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逃难人

    在众目睽睽之下,爩鼠张大了嘴,一点犹豫的意思都没,伸出舌头,直接在小人身上舔了一圈。

    它舔小人倒是没事,问题是口水收不住啊,就像是给人洗澡似的,从头到脚的让人湿了身。

    “你是饿死鬼投胎啊?!”我一把拽住爩鼠,无可奈何的问它。

    爩鼠吱吱的叫了两声,跟小孩吃手指一样,把小爪子放在嘴里舔着,口水一个劲的往外流,很期待的看着那两个小人。

    说实话,现在不光是我,连那俩智障小人都看出来了,肥耗子是无比期待的想吃它们。

    但好在这只耗子不笨,它知道什么东西能吃,什么东西不能吃。

    特别是被我们严令禁止的东西,那更是连碰都不能碰。

    所以到了最后,爩鼠也只能干咽唾沫,最多就是上去舔两下过过嘴瘾.......

    “这耗子果然是吃肉的!!”嗓音较软的那小人尖叫道:“我看见它牙缝里的肉丝了!!绝对没看错!!”

    “老郑你还看啥子嘛!”另外一个小人也急了眼:“快点带我们跑啊!!”

    老板没说话,他看了看老爷子,似乎是在等他说。

    “先让它们俩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像是冷静了下来,脸上的惊讶淡了许多,笑着递了支烟给这个老板:“咱们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先回去。”老板叹道,对那俩小人说。

    这两个小人倒是挺听他的话,二话不说就钻回了薄纱后面,很快就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七宝充分发挥了好奇宝宝的作用,问老板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机关?那俩小人躲哪儿去了?

    “里面有两个空槽,平常在外面奔波的时候,那就是它们休息的地方。”老板解释道。

    随即,他就跟着老爷子走回茶桌边,一边抽着烟,一边等着老爷子开口。

    我见状,几乎是下意识的跟着他们就过去了,只有七宝他们还留在桌边,兴致勃勃的逗着里面的小人,千方百计的想让它们再出来露个面。

    “在咱们国内,像是你这样养小人走江湖的......我还是第一次见!”老爷子笑道:“这俩小人是你捉来的?”

    老板摇摇头,很干脆的说不是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捉来的?”老爷子一皱眉:“那它们是咋来的?”

    “它们是咋来的?”老板抽着烟,很疑惑的看着我们: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你也想学我养小人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老板自己就笑了起来,很无奈的笑着:“说到底,我这也不叫养啊,它们是跟着我一块生活的,我吃啥它们吃啥,睡觉都还在一起呢,跟养儿子似的.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不还是养吗?”老爷子笑着,递过烟灰缸去,让老板抖抖烟灰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我究竟想干什么,咱们直说吧。”老板叹了口气:“别藏着掖着,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我都舒服。”

    看这意思,老板应该是彻底冷静下来了,跟老爷子的说话的时候,眼神跟语气里都没有害怕的味道,显得很是镇定。

    “行,既然你都这么问了,那我也明说吧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挠了挠头,很尴尬的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我。

    “之所以把你请过来,主要就是因为.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老爷子没了声音,用眼神示意我,让我接着话茬说。

    “解救大熊猫!”

    听见我这冷不丁冒出来的话,老板愣了,老爷子也愣了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,听那两个小人喊......您姓郑是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郑老头看着我,很迷茫的问我:“你说的解救大熊猫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养的这些小人都是活物,要是放在濒危动物保护目录里,那也是高度濒危的物种,比起大熊猫都不差啊!”我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这种活物被你带出来走江湖卖艺,我们肯定要调查一下.......”

    “调查?”郑老头一脸诧异的看着我:“你们是警察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。”我讪笑道:“我们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青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管个屁啊!”郑老头也气急了,万分没好气的瞪着我:“你们把我带过来就为了这事?!!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。”我点点头:“小人小人,再小也是人啊,我们就是担心这些小人被你当猴耍......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郑老头没说话,大口大口的吸着烟,表情越来越复杂,倒不像是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郑老头问:“别跟我说什么好青年,普通人敢带着枪出门?那小子手里拿着的五连发是真货,这点我能分辨出来,在山里都见过十几次了......”

    我没回答他,看了看老爷子,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说呗。”老爷子喝了口茶,把这事全推在我身上:“反正咱们的职业也不丢人,说出来怕啥呢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也没再犹豫,直接跟郑老头说,我们是先生。

    “先生?”他皱了皱眉:“啥子先生?”

    “吃阴间饭的先生啊。”我竭尽全力的给他解释着,问他:“驱邪镇鬼,降妖伏魔,说的就是我们这种先生!”

    郑老头不吱声了,很认真的看着我,那眼神就像是在问我,开玩笑有意思吗?

    我当时也有点纳闷,但很快就想到了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随手一扔,爩鼠被我丢在了茶桌上,吱吱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我确实是瞒着你,但现在可以跟你说了,这只耗子的品种不一般,是山里妖怪的一种.......”我跟郑老头说着,又戳了戳爩鼠的背:“吐个白烟来看看!”

    爩鼠瞥了我一眼,没动作。

    “鼠爷,给点面子呗?”我满脸堆笑的说着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爩鼠似乎有些无奈,它很是人性化的叹了口气,吧唧了两下嘴,一缕乳白色的烟雾,随之就从它嘴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郑老头看见这一幕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身子剧烈的颤抖着,像是受到了惊吓那般,好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您别怕,这只耗子不害人。”我安慰道:“现在你知道我们是啥先生了吗?”

    郑老头缓了一会,试探着问我:“知道了,我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都来了,多留一会也无所谓吧?”我笑了笑:“能说说那俩小人的来历吗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.”郑老头一皱眉,似乎是不太愿意谈及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在旅馆的时候,我听你喊......你已经跑出来十年了?”我压着声音,小心翼翼的问他:“你是从哪儿跑出来的?”

    郑老头不说话,拿出烟来给自己点上,闷头抽着,也不开口。

    “能不说吗?”郑老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七宝几步走过来,笑呵呵的看着郑老头说:“你说这是威逼也好,这是强迫也罢,反正我们就是想听听,要是你说的好,这俩小人的来路干净,你就走你的,要是你说的不对.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七宝猛地一回头,问陈秋雁。

    “陈姐,四九城那边还收小人不?要不咱们把它们送三所去?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想干嘛啊!”郑老头急了眼:“咋就这么多事呢!!”

    七宝嘿嘿笑着,拍了拍他肩膀。

    “保护大熊猫,人人有责啊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是自己跟着我走的!我压根就没捉它们!”郑老头苦笑道:“你们还真以为我是那种捉小人走江湖的?我有那本事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.......”老爷子欲言又止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郑老头猛吸了一口烟,表情越发复杂。

    “我是逃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从哪儿逃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从我的老家。”

    郑老头说着,看我们的时候,眼里莫名出现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“帽儿村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