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讲课

    自打陈老头走后,在接下来的三天里,病房里至少来了七拨人。

    在这七拨人里,大部分人是操着四川的口音,有小部分是外地口音,听着像是北京的,儿化音很重。

    他们来的目的也很简单,就是让我把旺山村的事说一遍,不管是大事小事,只要我还记得住,那都必须给他们说。

    刚开始我还有些不知所措,这帮人很明显就是官家派来的,要是我把实情给他们讲了,且不说这帮官家人会不会追究我的责任,他们会不会信都是个大问题啊!

    后来还是七宝出面,凭借着一手吹牛逼的本事,硬是把这七拨人给忽悠走了。

    在他嘴里,我们简直就是当代楷模,为了拯救被拐.卖的妇女才前往旺山村,之后又跟人贩子斗智斗勇玩上了命。

    “正义差一点就败给邪恶了。”七宝是拿这句话当作结尾的。

    “村里的人都是怎么死的?”有人问他,一脸的怀疑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病死的吧,传染病啊啥的,要不然就是被人弄死的.......”七宝不动声色的说着,还很认真的帮他们分析:“听说打南边来了个杀人魔,一路从南杀到四川,那叫一个血流成河啊,但我又听说,打北边又来了俩心理变态,搞不好这事就是他们干出来的!”

    得到这一番答复,所有人的反应都如出一辙,直问七宝是不是拿他们当智障忽悠?

    “我可没拿你们当智障啊。”七宝连连摇头,一脸无辜的说:“我是就事论事,你们不是想知道真相么,我也想啊,所以我才帮你们分析!”

    当时也有人表示不服,但很快,老爷子接过话茬救场,他们就表示服了。

    “有啥不明白的别问他们,回去问姓陈的。”老爷子不耐烦的说:“他们年纪不大,脑子就那么点,能记住多少事啊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他们也没再追问,直接就走了。

    让我感到惊讶的一点是,这七拨人谁也没问我杀人的事,重点全都放在旺山村灭门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们的注意力在那上面,确实让我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那段日子,我可以说是过得无比潇洒,简直是犹如天堂啊......

    一日三餐有专人包办,不光是好吃,还有助于身体恢复。

    听老爷子说,做菜的这些大厨全是陈老头花钱请的,就为了让他们帮我做点病号饭。

    隔三差五,还有专业人士帮过来我推拿按摩,那可不止是一个爽字足以形容。

    这样神仙般的日子只持续了半个月,等我能够下床走动了,手脚也能使上劲儿了,老爷子没跟我商量,直接带着我出院回家。

    据他说,他是要给我特训。

    “特训?”我听见这事的时候还有些诧异,很纳闷的看着老爷子问:“咋特训啊?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!你现在学的都是什么狗屁东西!”老爷子骂起人来可不留情,恨铁不成钢的直瞪我:“咱们是降师啊!你学那些驱邪镇鬼的有啥子用?回去老子就教你点对付人的手段!给我往死了学!”

    “难吗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他。

    老爷子没说话,一脚踹在我屁股上,直接把我踹进了药铺的大门里。

    “难也得学!你再这样下去!迟早有一天要栽在活人的手上!”

    不管在谁看来,老爷子都是标准的那种老江湖。

    他在行里见过的事,经历过的磨难,远比我想象的要多。

    完全可以说这个世界,在他眼里跟在我眼里,是两个样子。

    他观察这个世界的时间比我长,自然就能将这个世界看得更真实,我没有想到的事,他都能提前想到.......

    老爷子说,一开始就是我想得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入了这一行,就相当于踏足了一个小江湖。

    在这个江湖里,邪灵煞鬼不过是小事,真正能够给人带来杀身之祸的,大多都是活人。

    如他所说那般。

    想度人,先做鬼。

    他现在什么都不想,就想让我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“鬼”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这也正常。

    老爷子可是行里的活阎王啊,我这个当孙子的,再怎么样也得当个鬼差吧?

    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你们都太嫩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领着我们走进大厅,如老师讲课那般,一边批斗我们,一边教育着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们对付的是先生,伤成这样我也不说什么了,连一帮土山民都能搞得你们灰头土脸的,你们不要脸啊?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我们这帮后生的表情,那是一个比一个尴尬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小陈,你不算在里面,不要脸的是他们仨。”老爷子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陈秋雁嘿嘿笑着,不停的点头,看她那样应该是跟老爷子站一边了。

    “爷啊!”七宝几乎是声泪俱下的解释:“你是不知道啊!旺山村里几十上百号人啊!我们就三个!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!”

    “哎呀呵?还敢顶嘴?”老爷子很惊讶的看了七宝一眼,随后就从桌子底下抽出一把半米多长的戒尺,上面灰扑扑的,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古董了。

    七宝看了看那把戒尺,很识趣的闭了嘴。

    “你们连最基本的防人都做不到,还有脸顶嘴?”老爷子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你们都记好了,跟人打交道,刚开始就把对方想坏点,这是在给自己留退路,知道么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在医院我都没脸说你们!这都忍几天了......实在是忍不住啊!”老爷子唉声叹气的说:“就你们说的,在猪圈里打的那个开头战,简直就是一大败笔!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行啊.......”我辩解道,声音很低,生怕触怒老爷子:“起码他们跑出去了,我也只是被活捉了.......”

    “要是他们直接灭你的口呢?”老爷子问我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不可能,他们还得拿我当诱饵呢,只要七宝他们没被抓住,我就不可能死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被抓了,把你们一块给宰了,你还有话说吗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屁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呸了一声,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嫌弃,似乎是恨不得把我们打包丢进垃圾堆里。

    “沈爷爷,那你说这事该怎么办最好?”常龙象很认真的问道,瞪大了眼睛看着老爷子,满脸都写满了求知欲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记住,在走投无路的时候,你们就得有破釜沉舟的勇气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说着,点上支烟,坐在太师椅上慢慢抽着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把自己的生命安全寄放在希望上,或者是运气上,再或是如果上......”老爷子微微眯着眼睛,语气很是郑重:“总有一天,你们会付出自己想象不到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我跟七宝他们齐刷刷的打了个冷颤,不知道为什么,很突兀的感觉到了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“怎么破釜沉舟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凿阴眼。”老爷子说:“龙象的力气最大,这点毋庸置疑,只要让他拿着铲子往坑里多挖几下,往下挖个三尺,哪怕只挖出一条缝隙来,阴眼都能炸庙。”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:“那我们呢?阴气冲出阴眼可是要命的事啊,它们杀人是不会选择目标的,我们距离阴眼那么近,很可能就是第一批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龙象有法咒护身,短时间内,阴眼不可能对他造成影响。”老爷子抽着烟,缓缓跟我解释道:“至于你们三个,只要拿棺材钉划开脉门,再用鸡血绳封住,五分钟内,阴气冲不进你们的肉身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老爷子瞥了我一眼,问:“五分钟够你们用吗?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一阵,最后点了点头,说。

    够。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