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传说

    在读高中的时候,我就看过老爷子买的老版山海经。

    那书确实挺有意思,很多近乎于神话的东西,都以相当“科学”的描述记载了下来。

    关于“小人”的故事,在其中就有不少。

    “有小人国,名靖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小人,名曰焦侥之国”。

    “有小人,名曰菌人。”

    “周饶国在东,其为人短小,冠带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国在东方,其人小,身长九寸。海鸥鸟吞之,不敢独行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这类似的记载,一直以来都被我当作神话传说来看,在我看来,这里面虚构的成分起码有九成九。

    小人国?活小人?

    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??

    但是陈秋雁却一本正经的说有,还说自己见过.....

    这确实是打破了我以往的认知......还真有??

    “你啥时候看见的?”老爷子也好奇了起来,估计他从来没听过这么劲爆的小道消息,双眼直放光:“是不是在四九城里??”

    “沈老爷,这个又不是鬼,你还以为真有啊?”七宝嘿嘿笑道:“陈姐,你当初看见小人之前,是不是吃过云南出口的菌子啊?那玩意儿可不敢多吃,没处理好就得出现幻觉,四面八方全都是小人,想当年我就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我一把按住七宝的肩膀,兴致勃勃的问陈秋雁:“真有活着的小人?”

    “去年中旬吧,我跟着导师去了一趟三所。”陈秋雁一边回忆,一边跟我们说:“那个小人就住在三所里,过的日子比活人还舒坦,就是后一个月生了重病,看着像是肺炎,但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,反正没人能治好它,最后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听陈秋雁说得倒是简单,三言两语就把那小人给介绍完了......可这完全满足不了我们的好奇心啊!!

    “陈姐,那个三所是什么地方?”我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中科院外号一所,疾控中心是二所,这个三所.......”陈秋雁很苦恼的看着我们,有些惭愧的说:“我不方便多说,反正它是一个研究机构,外号就叫三所,里面专门研究你们这行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从三所里出来的高材生?”我笑着问她。

    陈秋雁不好意思的点点头,说是从里面出来的,但算不上高材生。

    “就前段时间咱们遇见的那个司徒,他最近也在三所里面进修,听我导师说,他学习比谁都刻苦.......”陈秋雁叹了口气:“明明不用走这条路,还非得去学搞科研,这求知欲也太旺盛了.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后生不一般,城府深又会来事,是个干大事的人。”老爷子冷不丁的说道,很难得的给了外人一个高评价:“他学这些东西应该不是爱好,而是他觉得这些东西对自己有用。”

    陈秋雁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个小人长啥样啊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啊,跟活人一样,二十厘米左右高,皮肤很白,五官也跟咱们中国人差不多,头发眼睛都是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见它说话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它是个男的,说话的声音很哑,而且吐字不清,听我导师说......”陈秋雁回忆着,缓缓说道:“好像是近一年才开始学说话的,原来都只会吼,跟人的吼叫声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嘿!这个可稀奇了!”七宝兴奋道:“陈姐!你有那个小人的照片吗?给我们看看呗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会有照片.......”陈秋雁无奈的笑着:“就算有,我敢往外拿吗?”

    老爷子掐灭了烟头,满脸自信的说:“没事,以后有机会我带你们去四九城,找几个熟人带咱去三所看看不就行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找谁啊?”陈秋雁有些好奇的问:“我爷爷可不行,他那脾气您是知道的,只要跟国家有关,说什么都不好使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神秘一笑,说陈大头算个屁,我找的人可比他有分量多了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那小人死了,要是还活着.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老爷子也显得有些失落,兴致也没那么高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找到那个小人的?”老爷子还是忍不住问:“不会是捉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陈秋雁笑道:“像是这种罕见的活物,我们是宁愿打标记放过,也不可能抓到研究所里搞科研,毕竟这是活物啊,如果一不小心给养死了,那损失不就大了么。”

    听见陈秋雁这话,我们倒是没什么反应,只有常龙象皱紧了眉头,看着不太开心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七宝用手戳了戳他:“想啥呢?”

    “小人也是人啊,怎么感觉你们像是养动物似的.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!你别误会啊!”陈秋雁忙不迭的解释道:“可能是我没说清楚!在三所里它的地位跟人一样!只不过是被当成病号来看!”

    常龙象笑了笑,没多说什么,闷头吃起了包子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那个小人是从哪儿来的,但听我导师说,它是被几个农民在山里发现的,当时受了重伤,还有点脱水.......”陈秋雁低声说道:“之后它就被带回三所养伤了,养好伤了所里就想放生啊,但那个小人不愿意走,把它扔山里还想往外跑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出息!”常龙象骂了句:“咋跟狗似的?一点骨气都没有!”

    陈秋雁看了我一眼,试探着问我:“你今天看的那个小人戏......会不会就是这种小人唱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我摇摇头:“有可能是戏法,毕竟咱们大中国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啊,有些事谁能分出真假呢?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!”七宝嘿嘿笑着说:“你好好回忆一下那个老板的长相,给我一个详细点的描述,我让我老舅去找他.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一边说着,一边还冲我们挤眉溜眼:“只要老板没跑出成都,最多两天,就能帮你把人给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合适吧?”我有些心虚的看了老爷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要是这事搞出岔子来,传出去不好听,毕竟是砸人饭碗啊。”老爷子叹道。

    “怕啥子嘛!”七宝急忙劝道:“搞不好那个老板就是个坏人!不知道从哪儿捉来这些小人当猴耍!就算是咱们想多了,稍微了解一下,别往外宣扬,这不就行了么!”

    陈秋雁也点点头,直说这事不简单,最好还是了解一下,如果真是七宝猜的这样......

    “咱们就当是解救大熊猫了!”

    “行吧......”老爷子皱了皱眉:“反正你们还是注意点好,能把小人当猴耍的,肯定不是普通人,搞不好他就是咱们这行的先生......”

    随后,七宝就详细的问了一遍那个老板的体貌特征,问完这些,还问我他骑的那辆小三轮是啥样的?有什么特点?

    等我给他说完,七宝连犹豫的意思都没,起身就走,说是找他老舅去了。

    “幺儿,你跟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冷不丁的说道,没等我多问,起身就带着我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有事啊?”我问,表情也认真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大多数情况下,老爷子跟我说话,那都是不避讳陈秋雁他们的,除非是涉及到某些不能被外人听见的话题.......

    “我研究了一下,那本葬人经里的蛊术,有一大半咱们修不了。”老爷子说着,紧紧的皱着眉头:“关于修行这些蛊术的细节,葬人经里倒是记载得很清楚,就是没有原材料啊,很多东西在宋朝往后都失传了.......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耐心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那些能被咱们修成的蛊术,不算厉害,大多都是用来救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的修不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能,最厉害的能修,其他的不一定。”老爷子也在这时笑了起来,表情很是得意:“只不过这种肉身蛊的原材料我找不到,只能借着咱们沈家的降术,炼一些出来......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