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烧身

    牛头马面,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曾多次露面,甚至于在现实中的某些庙宇道观里,也有这两尊阴神的神像。

    别看这两位神明的造型较为独特,相比起普通阴差来说,它们俩在阴间的地位绝对要高出不少。

    大概就与黑白无常的地位相当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是勾魂使者中的扛把子,牛头马面,则是负责押解厉鬼恶煞的头子。

    阳人有罪,阴魂作恶。

    无论是生是死,只要违反阴间律例,一概押往无间地狱受苦受刑。

    黑无常,白无常,这两尊阴神负责勾魂引魄,不管目标是在阳间还是阴间,都无法从它们手中逃出去。

    等它们捉住阴魂恶煞后,便会押赴鬼门关,交于牛头马面,之后那些阴魂恶煞才会被牛头马面带去阎罗殿,走完手续直接打入无间地狱。

    在佛教经典著作《楞严经》中,就有过这么一段记载。

    “亡者神识,见大铁城,火蛇火狗,虎狼狮子,牛头狱卒,马面罗刹,手持枪矛,驱入城内,向无间狱。”

    被我画在朱砂桃木粉上的符咒,几乎是由两条垂直的线构成,忽略符中咒词一看,就像是一条马路那般。

    在沈家降术中,这种类似于“马路”的构造,叫迎魂口,又叫鬼门关,大多都是用来收魂敛魄的。

    像是炙峰这种降术,便跟收魂敛魄脱不开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一道鬼门关,降气根本就寻找不到目标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门哪派的降术,想要对付“目标”,哪怕对方不是活人而是恶鬼,也一样需要对方身上的东西作为媒介。

    当初在山上对付五福尸孽的时候,我们就是用五福尸的头发作为媒介。

    现在的李秀是魂魄状物,想要从它身上找出媒介来确实不容易,但这也不是办不到的事......

    就目前的情况来说,我不需要这么做,因为炙峰降有鬼门关这一道坎,自己就会寻找正冲的目标。

    “胖子!!七宝!!往两边闪!!别挨着李秀!!”

    听见我的大喊声,七宝他们也不敢怠慢,连犹豫的举动都没,掉头就往旁边跑。

    在那瞬间,我猛地一按手中的两座神像。

    也许是猪圈的泥地太软,这冷不丁的一按,直接将神像按下去了半截,只有腰部以上的位置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嘶!!!”

    伴随着邪龇声炸响,被李秀冲了肉身的大傻子,瞬间就蹲在了地上,身子剧烈的颤抖着,嘴里发出了阵阵凄厉的哀嚎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想害我!!你们跟旺山村的人一样!!全都是畜生!!口口声声说要救我!!谁又来救我了?!!”

    在那时,大傻子裸.露在外的皮肤已经变红了,很像是发烧被烧出来的那种。

    最开始只是淡红,但不过十来秒的样子,皮肤的颜色便由淡红变作了深红。

    那双血红的眼睛更是变得纯粹,一眼看过去连虹膜都见不着了,通红的就似血珠。

    “李秀!!我们真的没想害你!!”我大喊道,握着那两尊神像,只觉得手都在发抖:“你能不能信我们一次?!!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怎么信你.......”

    李秀咬牙切齿的说着,忽然往前迈了一步,身子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,像是在经受难以描述的痛苦那般,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着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我也有些手足无措了,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对.....对不起......我真的不想这样........我没想到会把你弄成这样........”

    李秀犹如背着一座大山,每一步都走得极其艰难,到了最后也没能走到我面前,只在距离我五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,双目通红的盯着我,眼泪不停的流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行善.....想救人......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你们自己着想.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你们想救才救.......你们真的为别人着想了吗.......你为我想过吗?!!”

    李秀的嘶吼声很是嘶哑,比起最初的嗓音,明显要低了许多,似乎是没有大喊的力气了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种声音,却直喊进了我的心里。

    她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在行善救人这一方面,我们根本没为她想,只是单纯的想要救人,既是为自己想,也是为旺山村的人想.......

    如果我们真的为李秀着想,那就不该插手这件事。

    我一直都以为积德行善是公平正义的事,但这次.....我真的把事做公平了吗?

    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,两不相帮,这才是最公平的,可我没有这么干啊!

    看着几步开外的李秀,我脑子有些乱了,完全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对是错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能站在我这边为我想想!!”李秀痛哭道:“我这辈子没做过坏事!!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!!老天爷不公平是它不讲人情!!但为什么你们也这样!!”

    曾经我在书上见过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毕生行善,何落于此。

    当时我看见这句话没什么特殊的感觉,也完全理解不了书中的主人公,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.......但现在我明白了......

    只有绝望到一定的地步......才能有如此的感慨.......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一生不做坏事,向来积德行善,但为什么最后会落到这般田地?

    在这瞬间,李秀的身躯忽然颤了一下,先前消失在眼中的黑色虹膜,也在霎时间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没等我反应过来,只听扑通一声,他毫无预兆的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!!!先生!!求求你放了秀姐吧!!!”

    这时候,李秀像是没了意识那般,任由大傻子的魂魄操控身子。

    “你别跪啊!!你赶紧起来!!”我忙不迭喊道。

    大傻子没搭理我,强忍着身上火烧炭燎的剧痛,磕头如捣蒜的哭着:“你不要伤害她!!她真的是个好人!!如果秀姐再死一次!!我就真的没有朋友了!!”

    “山里的人都不拿我当人看!!只有秀姐把我当成人看!!你别伤害她!!沈先生我求求你了!!”

    见此情景,七宝跟常龙象似是不忍,纷纷别过头不敢去看。

    “你让她停手吧......”我咬了咬牙:“只要她保证不动手......我就不会对付她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好!!沈先生!!我替她保证!!”大傻子依旧在不停的磕头,语气中透出了些许的希望:“秀姐绝对不会再跟你们动手了!!我保证!!”

    “老沈,你可想好了。”七宝冷不丁的开口提醒我:“要是你停手,李秀忽然反水,那咱们可就......”

    没等七宝把话说完,大傻子就打断道:“不可能!!秀姐最听我的话!!她绝对不会再伤害你们了!!”

    说着,大傻子转过头,直冲着七宝跟常龙象猛磕:“求求你们相信我!!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。”七宝也有些看不下去了,把头别看,咬着牙说:“老沈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常龙象倒是聪明,没说话,默不作声的走到我身后,似是在保护我。

    “你让李秀出来,我跟她聊两句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大傻子听见这话,又是一头磕了下去,等他再次将头抬起来的时候,眼神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跟我们动手了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。

    李秀咬紧了牙,点点头:“只要你放我跟傻子走,我就不跟你们动手,村子里的人我也留了不少,你可以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了口气,看了看常龙象,又看了看七宝,见他们没意见,这才缓缓松开握着神像的手。

    “行吧,那我就信你一.......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我并没有机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在我松开神像的瞬间,李秀毫无预兆的冲了过来,死死掐住了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那速度比她先前展现出来的还要夸张,连常龙象都没能反应过来.......

    “你敢阴我们?!!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