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旺山

    平心而论,在同龄人中,我算是比较坚强的那种。

    也可能是因为老爷子的教育方式跟普通家庭不一样,反正从小到大我都比较内向,脑子里想的事多,遇见事也比较淡定......当然,也能说是坚强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的旺山村行,却彻底颠覆了我原先对这个世界的认知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。

    在入行之前,我就是标准的那种在温室里长大的花朵,可自打我入了这一行,我所接触到的事也是越来越复杂,不光是让我手忙脚乱应付不过来,还让我胆战心惊只觉得这世道不是我想象中的世道。

    “爷......我想救人......但到了最后我也没能救出来几个.......”我任由老爷子帮我擦着眼泪,颤抖着说道:“我是不是太没用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乱说!”老爷子骂道:“你个瓜娃子哪儿没用了?!比老子都有用!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老爷子也忍不住叹了口气,说,旺山村的事我已经听七宝说过了,你能救出来这几个姑娘已经很不错了,更何况还救了几个小孩子出来......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老爷子忽然停顿了一下,语气瞬间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你救他们干什么?!找人拿刀子捅你啊?!”老爷子恨铁不成钢的骂道:“龙生龙凤生凤,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孩子,你真觉得那帮小孩啥都不懂?!”

    我红着眼睛一句话都没说,只觉得心里难受的不行,堵得慌。

    “吱。”

    这时,爩鼠的叫声忽然从床脚那边传了过来,没等我来得及反应,那只大肥耗子就踩着被子爬到床头,很好奇的打量了我几眼。

    也许是我自作多情吧,也可能是我看错了。

    爩鼠在看我的时候,眼里满是人性化的担忧,最后似乎是确定我没事了,这才松了口气,吱吱的叫着,不停用脑袋蹭着我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畜生也没用!都是活多少年的老妖精了!连那帮普通人都搞不定?!”老爷子气急了骂着:“到头来还让别人打伤了!你不觉得丢脸啊?”

    爩鼠应该是听得懂人话,一听老子骂它,顿时就蔫了,耷拉着脑袋趴在枕头边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就在老爷子数落爩鼠的时候,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七宝他们回来了。”老爷子说。

    “快!”我着急忙慌的催促道:“帮我擦一下眼睛!别让他们看出来!”

    老爷子笑了一声,拿纸巾帮我擦了擦眼,嘴里还问我:“你还知道丢人啊?”

    等他帮我擦完眼睛,病房门恰好让人给推开了。

    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七宝他们。

    常龙象,陈秋雁,七宝,一个不落。

    “沈老爷!我给你带吃的回......老沈你醒了?!!”

    他们先是站在门边愣了一会,似乎是不敢相信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第一个回过神来的是七宝,直接把手里的饭盒往地上一撂,几步跑到床边看着我:“老沈!你觉得咋样?!有哪儿不舒服吗?!”

    “沈哥!!”常龙象也跑了过来,站在病床边,眼睛通红,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:“你可算是醒了!!我都怕你醒不过来!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我很勉强的笑了笑:“我命硬,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的瞬间,陈秋雁跟个孩子一样,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,蹲在病床边上,紧握着我的手。

    “小沈你可算醒过来了!!我们都等你好几天了!!”

    “陈姐你别哭啊......我这不是没事吗.......”我老脸通红的安慰着她:“别哭了啊!再哭我又得晕了!”

    陈秋雁这种姑娘不好哄,这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平常越是冷静的姑娘,哭起来就越是吓人,想要把她哄好那可得费老大的劲儿了.......

    “小雁,你先坐着歇会儿,等他缓缓......”老爷子劝道:“这瓜娃子刚醒,先让他吃点东西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吃!”陈秋雁急忙说:“医生嘱咐过了!不能随便喂小沈吃东西!想要他好得快......”

    没等陈秋雁把话说完,我便插了一句:“我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喝点水不?我给你倒点来?”

    “不用.......”我笑道:“我想跟你们聊聊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不愧是我的发小兼死党,听见我这话,顿时就知道我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想问啥你就问,放心吧,绝对没有坏消息。”七宝拉过来一张椅子,自己坐了上去,翘着二郎腿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周哥跟那几个孩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周哥回家了,那几个孩子还在局里,要怎么处理他们我老舅都没想好,还头疼着呢......”七宝说道:“搞不好得送孤儿院去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呢,姓周的不是说了么,他来养。”常龙象笑道。

    “养个蛋啊,这帮小畜生......”七宝咬了咬牙,又气急了看我一眼,说:“你狗日的也是心大,都这时候了还担心他们?!”

    闻言,我不禁笑了起来,脸上尽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我不怪那些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七宝一愣。

    我一个劲的笑着,轻轻往枕头上靠了一下,看着天花板上的吊扇发着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还得谢谢他们......”我喃喃道:“得谢谢他们给我上了一课.......”

    “谢个屁,你个兔崽子就是没脑子!”老爷子骂道:“这刀子你白挨了?!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他没脑子。”七宝帮腔道:“都啥时候了还谢谢他们,你没动手抽他们就是仁至义尽了!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常龙象冷不丁的开了口,笑呵呵的说:“沈哥已经想明白了,你们还没听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听出来啥?”老爷子一愣:“你咋知道他想明白了?”

    常龙象想了想,答道。

    “他眼神变了,变得比原来更吓人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常龙象这话,我也颇觉无奈,只好问他,原来我也不吓人啊,你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?

    “沈哥,我说的可是真心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沈哥了,以后你就叫我哥吧,你平常不也这么叫么.......”我叹了口气,看了看一脸憨笑的常龙象,很认真的说:“这次要不是有你,我尸首都得凉了,有你这么一个弟,我这当哥哥的都有点不好意思,感觉啥事都得让你帮我出头.......”

    常龙象急忙摆手,说这有啥呢,自家兄弟不用客气,谈不上什么出头不出头的。

    “秦小岚她们呢?”我问了一句,有些担心:“都回家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早就回去了。”七宝笑道:“本来她们还想等你醒过来给你道别的,但让老爷子撵走了,一个都没能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被拐走这么久,家里人肯定都急疯了,能早点回去还不回去,这不是欠骂么。”老爷子无可奈何的说道。

    得到这答案,我心里的大石头可算是着地了。

    这次旺山村一行,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把这些姑娘救了出来,哪怕我没有把旺山村里所有被拐......不对!

    “旺山村真的死绝了??”我忍不住问道:“那些被拐的姑娘呢??”

    听见我这么问,七宝跟老爷子面面相觑了一阵,谁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常龙象也显得有些尴尬,应该是知道答案的,只不过不知道该怎么说,手足无措的看着老爷子他们,像是在等。

    “都死了。”陈秋雁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秀杀的?”我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陈秋雁点点头,说是,一个都没留下,全都死在村子里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多想。”老爷子急忙安慰我,似乎是怕我气坏身子:“能救出这么几个人来就不错了,别的咱们帮不了,也就别自责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......我只是以为李秀会手软......会放她们一马......”我喃喃道,不知不觉的握紧了拳头,心里沉闷到了极点:“我真的没想到李秀会把事做得这么绝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听见这话,也都纷纷劝了起来,话里话外都是让我别多想,好好养伤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“那个村长呢?”我最后问。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七宝拿出烟叼在嘴里,正准备点上,忽然想起这是医院,便将打火机揣回了兜里。

    “那老东西知道旺山村被灭了门,一个想不开,直接撞死在村口的石磨上了,死得那叫一个干脆......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