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消息

    利用降术来炼制蛊术的原材料?这靠谱吗?

    虽然有句话叫做蛊降不分家,但是这两种流派的法术都有各自的特点啊,并不是能够共通的.........

    见我一脸的将信将疑,老爷子也有点不高兴了,问我,是不是不信他的话?

    “你说啥我都信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老爷子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,说:“葬人经里最厉害的蛊术就是肉身蛊,借助肉身的力量把.......”

    “爷,你不是说过么,书里很多的蛊术都得借助活人肉身啊。”我挠了挠头:“这个肉身蛊又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直接拿肉身来炼蛊,这就叫做肉身蛊,其他的蛊术开头只炼一部分,这个可是炼全身啊,从头到脚都没落下。”老爷子嘿嘿笑道:“据这本蛊经记载,肉身蛊又名真蛊,因为它是能够将蛊气变作活蛊的奇术,蛊气为虚,活蛊为实......他娘的说多了你也不懂!”

    老爷子一拍我肩膀,兴致勃勃的问我:“想学吗?”

    “我能说不想吗?”我试探着问他。

    老爷子想了想,很干脆的说,不能不想,我说你想你敢不想你试试?

    “得,那你说吧,学这玩意儿对我有啥好处?”我笑了笑。

    其实那时候我心里还是明白的,如果这个蛊术对我有一丝坏处,老爷子肯定不会问我学不学,而是根本就不告诉我这事。

    既然他开了口,那就代表这种蛊术对我有益无害,甚至于是......有极大的益处!

    当时我确实是这么想的,可没想到的是,老爷子给我的答案,直让我心里发虚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清啊。”老爷子皱了皱眉:“这种蛊术分五个阶段,每过一个阶段,蛊气跟肉身的融合度就会越高.......”

    据老爷子说,这五个阶段分别为:落阴身,升阳身,还真身,顿窍身,通孽身。

    “葬人经里只详细介绍了前两种状态,后三种我研究了一下,只研究出还真身.......”老爷子无奈道:“最后两个我没研究出来.......”

    虽然老爷子修的是降门,但凭借他多年的见识跟经验,书中所说的蛊术,他还是能看懂个**不离十。

    唯一没看懂的地方,就在这些肉身蛊上。

    “落阴身是借助蛊气强行提阴,把体内阴气提高到超出常人水平的地步,借助灯芯草这一味药引,更是能让你凭借肉眼见鬼观气.....”老爷子笑道:“不光如此,由于你体内阴气大盛,寻常冤孽根本就不敢近你的身,成了气候的冤孽,也不会在你没动手的情况下攻击你,很可能会把你当做自己人........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!就这了!”我忙不迭的点头:“只要能开阴阳眼见鬼!怎么炼蛊都行!”

    别怪我激动,说真的,每一次想要见鬼或者是观气,都得吃西瓜虫......

    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啊!!

    西瓜虫好吃吗??又大又肥还是活着的西瓜虫好吃吗??

    这不用想都知道答案啊!

    好吃个屁!!

    每次吃西瓜虫都得忍着恶心忍着吐......现在可算是有办法脱离苦海了!

    “行啊,那就这么定了。”老爷子点上烟抽着,说道:“今天晚上我就给你做手术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明天早上你就能下床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得动手术?”我皱了皱眉:“这会不会有啥副作用啊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老爷子点点头:“每逢月中,你体内的阴气就会散掉一部分,四肢百骸也会有虫噬兽咬的剧痛,过了那几天,你才能恢复正常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我倒是没觉得意外,只感觉这是必然的事。

    在我们这一行,什么事都是公平的。

    想要换取更大的力量,想要得到更多的好处,那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......

    老爷子说的这点,我想了想,也觉得能够接受。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折寿,啥苦我都能吃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心态不错。”老爷子满意的笑了起来,点点头说:“只有这样,你以后才能成大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爷子抖了抖烟灰,笑容更甚。

    “幺儿,落阴身的副作用不是一直存在的,只要你到达下一个阶段,让蛊气进一步融入自己肉身......”老爷子笑得很是灿烂:“到那时候,落阴身的副作用就奈何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一个阶段?”我一愣:“你说的是升阳身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老爷子点头道:“以阳化阴,以阴养阳,等你养出了阳气,体内的阴气自然能被控制在安全线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常跟你说,无论是修降术还是修道术,哪怕是修蛊术!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”

    “有落阴身的反噬,可能你的压力会比普通先生要大得多.......”老爷子耸了耸肩:“你要么借着这压力一步步往前走,要么你就得背着反噬过一辈子,你真的想好了?”

    我没犹豫,嗯了一声,说:“我的性子随你,要么不做,要做就得做到最好!”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一下,晚上我给你下刀子,你.......”

    “咋准备啊?”我有些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老爷子白了我一眼,说,憨批,做点心理准备嘛!

    跟我聊完之后,老爷子就出门打麻将去了,陈秋雁也难得的出门逛街,只有常龙象陪着我看店。

    直到下午,七宝才急匆匆的赶回来。

    他进门的第一句话,就是一个大惊喜。

    “有消息了!”

    七宝说着,满头大汗的跑到桌边,拿起茶缸就咕嘟嘟的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天知道这牲口是渴成啥样了,一茶缸隔夜茶,硬是被他喝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“啥消息?”我带着常龙象过去,兴致勃勃的问:“是不是找到那个老板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七宝说起这话来,还有种邀功的意思,挤眉溜眼的冲我们说:“怎么样?你们宝哥还是靠得住吧?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!人呢??”我忙不迭的问。

    七宝一咧嘴,压着嗓子跟我说:“他就住在距离咱们两公里不到的小旅馆里,这是刚查出来的,人还在外面走江湖卖艺呢,但行李没拿走,短时内应该不会跑出成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舅舅查出来的?”我满脸惊讶的看着七宝,只觉得我小看官家的能量了,这速度也太快了吧?!

    “牛逼吧?知道厉害了吧?”七宝哈哈大笑道:“熟人好办事啊!我过去打个招呼,就说是沈老爷让他帮忙,我老舅想都不想,立马叫人开查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,七宝这是明摆着狐假虎威,借着老爷子的名让冯振国办事.....也怪不得这事办得这么效率!

    如果是单纯的让七宝去找冯振国,搞不好还得拖个一两天才能办下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七宝跃跃欲试的问我:“要不咱们现在去蹲点?拿个麻袋,直接把那个老板给扣了?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!”我没好气的说:“老爷子都提醒咱们了,让咱别乱来,你这么搞要是弄出误会来,传出去能好听吗?”

    七宝想了想,说这倒也是,那你准备怎么办?

    “吃完饭再说。”我叹道:“这事得问问我爷爷,看他怎么定,毕竟他是老江湖了,想事肯定比咱们想得周道。”

    七宝打了个哈欠,说行啊,你看着来吧,我只负责动手不负责动脑子。

    “你就没脑子。”我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,老爷子才掐着点回来。

    七宝跟献宝似的,连忙凑上去,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老爷子。

    并且还问他,怎么处理这事比较好?

    是婉转一点还是直接一点?

    “晚上啊?”老爷子皱了皱眉,看了看我,也没提及做手术的事,转而说:“你们先把那个老板稳住,尽可能的带回药铺来,我来跟他聊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七宝一点头,跑上楼背来一个长条包,问:“绑架是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绑架。”老爷子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七宝,觉得他没有意会到自己的意思:“要客气的那种,明白吗?”

    七宝还没来得及说话,我跟常龙象都点点头,异口同声的说。

    “明白,不就是请么!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