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水井

    据郑老头说,帽儿村的位置距离成都较远,但也在四川境内,在陕西跟四川的夹缝处。

    “在我们村子四周,几十公里内全是原始山区,往前推个十几年,在那里面过的日子就跟野人差不多,茹毛饮血啊.......”郑老头苦笑道:“现在想想,那日子是真的苦,倒是不愁吃的,问题是每年都有一段时间没水.......”

    郑老头说着,从兜里掏出烟来,很主动的给我们发了一轮,最后才给自己点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知道这俩小人是怎么来的?”郑老头问。

    我们齐刷刷的点点头,都等着他给我们说小人的来历呢!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是坏人咋办?”郑老头瞥了我们一眼,笑道:“就跟你们觉得我是坏人一样,要是我说了......你们把这帮小人弄绝种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事弄它们干啥啊?”七宝笑道:“我们就是好奇!纯好奇!”

    郑老头没吱声,似乎是在考虑。

    “它们到底是咋来的?”七宝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不像好人。”郑老头很直接的说:“拿枪挟持人.....这可不是正派的作风!”

    七宝被他这么一说,表情有些尴尬了,很纳闷的低着头抽烟,也不敢再开口。

    “见财起意的人太多了,虽然这不是财,但意思也差不多。”郑老头叹道:“你们怕我,我也怕你们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想咋办?”老爷子问。

    “发个毒誓吧。”郑老头笑了笑:“在我小时候,我就听村里的老人说过,那些阴阳先生最害怕报应,既然你们是先生,那发个誓不难吧?”

    阴阳先生害怕报应?这话倒是没说错啊!

    就因为咱们这些先生知道报应的存在,所以才会害怕报应,哪像是普通人那样,张口闭口就敢发毒誓?

    “发就发呗。”老爷子很干脆的举起手来,跟宣誓似的,一本正经的说:“我沈枯荣发誓,要是我对这些小人起了歪心思,天打雷劈绝对的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郑老头侧过脸,扫了我们一眼。

    在他目光的注视下,我们也没办法,只能按照老爷子的文本,照例发了个毒誓。

    “哎!老先生!我们都发毒誓了!你该说了吧?”七宝很不耐烦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郑老头笑了笑,点点头说:“这些小人的来历......听起来可能有点不切实际,但现实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深深的叹了口气,表情也变得复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帽儿村不大,但代代相传的传说却不少,特别是关于山精野怪的那种故事,更是数不胜数......”郑老头抽着烟说:“在这些当地的土故事里,有近二分之一,都是关于小人国的传说。”

    小人国?

    难道还真有这东西??

    “村里的老人常说,在很久很久以前,帽儿村附近有个水潭......”郑老头说着,一脸的回忆:“那个水潭的水很清澈,饮入口中,还带着甘甜的味道,但越往深处看,这潭水的颜色就越黑,根本就看不见底.......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水潭你们还会缺水?”七宝好奇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缺。”郑老头笑了笑:“因为这只是一个传说,打我记事开始,村里人就从没找到过那个水潭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小人国......跟这个水潭有什么关系?”常龙象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口水潭,每年都会干涸一段时间,自二月开始,一直持续到六月。”郑老头压着嗓子,低声对我们说:“每当它干涸,水潭底就会露出来,听人说水潭内壁都是石砖,看着倒像是人工修建出来的井,在靠下的位置,有一扇石门.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郑老头眼睛都亮了起来,兴奋道:“在那扇石门后面,就是传说中的小人国!”

    “不对吧?”陈秋雁忍不住问道:“如果真的有一扇门,而且是石制的那种,很有可能会漏水啊......还不得淹了它们小人国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不是科学能解释清楚的。”老爷子笑道:“说不定它的密封性比较好呢?”

    “密封性好不好,这个我不知道,但我敢说,这扇门是真实存在的.......”

    听见郑老头这么说,众人都没了声音,又是好奇又是兴奋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十一年前的一场大雨,把我们村子的后山冲塌了。”郑老头说到这里,声音慢慢低沉了下去,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,有种不堪回首的意味:“塌方之后,山上就冒出来一口泉....不,应该是井眼。”

    据郑老头说,那个井眼不大,也就是一平方米左右的样子,最初是被一块大石板盖着的,碰巧让村民给掀开了,这才展露出真身来。

    井眼的内壁都是由石砖砌成,边缘很是光滑,像是被人工打磨过,看着都有些反光。

    “那里面的水很干净,直接就能喝......”郑老头抽了口烟,表情越发沉重:“当时村子里的老人就琢磨了,这口井的面积不大,但特征跟传说里的水潭很像啊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们下去看了?”我好奇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郑老头叹了口气:“水太深了,而且又凉得刺骨,再加上井内的空间太小,下去了十有**会上不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郑老头忽然苦笑了起来,不住的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还庆幸呢.....觉得这是老天爷给我们帽儿村的机会.......我们村里的那两口老井已经见底了.......要是再找不到合适的水源.......后果不堪设想啊........”

    “确定那口井里的水没毒,我们村子也算是逃过一劫,直到第二年的二月.......”郑老头咬紧了牙:“那口井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郑!!老郑!!不要说了不要说了!!”那个嗓音较粗的小人,直接在木盒子里大吼了起来,语气里满是惊慌失措:“不要再说我家了!!”

    在这时,另外一个小人也出了声,但并没有喊叫,只是呜呜咽咽的在哭。

    “那口井干了,所以你们下去了,是这样吧?”老爷子问。

    “对,那时候我是村里胆子最大的人,所以下井的事就背在我身上了。”郑老头咬紧了牙说:“井底有个泉眼,应该是连通地下河的,有拳头这么大,靠近了一听,能听见地底下的水声。”

    郑老头一边说着,一边握紧了拳头,身子轻微的颤抖着,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因为什么,说起话来都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“在.....在水井的内壁上.....确实有一扇石门......大概有半米高.......”郑老头说:“门上有很多人为雕刻出来的图腾......全是那种看不出来历的异兽........”

    听郑老头说,在发现这扇石门的时候,他也有点兴奋,几乎是下意识的用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没敲动一下,门里就会有回声,那种声音很是沉闷,听着让人觉得闷得慌。

    连着敲了一两分钟,见没有别的动静,他便壮着胆子想把石门给打开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来得及踹......它们就给我开门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它们?”老爷子点点头:“小人国的居民吧?”

    “当时把我都给吓着了......门是抽拉式的......像是有机关那样......自己就能往上抽.......”郑老头苦笑不止:“开门的小人一共有七个,每个人都举着一根筷子粗的火把,我到现在都还记得,那些火把冒出来的火光是蓝色的,看着特别醒目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郑老头忽然红了眼睛,似是要哭那般,抬起手来揉了揉。

    “但我那时候却没想到.....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我这一敲门.......给这帮小人带来了灭顶之灾.......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