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

    老爷子憋的气可不少,从中午开始,直把我们教育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拿棺材钉开脉门,之后再用鸡血绳捆扎封口,这个法子我曾经在书上见过,但在那种情况下却没想到.......这的确是个败笔!

    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如果我破釜沉舟,为了保命而把事情做绝,直接让旺山村的人全都死在阴眼里,那么秦小岚等人肯定也活不了,不知不觉中就得为他们陪葬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我还是挺庆幸的。

    既救出了秦小岚她们,又保住了我们所有人的命,这结局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饭点,老爷子的气也消了大半,带着我们热热闹闹的出了门直奔火锅店,还特地开了个包间吃饭。

    在饭桌上,老爷子开始指点江山,给我们做了个短期的规划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我比较闲,所以你们就别想闲了。”老爷子拿着筷子,先是指了指七宝:“你个瓜娃子不是好苗,脑子里的坏水比谁都多,但就凭这点,我欣赏你!”

    “谢老爷欣赏!”七宝大笑,敬了老爷子一杯酒。

    陈秋雁看见这一幕的时候,偷偷用胳膊碰了我一下,细声问我老爷子是不是喝多了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。”我说着,看了看他脚下放着的两个空酒瓶,更加确定了:“还真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想给世安搭把手,我也不能藏私,但话先说在前头.......”老爷子嘿嘿笑道:“沈家的东西我不能教你,这是规矩,不过我学来的那些杂门术法,倒是可以传给你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七宝的眼睛都亮了,激动得拿着酒杯都打颤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教了。”老爷子瞬间翻脸,很不耐烦的骂道:“跟我装什么客气呢?”

    “爷!爷!我不客气了!”七宝直接喊爷,点头哈腰的说:“您教什么我学什么,我保证比高考还认真!”

    老爷子点点头,转而看着常龙象说:“你跟七宝一样,我教啥你学啥,明白不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常龙象憨笑着,表示自己没有任何意见,绝对跟着大部队走。

    “沈爷爷!那我呢?!”陈秋雁举起了手,很不服的说:“他们都能学!我肯定也能学啊!再说我脑子又不笨!”

    “你不行。”老爷子摆摆手:“你爷爷再三叮嘱过我,哪怕你死了,也不能让你进我们这一行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个回答,陈秋雁一瘪嘴,似是要哭,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委屈。

    “七宝跟龙象没基础,我先教你们一些实用的东西,拿来对付普通的阴魂冤孽已经够用了,至于对付活人的.......”老爷子犹豫了一会,说:“以后再教吧,先把基础打牢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对老爷子的安排,七宝他们没有任何意见,举双手表示赞成。

    吃着火锅,我也跟老爷子聊了起来,问他,咱们降师的法器究竟是啥啊?

    总不能是那几根棺材钉吧?

    “你说过,道家的先生大多用剑,佛家的先生大多用杵,咱们降门的先生是啥?”

    “一个字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说着,往嘴里夹了一块牛肚。

    “杂。”

    七宝瞪着眼睛往锅里看了看,试探着问:“牛......杂?”

    听见这个试探性的分析,老爷子嘴里的脏话顿时就翻了天,话里话外都在数落七宝没脑子。

    “咱们降师没有单一的法器,可以用剑,可以用杵,也可以用棺材钉。”老爷子瞪着七宝,缓缓把筷子放下,解释道:“鲁班斗,蛊血绳,重(chong)神像,任何一个法派的法器,咱们都能用上。”

    “沈爷爷,在这些法器里,什么法器最狠?”常龙象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说不上来,厉害法器有很多啊,但在我见过的这些法器里,最厉害的应该是山河门那把山河剑......”老爷子笑道,眼里满是羡慕:“那把剑本体是拿铜钱熔炼出来的,之后又让山河门的先生打进了三山五岳的地气,所以又叫三山五岳剑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厉害?”常龙象双眼放光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让我拿在手里,什么狗屁苗武人,老子见面就能一剑捅死他。”老爷子咂了咂嘴:“山河地气,本就是正气之一,苗武人身上的蛊气,算是邪气的一种,拿山河剑来压住苗武人,简直就是轻轻松松放个屁都能搞定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爷子也显得有些失落,端起酒杯,一口饮尽杯中白酒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那把剑在我老弟兄手里,熟人抹不开面啊,如果是别人拿着搞不好我就得抢了.......”

