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冷暖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冯振国穿着制服,很急切的来病房见了我一面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带着人来,自己提着个果篮就上门了,看他那表情,似乎还挺尴尬的。

    “小沈啊......我也没想到这事会变成这样.......”冯振国坐在病床边,不停的搓着手掌,老脸通红的看着我:“真的.....对不住了啊.......”

    比起昨天夜里,我现在的精神状态要好许多,再加上吃了顿早餐,身子也有劲了,能够慢慢爬起来坐着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事我还真不怨冯振国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把这活儿交到我手里,秦小岚那些姑娘,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被我救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我受的伤不轻,差点就把命给搭在旺山村里了,但我还是挺感激他的。

    “冯叔,你用不着道歉。”我笑道,安慰着他:“我又没啥子事,还当了回英雄,我还想谢谢你呢。”

    听见我这么说,冯振国的脸更红了,满脸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老舅,你咋不说给我道个歉呢?”七宝坐在一边的椅子上,手里削着苹果,嬉皮笑脸的看着冯振国:“我可是你亲外甥啊!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道歉?”冯振国脸色一白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事,一脸后怕的说:“老子都给你爹妈道歉了,还差点被你妈给撕了,你还想咋嘛?”

    七宝也只是笑,没再说什么,削完苹果后,直接冲我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递给我不行啊?”我很吃力的接过苹果,无奈道:“我是伤员,你就不能小心点!”

    啃着苹果,我看了看冯振国,问他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们最后是咋解决的?”

    “该追究的追究,该放过的放过。”冯振国叹了口气: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追究?”我一皱眉:“追究谁啊?”

    我问这话的时候,心里也有点发虚,只怕冯振国说要追究我们的责任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就给了我一个足以放宽心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追究姓周的责任。”冯振国说道:“旺山村里发生这么大的事,他知情不报,肯定要追究责任嘛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倒也没在这事上纠结,随后便问:“旺山村没有其他活口了?”

    “有几个。”冯振国笑道:“他们都是出去打工的,刚好避过这一劫,但是局里也喊他们回来了,要做调查。”

    在这时,老爷子提着水壶回来了,看见冯振国时,还跟他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上面咋说?”老爷子问。

    “这事挺复杂的,具体是怎么说的,我也不好说。”冯振国咧了咧嘴,语气很是自信:“但整体来看,没有人想追究小沈他们的责任.......”

    “责任?”老爷子呸了一声,没好气的说:“狗屁责任!”

    被这么一骂,冯振国也显得有些尴尬了,讪笑着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舅啊,这种事不可能就这一次,他以后接的活儿越多,遇见的脏事肯定就越多,身不由己的情况自然会更多.......”七宝靠着椅子,轻轻摇晃着,话中似是意有所指:“你说到那时候,咱们要是惹了事,这屁股咋擦?”

    冯振国貌似是明白七宝的意思,沉默了一会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能帮上的我一定帮,不能帮的.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能帮的我来帮!”

    说话的那人推开门走了进来,提着花篮笑呵呵的走到床边,先是问我身体咋样了还有哪儿不舒服,之后又把冯振国挤开,搬来一张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“姓陈的,这事我确实得谢谢你啊。”老爷子笑道:“听他们说,你在背后帮我们走了不少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,小事。”陈老头摆摆手:“就算我不帮忙,小雁她爷爷也得帮,只不过他的身份比较特殊,要是走动起来,对他对你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见七宝的表情还是有些担忧,陈老头便安慰了一句:“放心,这世道是乱了点,但不可否认的是,坏人都在慢慢变少,我们近几年也在加大打击力度,别说是拐卖了,就是那些......”

    陈老头说起这话题来,似乎都精神了许多,兴致勃勃的跟我们聊着社会发展。

    听完他的这一番话,七宝倒是没说什么,像是信了那般,点点头就安静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我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当时我都没意识到自己开口说话了,因为说这话的时候,我的声音很低,几乎只有我自己能跟听见。

    但我却没想到,冯振国跟陈老头的耳朵贼厉害,瞬间就听见了我嘀咕的话。

    “咋不会啊?”

    冯振国笑道:“小沈,你的想法太悲观了,这可要不得啊!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不是官家插手就能改变的,毕竟法律放在那儿,你们也不能把事做过了。”我笑了笑,很坦然的说:“正法可以治国,但只有重法,才能治人。”

    听见我这么说,冯振国跟陈老头面面相觑了一阵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正法如父母,主要是以管教为主,但现在管教也不顶用啊,你们都管多少年了......”

    我挠了挠头,有些无奈的说:“重法就不一样了,这玩意儿如刮骨钢刀,能把骨头上腐烂的东西全刮掉,只有这样,才能吓住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刀,那也是过刚易折啊。”陈老头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你们的法能治国,但治不了人。”我笑道:“如果我也是官家的人,肯定也会跟着你们的步调走,毕竟国家发展才是重中之重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肯定影响到你了,所以你的想法才会这么悲观......”陈老头叹道。

    “坏人能变好,这个我不信,好人能变坏,这个我信。”我耸了耸肩:“俗话说学好三年学坏三天,大部分人都是这个情况,你们能压住那些坏人,但并不能从实质上改变他们。”

    陈老头一愣,没吱声。

    “世上的很多东西都能改变,就像是这天气,昨天还是雨天,今天一早就晴了.......”

    我说着,端起床头柜上的茶缸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但人心是不能变的,已经变成坏人的人,有可能这辈子都改不了,那些好人呢,也有可能会随波逐流,就像是那个姓周的.......”我笑道:“老爷子原来跟我说过,罪恶其实是一种传染病,除非是在同一时间,这世上的所有坏人都死绝了,这才有可能绝掉他们的根,如若不然啊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没再把后面的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个老东西!好的不教坏的教!”陈老头没好气的骂道:“你就不能教他点积极向上的?”

    老爷子摊了摊手,表示自己没教错,反问陈老头一句,难道你不觉得是这样?

    “小沈,你可别跟你爷爷学!”陈老头说:“你得相信,明天会更好,以后也会更好,整个社会都在往好的那面发展啊!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一阵,说,我看过天气预报了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陈老头有些没反应过来:“这跟天气预报有啥关系?”

    “明天能变的只有阴晴冷暖,至于其他的会不会变好.......”我笑了笑:“这个谁能说准呢?”

    陈老头叹了口气,没再劝解我,也没再安慰我,看他那意思,似乎是明白有些事是劝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跟老爷子又聊了一会,陈老头跟冯振国齐齐告辞,说是还有事得去处理,等再过几天,上面的人一走,啥事都太平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

    走到门前,陈老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,转过身来看着我,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小沈,这两天可能会有人来找你聊天,有些事你都得闷着,千万别说漏了,记住一点就行......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陈老头看着我,一字一句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正当防卫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