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小人

    爩鼠如狗,见跑则追,其性......算了我也不学七宝拽文了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七宝就得出个结论,我们养的这只爩鼠,性格就跟疯狗差不多,越是看见人跑就越想追。

    但好在它只追熟悉的人,经过窗外门外的路人,爩鼠是只动眼睛不动身,从来不追的。

    “你搞啥子嘛!乱跑个求!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的骂道,一把掐住爩鼠,硬生生的给塞回了行李袋里,然后很尴尬的给老板道了个歉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养的?”老板也有些害怕,小心翼翼的躲在戏台后面。

    “对.....是我养的......”我讪笑道:“这是山里的土松鼠......就是骨架大了点......长得肥了点......但绝对不咬人啊!”

    我话刚说完,爩鼠就拼着老命把拉链挤开一条缝,将小爪子高高举起,吱吱的大叫着,似乎是在抗议我说它胖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我顿时就乐了。

    嘿你个肥耗子,胖得跟猪一样还不让人说?还挺要面子啊!

    “还好还好,大耗子有人管,要不然我们肯定没命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这只大耗子太肥了,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.......”

    那两个被爩鼠吓跑的小人,此时也缓缓走回了戏台,看它们一走一哆嗦的样子,简直跟被吓住的活人一样!

    “老板,你这手艺真是绝了啊!”我啧啧有声的说,很干脆的掏出钱来,递了两块钱给他:“唱一段我听听?”

    老板犹豫了一下,似乎是在想什么,过了几秒才接过钱。

    “那就唱一段吧......就一小段啊!”

    之后,老板还征求我的意见,问我想听啥,我说随便。

    “那就来一段青袍记吧。”

    老板说着,轻轻敲了敲锣,没有任何乐器夹杂其中,任由那两个小人清唱。

    摸着良心说,那俩小人唱得不错,咿咿呀呀的唱腔听着怪有意思,跟传统戏台上唱的青袍记差不多。

    当时我是真佩服这个老板啊......玩腹语还耍戏法......这比魔术师厉害多了!

    唱了一小段,也就是三四分钟的样子,老板便敲了敲木盒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我还有点事,先走了哈。”

    老板一边说,一边往我提着的行李袋上看。

    见爩鼠还在里面挣扎,似乎是随时都能跑出来一般,这老头儿更急了,拿块麻布往戏台上一盖,着急忙慌的就要骑三轮走人。

    “哎别啊!”我忙不迭的叫住他:“是不是那耗子吓着你了?我给你赔礼道歉啊!”

    “是吓着了......我还是先走吧!”

    这老头儿也挺倔的,任凭我再怎么道歉,他还是一个劲的要骑车走人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我还是挺纳闷的,这老板又不是女人,胆子咋这么小呢?

    但看他年纪跟老爷子差不多,走起路又有些不利索,好不容易搭好的舞台让我给搅和了,我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愧疚感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兜,掏出三块钱当作赔礼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他没拒绝,顺势收下了。

    目送他走了一段距离后,我这才转身去买早点。

    等我拎着一袋子吃的回到药铺时,常龙象跟陈秋雁都起床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早点(餐)是你去田里种的?”老爷子冷不丁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不是啊,你咋会这么问呢?”我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去这么长时间不回来,我还以为你丢了呢!”老爷子没好气的骂道。

    听见这话,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,估计老爷子是饿急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看戏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着,随手将行李袋打开,把爩鼠给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看戏?”老爷子放下手里的报纸,很诧异的看着我:“大清早的你看什么戏啊?”

    “就在街口那边嘛,你们没听见?”我好奇的问道,随后便想起那老板玩腹语唱戏的声音有些小,也不免叹了口气:“也对,那声音小,估计你们是听不见了.....”

    “沈老爷好啊!”

    这时,七宝也掐着点来了,走进大厅还皱了皱鼻子,问我咋没给他买韭菜馅的包子。

    “想吃自己买去。”我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的说:“蹭饭吃还这么多要求,不要脸是吧?”

    七宝嘿嘿笑着,也不觉得脸红,拿着肉包子就吃开了,嘴里还跟我说:“老爷子教给我的金科玉律里有一条,你知道是啥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我跟常龙象异口同声的说:“出来走江湖就不能要脸,要脸就走不了江湖!”

    “对喽!”七宝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啊哥!”常龙象吃着早餐,一脸好奇的问我;“你到底去听啥戏了?”

    “小人戏。”我神秘一笑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答案,众人面面相觑了一阵,每个人都是一脸的迷茫,包括老爷子在内,貌似都没听说过这个剧种。

    那时候我也没卖关子,自顾自的吃着早餐,跟他们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开始他们还不信,觉得我是在吹牛,但听到后面,见我一脸的认真,不像是在开玩笑,他们也就信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!你咋不叫我呢!”常龙象痛心疾首的拍了拍腿:“听你说的我都想去看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会这么精彩啊.......”我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沈爷爷,你走的江湖比我们多,你原来见过这种表演吗?”陈秋雁好奇的看着老爷子,眼神里满是期待。

    老爷子摇摇头,说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传统戏法不比咱们这行简单,那都是真本事,绝对的硬活儿.......”老爷子笑着,说起这个话题来,还特意看了我一眼:“你个瓜娃子也不说喊我去看!这种表演可遇不可求啊!我都没看过呢!”

    “嘿,这可真够稀奇的。”七宝咂了咂嘴:“那俩小人到底是咋操控的啊?既不是提线又不是皮影,说起话来还跟真人一样,腔调都有区别,这.......”

    忽然间,七宝不说话了,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疑惑。

    “老沈,那两个小人唱戏的时候,有没有一起开过腔?”

    “有啊!”我点点头:“不光是它们俩,那个老板还跟着一起唱旁白呢,三个声音都是一起出来的,腔调口音各有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更不对了。”七宝一愣一愣的说:“我原来也见过表演腹语的人,像是这样能够同时发声,还能一口气发三个声音......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有人躲在附近吧?”常龙象分析着:“搞不好就躲在戏台下面,要不然就是躲在三轮车里!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想到了,压根就没有啊。”我笑了笑:“所以说我佩服他呢,真的不服不行!”

    这时候,老爷子冷不丁的问了一句:“你说那老板忽然跑了......是被爩鼠吓跑的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。”我点点头:“那老板的年纪跟你差不多,就是胆儿挺小的,我还给他道歉来着!”

    一听我这个回答,老爷子也不吱声了,默默的喝着粥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.....那两个小人不会是活着的吧?”常龙象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没等我们说话,七宝很鄙夷的就看了他一眼,问他:“你的想象力敢再丰富一点吗?”

    常龙象讪讪一笑,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听见陈秋雁这忽然冒出来的话,我们都齐刷刷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陈姐,你咋这么单纯呢?”七宝好笑的问:“你还真以为那俩小人是活着的?人都说了这是戏法啊!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小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真有。”

    陈秋雁放下筷子,犹豫不决的看着我们,似乎是在想要不要说出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老爷子瞥了她一眼,说,不方便就不说,没人会怪你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方不方便的,只要你们别在外面说就行.....”

    陈秋雁压低了声音,一脸认真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真有小人,我去年才见过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