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无间

    据七宝说,经过了解,那个老村长应该是村里辈分最高的人,也是村里买卖女人的组织者。

    几乎村子里所有被拐来的姑娘,都是他花钱让人去拐的,算是中间商,两头都能拿抽成。

    “幺儿,你这次真的是命大。”老爷子忽然说道,似乎是想转移话题,让我不再去想那些烦心事:“如果我晚去一步,估计咱爷俩就见不上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旺山村了?”我不由愣了一下,一脸诧异的看着老爷子:“你啥时候去的?”

    “在你们出事的前一天,我觉得心里没底,怕有的事你们处理不好,就让陈老头安排人带我过去了。”老爷子叹道:“结果我刚到山里就碰见胖子跟七宝了,那时候你还在担架上躺着呢,就差一口气了.......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。”我恍然大悟的看着老爷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及时给你处理伤口,还没等到支援,你个瓜娃子就要去见阎王了。”老爷子无奈道:“所以说你命大啊!”

    “对了,差点忘记跟你说......”七宝一拍脑门,像是刚想起来,忙不迭的跟我说:“姓周的一回来就把酬金给我们,但我们没要,原封不动的给他退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退得好。”我点点头:“这钱咱可没脸要。”

    七宝还打算说什么,陈秋雁忽然就拽了他一把,提醒道:“小沈刚醒过来,咱们在这儿围着不太好,等他歇会儿,以后想聊天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老爷子一点头:“你们先走,我陪着他就行。”

    七宝似乎也明白老爷子有话要跟我聊,没多问什么,点点头带着人就走了。

    等病房再一次安静下来,老爷子也没开口,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陪我,像是在等我说话。

    “爷,阴眼应该是被你处理了吧?”我问。

    老爷子嗯了一声,说那肯定啊。

    “虽然旺山村已经没了,但有的事该管还是得管。”老爷子叹道:“你就放心吧,那片阴土都让我处理过了,不可能再出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.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跟老爷子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天花板上的吊扇,老爷子看着手里的茶缸,谁都没再开口,病房里的气氛霎时就变得沉闷了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五六分钟,我稍微有了点勇气,压着嗓子跟老爷子说。

    “爷,我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老爷子拍了拍我胳膊,像是在安慰我:“七宝已经把这事跟我说了,你用不着担心,没人会来找你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麻烦......”我喃喃道:“杀人的时候我不觉得怕......但是现在我怕......我觉得杀人不该是我干的事.......我没想过要伤害别人.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害人,但不代表没人害你。”老爷子说着,似是在提醒我,语气都认真了起来:“冯振国让我给你带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知道这事?”我问。

    老爷子点点头,说知道。

    “他让你给我带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就一句话。”老爷子低声说:“记住,你是正当防卫,不是主动杀人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听见老爷子这么说,我不禁愣了一会,呆呆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已经闹大了,不光是咱们行里人都来看热闹,连官家的人也掺和进来了。”老爷子叹了口气:“听冯振国说,省厅那边已经派人过来了,更上层的那些.....也有不少来四川调查了......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安安静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,这次死的人太多了,按都按不住。”老爷子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行里的人都在看笑话吧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。”老爷子说起这事来,表情也没有那么难看,笑呵呵的说:“虽然有人在借势踩你,但也有不少明事理的先生站在你这边帮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说话?”我不禁苦笑道:“值吗?”

    老爷子耸了耸肩说,谁知道呢,可能他们跟我一样,都觉得值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有点后悔接这活儿了。”我叹道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后悔,因为后悔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端起茶缸来,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,似是怕烫。

    喝完茶,他放下茶缸,跟我说:“咱们这一行,只有眼前路,没有身后身,有些事是不能后悔的,因为你一后悔就想回头,但你还能回头吗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不能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?”老爷子笑道:“经过这事,是不是觉得大开眼界了?”

    “确实。”我想起旺山村里那一件件脏事,只觉得身子都在不受控制的发抖:“我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他们这种人......”

    老爷子嘿嘿笑了两声,很贼的跑到病房门边看了看,确定外面没有护士医生,这才跑回来把窗子打开,点上烟抽了两口。

    一边抽着烟,老爷子一边跟我聊着。

    像是在开解我,也像是在提醒我。

    “你经历的事太少了,等再过几年,你也能看明白,其实人间就是无间......”老爷子说着,眼睛微微眯了起来:“世上人,全都是无间地狱里的真鬼,有善有恶,有男有女.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算是其中的善鬼?”我问。

    老爷子点头,说,算,咱们行里的正派先生,都算。

    “想要救人度人,这简单,只要你在阳世,什么事都能办到,但咱们这世道还能算是阳间世吗?”老爷子问我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算不算。”我苦笑着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想在地狱里度人救人,那就是登天般的难事,因为会有无数的冤魂厉鬼来阻挠你.......”老爷子冷笑道:“在地狱里救人,那就得一路披荆斩棘,哪怕咱们心怀正道,打算救人度人,只要咱们没有对付那些真鬼的力量,依旧还是寸步难行.......”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,心里顿时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能在地狱中畅通无阻的人,只有两种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种,有大智慧,能证法果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种,有大力量,无人可诛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爷子冷不丁问我:“这两条路,你想走哪条?”

    我没有立即给出回答,很认真的想了一会,便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想走第二条路.......”我低声说道:“我不是那种有大智慧的人,所以我只能选第二条路,更何况我觉得就算有大智慧,也度不了那种极凶极恶的人,这次的事就足以说明这一切......”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旺山村的事足以说明这一切。

    想要从“恶鬼”手中救人,我就必须有比“恶鬼”还要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一切都只是空谈。

    手中无刀不杀人,这不叫慈悲。

    手中有刀却不杀人,这才是慈悲。

    想要度人,那就得先有度人的本事,就目前的我来说,根本就不具备这样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选得好!”

    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,满脸的欣慰。

    “记得开国老祖的话,枪杆子里出政权,想要度人,那就得靠本事!”

    “当你强大到了无人可诛的时候,你的道心也就不会再有所动摇,到那时候啊.......无不可为,无不可救,无不可度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老爷子重重的一拍我肩膀,直疼得我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有很多事你都没经历过,一切都得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咱们这行走得越远,你就会把这个世界看得越真实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说着,眼神中也透出了难掩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在这世上,有的人生而为人,有的人生而为鬼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记住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想度人,先做鬼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