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戏剧

    爩鼠的智商比我想象的要高,甚至可以说是超乎了我的想象范围。

    说真的,这只耗子不光是能够听懂人言那么简单,感情也是丰富得犹如活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七宝他们念叨多了,还是被老爷子数落怕了,对于我被旺山村生擒活捉的事,肥耗子很是自责。

    自打我在医院里苏醒过来,这只耗子就寸步不离的守着我,哪怕是回了药铺,也习惯性的跟我挤一张床.......

    每天早上,我都还没睡醒,爩鼠就会用它的四只小爪子轮流给我做面部按摩。

    前几天我还觉得这耗子挺贴心啊,知道我身子不舒服,就偷摸着给我来了一套保健按摩。

    但过了一段时间,我算是明白了.......狗屁按摩!

    这耗子就是睡醒了饿了,催着我下楼给它弄吃的!

    跟它撒过火,跟它斗过嘴,到最后我还是选择放弃尊严,低声下气的问它:“鼠爷,您能晚点叫我起床吗?”

    爩鼠没搭理我,很人性化的躺在床上,不停用小爪子拍着床,似乎是在催促我下楼给它做饭吃。

    这畜生倒也挑嘴,跟着我们吃惯了饭菜后,对于那些瓜子花生类的坚果,全都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还陪老爷子喝了半杯白酒,啃光了一个猪肘子......

    我到现在都想不通这畜生是怎么消化的!总不能胃里全是硫酸吧?!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“我吱你个先人!你个死耗子非得逼我是吧?!我今天就.......”

    爩鼠一看我要发飙,也没犹豫,很干脆的从嘴里吐出来一个黑色“烟圈”。

   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......那应该是爩鼠体内煞气形成的......

    “吱。”爩鼠接连不断的吐着烟圈,那种近乎于活人的眼神,充满了暗示性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枪杆子里出政权,拳头大才是硬道理。

    这耗子应该是悟出了其中的真意,硬是仗着我干不过它,这才敢把我当成跑腿的使唤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也只能满脸挫败的下了楼,从冰箱里拿出来一块事先备好的酱牛肉,给它切一些送上去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后,爩鼠就没再折腾我,不停拍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,仰头躺在床上,吱吱的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我强忍着抬手抽它的冲动,准备躺回去睡个回笼觉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阵敲锣的声音,很突然的从窗外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阵锣响,听着像是从街口传来的,声音很轻,只敲了三下就停住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好奇心作祟吧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打开窗户,往街口那边扫了一眼,只见路口那里停着一辆小三轮车,上面还挂了个牌子,用黑墨写着几个大字。

    小人戏。

    “大清早的就走江湖卖艺.......这些跑江湖的可够拼啊........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低头发现爩鼠这畜生也爬了起来,趴在窗边望着,似乎对外面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我随手端起茶缸喝了两口,问它,想不想下去看看?

    “油条摊子也快开了,顺道买几个尝尝?”我问。

    爩鼠吱的叫了一声,点点头,很兴奋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穿上衣服将爩鼠塞进了行李袋,下楼时发现老爷子已经起床了,正在厨房里烧水泡茶,嘴里还叼着支烟,看着很是悠闲。

    “起了啊?”我跑到门边,一边穿着鞋子一边问:“你想吃啥子?我顺带给你捎回来!”

    “你要出去?”老爷子问。

    “那边有人唱戏,我过去瞅瞅,顺带买点油条回来.......”

    “帮我带两个肉包子,其他随便。”老爷子一摆手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带着爩鼠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要说这世上怕耗子的人绝对不在少数,更何况还是这么一大只耗子。

    就因为如此,为了避免麻烦,只要带爩鼠出门,手提行李包那是必备的。

    虽然它不太喜欢撅在这里面.......

    清晨的街道有种说不出的安静与空旷,走路的脚步声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看着街口的三轮车,我心里直纳闷,这个所谓的小人戏......算是什么戏种啊?

    川剧,粤剧,豫剧。

    这三个戏曲剧种我都接触过,大多都是老爷子带我去听的,脑子里多少都有点印象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小人戏......总不能是让小人来唱吧?难道剧里都是反派在开腔?

    我脑子里的这个疑问,很快就得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等我赶到街口的时候,那家唱小人戏的刚布置好戏台。

    戏台不大,一米高一米宽,是个木头盒子,外面挂着一层深红色的薄纱,只能隐约看见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薄纱之后,左右两侧边上,各放置着一盏小电灯,像是通着电源,橘黄色的灯光穿透过薄纱,看着倒像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骑车走江湖的老板是个老头儿,年纪跟老爷子差不多,慈眉善目的样子,很让人觉得亲切。

    见我一直在打量这个挂着薄纱的木盒子,他便问我:“小兄弟,想听戏不?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,您这是唱的哪一出戏啊?”我好奇的看着他:“小人戏是土戏还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川剧川剧!”老板解释道:“绝对是正宗的川剧!”

    “剧目就叫小人戏?”我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对头!”老板笑了起来,拿起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汗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可能跟正宗川剧不太一样......但绝对有意思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行嘛,看一场咋个算钱?

    “两块钱看一次。”老板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他报价,我顿时就觉得贵了,两块钱......就这场面貌似不值啊!

    “我先让他们给你露个脸吧。”老板笑了笑,似乎也知道我在想什么:“你觉得值,我再让他们给你唱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我忙不迭的点头,左右扫视了一阵,也有些纳闷:“唱戏的人呢?没跟着你一块过来?”

    老板走到木盒子边上,轻轻敲了两下,说,这不就来了么......

    我当时也没多想,顺着老板的目光,往那个木盒子上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透过薄纱,只见一左一右,有两个小人走上了戏台。

    这两个小人不过二十厘米高,从轮廓上来看,都穿着戏服,走路的姿势还很自然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看着就跟活人一样,动作没有半点生硬!

    它们走上戏台,先是轻轻甩动了两下长袖,之后便冲我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难不成是......木偶戏?

    我心里直犯嘀咕,又往老板身上看了一眼,只觉得这猜测也不对.....他双手都是垂在身侧的.......压根就没有提线操控的动作!

    “老板,你不会在里面放了个电视机吧?”我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听见这话,站在戏台上的那俩小人开了腔,说话的声音腔调各不相同,但都是四川口音。

    “啥子电视机嘛!我们不搞那些假的!都是玩真的!”

    “是嘛!咋可能玩假的嘛!电视机要插电的嘛!”

    说句挺丢人的话。

    当我听见他们开口的时候,几乎是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,心跳快得不行,只感觉莫名的害怕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吗?”老板很期待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戏台上的那两个小人,咽了口唾沫,点点头说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别害怕啊,这是腹语表演!”老板安慰道:“至于它们为什么会动,这个我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杂耍戏法吧?”我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老板展颜一笑:“杂耍戏法的小人戏,想看看吗?”

    就在我点头说想看的瞬间,爩鼠就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,一边兴奋的吱吱乱叫,一边从行李包里钻了出来,直接跳到了三轮车上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阻止,只见戏台上的那两个小人掉头就跑,嘴里还在喊。

    “大耗子!!大耗子!!”

    “快跑!!这怕是要吃人啊!!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