然抬起头来,红着眼睛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他们吃小人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