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真面目

    听见他这一番话,别说是我们,连老爷子都是兴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陈秋雁的反应最是夸张,哇的叫了一声,直接将手里的账本一扔,跑到老爷子身边就问:“他真有那些小人??”

    “我们对你没恶意,这点你可以放心。”老爷子叹道,似乎也觉得这事办得不在理,表情变得有些尴尬:“至于其他的事......我们看过再说吧......”

    老板没搭理我们,表情变得冷漠了许多,起身走到那个大木盒边,轻轻在上面拍打了几下。

    很快,木盒里就传出了相等的拍打声。

    老板拍几下,里面就会拍几下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跟七宝都忍不住向前凑了凑身子,瞪大了眼睛,等着我们想要看见的活物走出来。

    但万万没想到的是,盒子里的那俩小人没往外走,只是开口问老板:“出来搞啥子嘛?”

    “人家要看看你们。”老板说。

    “不给看不给看!”另外一个声音开了口,很不乐意的说:“这帮人都不是好东西!赶紧带我们走!离他们远点!”

    嘿,这俩小东西的脾气够硬啊!

    好说歹说的请它们出来,竟然还.....不过这也正常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我们请老板过来的时候,客气了吗?

    “你们不出来,他们就要弄死咱了。”老板唉声叹气的说道:“我死不死无所谓,你们要是不想死,就赶紧出来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他这一番话吓住那俩小人了,好半天它们都没吱声。

    过了足足两三分钟,其中一个小人才开口:“我们出来可以!你让他们离远点!”

    还没等老板开口,老爷子就点点头,看了我们一眼说:“行,那咱们就离远点。”

    那俩小人说话的时候,不光是老爷子,连我都在注意老板的举动,生怕这老头儿真是个玩腹语的......

    如果真是那样,这事肯定办砸了。

    传出去不止是难听那么简单,直接就是尴尬他妈敲门尴尬到家了。

    但现实却让我们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那两个小人说话的同时,老板并没有动作,呼吸很是平稳,不像是玩腹语耍杂技的样子,有时候他还跟小人们一起开口,听着就是三个声音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发出三个声音,话的内容不同,嗓音腔调也不同.......如果他玩腹语能玩到这个份上,不光我服,祖师爷都得服他!

    “站远点就站远点吧......”

    老爷子一边说着,一边领着我们往边上走,跟那个大木盒子拉开了十米左右的距离,这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看住它,别让它去捣乱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看了老爷子一眼,没懂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耗子像疯了一样......老是想往木盒那边窜.......”老爷子说着,把右手抬起来,晃了晃手里提着的爩鼠,很疑惑的问我:“它不会是想吃肉了吧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说不能,今天才喂了两斤熟牛肉给它,就算是猪也不带这么快消化完啊。

    在这时,木盒那边也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一只看着跟筷子差不多粗细的手臂,缓缓的从薄纱后面探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先是掀开了一个小口,静静的观察了一会,看见我们离的挺远,这才小心翼翼的把脑袋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说句良心话,我看见这一幕的时候都感觉自己是在做梦,真的。

    见鬼我不觉得神奇,看见活蛊异虫,我也不觉得神奇.......可当我看见这两个小人的时候,我的科学观都被颠覆了!!

    这世上竟然真的有这种生物?!

    难不成山海经里记载的小人国是真实存在的?!!

    看见小人冒头,被我抓在手里的爩鼠,挣扎得更狠了。

    这畜生双眼放光的往那边看着,似乎是迫不及待的想冲过去。

    爩鼠此时的眼神跟它饥饿的时候一模一样,嘴也长着,还在往外流口水。

    看这情况,老爷子说它想吃肉了也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呢?!”我一把抱住爩鼠,也不怕它咬我,低声跟它说:“饿了也别拿小人当饭吃!看看就行了,你要是敢上嘴,以后别想吃好吃的!”

    爩鼠貌似是听懂我的话了,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,可怜兮兮的叫了起来,吱吱的声音,把那俩小人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“哎哎!!大耗子!!”那小人刚冒头,瞬间就把脑袋缩了回去,尖叫着:“那只大耗子又来了!!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小人还没来得及露头,又被这小人的尖叫吓个半死,跟着就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点快点!!让那个大耗子出去!!它想吃我们!!”

    “不想吃!绝对不想吃!”我安慰道:“这只耗子是我养的,它从不吃肉,只爱吃素!”

    “对!吃素!”七宝帮着腔,一脸悲天悯人的说:“咱家这耗子绝对有一颗佛心,灵性可不是一般的足,哪能吃肉啊?”

    要说那两个小人也没脑子,特别的好哄,连上了年纪的老板都能看出来我们在吹牛,它们俩竟然信了!

    “真的吃素?”嗓音较软的那个小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必须啊!”七宝抬起手来在爩鼠背上摸了一把,很认真的说:“你们来之前,它刚吃下三根胡萝卜,晚上还有青菜当宵夜呢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。”另外一个小人说:“我就说它是吃素的吧!你看它的牙都是平的!一点都不像是猫狗的牙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就怕它吃我们。”

    它们俩一边聊着,一边从薄纱后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这两个小人的真身彻底展露在我们眼前时,所有人都不说话了,包括老爷子在内,尽是如做梦般的迷茫。

    在行里,“死”的东西再夸张,那也能接受。

    但要是活着的......恐怕就没那么容易接受了.......

    这两个小人都是男人,身上穿着的衣服像是订制的,也有可能是老板自己做的,跟我身上穿的外套差不多一个款式,颜色发灰,布料应该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由于距离较远,再加上这两个小人的“体积”比较小,想要借着灯光看清楚他们的长相,确实是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“能走过去看看吗?”老爷子问道,看了老板一眼。

    老板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:“别碰它们就行,它们身子骨比较弱,容易受伤。”

    闻言,老爷子一口答应了下来,然后大声问那俩小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能过来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不能!”声音较粗的小人说:“这个距离就行了!走那么近想干什么?!你们是不是不安好心啊?!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。”老板忍不住骂道,表情很是无奈:“都到这份上了,你们俩就不能大气点?”

    说着,老板主动带着我们走过去,虽然他话是这么说的,但在靠近小人的过程中,他的眼神一直都没离开过我们,不停的扫视着,目光中满是警惕。

    等我们走到桌边,仔细看了看,心中的好奇更甚了。

    “陈姐!你果然没骗我们!还真有这东西!”常龙象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俩小人:“真跟咱们长得一样诶!”

    “是吧!”陈秋雁笑了起来:“我说有那就是一定有!怎么可能骗你们呢?”

    这时候,那俩小人也急了眼,很不乐意的瞪着常龙象跟陈秋雁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话能不能小点声!震得我耳朵疼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!小点声!不许这么大声!”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爩鼠猛地一窜,直接跳到了桌上,几乎是面对面的靠着那俩小人。

    估计它们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状况,脸色惨白的站着,浑身都在哆嗦,但谁也没敢跑,生怕刺激到爩鼠。

    “你别乱来啊!”我忙不迭的说:“我现在就给你切牛肉去!你......”

    爩鼠吱吱的叫了两声,压根就不搭理我。

    如饿死鬼投胎那般,穷凶极恶的看着那俩小人,猛地一张嘴。

    “杂皮!!你咋这么恶心?!!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