    这时候,老爷子的情绪似是低落了起来,脾气也上来了,见爩鼠还蹲在桌边美滋滋的啃着牛肉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一脚就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爩鼠的反应可不慢,连看都不看,直接往旁边跳了两下,很轻松的就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个畜生还有脸吃!这次要不是你,他们能折腾到这地步么!”

    “吱吱!!”

    听见老爷子骂它,爩鼠也显得有些委屈,吱吱叫着,像是在给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我猛然想起这事来,急忙问老爷子:“爷,你不是说爩鼠很厉害吗?咋让那帮山民给收拾了?”

    “这畜生应该没跟人斗过,所以没经验。”老爷子叹道:“都说老鼠的胆子小,它也不例外,一看见这么多人围着自己,肯定也慌......”

    “吐点煞气不就解决了么?”我有些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都被吓住了,它还怎么吐?”老爷子苦笑道:“这畜生也是傻,被围住的时候都不说把身子里的煞气提起来,如果不提煞气,它的肉身就跟普通耗子差不多,随便一脚都能踩死它.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它咋没被拍死?”

    “反应过来了呗,及时提煞气护身,这才没被拍死啊......”老爷子无奈的说:“可惜了,它那时候应该能顶着伤弄死那帮村民来着,就是因为胆子小,只敢带着你们跑,不敢跟他们动手......”

    “丢人!”七宝笑着,丢了块牛肚给它。

    爩鼠看都不看,直接跳到老爷子膝盖上,吱吱的冲他叫着。

    “你别叫,你跟他们是一路货色,丢人都丢到老家了。”老爷子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我好笑的看着这一幕,只觉得比春晚都有意思。

    老爷子跟爩鼠斗了一会嘴,似乎是急了眼,一伸手抓住它,直接甩到了角落里。

    “骂归骂,该夸你们的地方还是得夸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话的时候,老爷子忽然笑了起来,看着我们眼里满是欣慰。

    “你们本事不大,但这颗心倒是挺正的,现在行里的人都脏了大半,能像是你们这样存善心做善事的先生.......”

    老爷子叹了口气,摇摇头:“恐怕真的没多少了......以后可能还会更少.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们正着就行。”我安慰道:“俗话说得好,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咱们只要压住他们的歪风邪气,行里的风气迟早也会转变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有信心?”老爷子一愣:“你不悲观了?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好悲观的,行里人少啊,想改变他们可比改变行外人容易多了。”我笑道,然后问老爷子,还记不记得原来看过的那本《晚晴集》。

    那本书是附近一个老太太送的。

    老太太信佛,也想让我们信,所以就送了这本书给老爷子,打算让书来“度”我们。

    当然,到了最后我们也没能信上佛。

    但不可否认的是,那本书挺有意思的,有不少内容都让我至今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其中有句话是这么写的。

    “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很简单。

    阳间是个回音谷,当有人心怀正念大声喊唱,山谷自有声响回应。

    一层一叠,声传千里。

    不光是你能听见那无数回声,所有人以至于整个世界都能听见,因为你传达出去的是自己的心声。

    当你停下喊唱,你会发现回音谷依旧有声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些声音已经不是你的回音了,而是居住在阳间这个回音谷中那些活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只要你的信念强大到了一种地步,所有的一切,都将回应你。

    “爷,别的人我们管不着,咱们自己走正道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咱们不会随波逐流,终有一天,他们会发现咱们这条道才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着,给老爷子满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他端起酒杯,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苦涩的表情中,隐约透出了些许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世界太大,行内太小,改变他们确实要容易的多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笑着,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,嘴里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念念不忘......必有回响.......”

    “只希望这阵响不要消失.......能够一直响下去......”

    “倘若如此......我死也瞑目啊.......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注释:《晚晴集》,作者李叔同,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,后剃度为僧,法名演音,号弘一,晚号晚晴老人,后人尊称其为弘一法师。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