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章 炙峰

    想起老爷子教我炙峰降时说的那些话,我看了看李秀,有些拿不定主意了。

    这事还没发展到最坏的地步,但要是任其发展......我就没有翻身的余地了.......

    说真的,现在我有点后悔。

    要是不管旺山村的那些人,常龙象跟七宝也不会沦落到这地步啊!

    “你们俩小心点!!”我大喊了一声,语气很是担忧。

    七宝像是知道我要干什么,点点头说好,压根就不多问。

    见他们俩都跟李秀缠斗上了,我也不敢墨迹,蹲下身就开始翻找法器。

    先把阵局给准备好再说,至于起不起阵对付李秀......那就是之后的事了.......

    “你们找死!!!”

    李秀似乎也急眼了,挥舞镰刀的动作越来越快,常龙象的反应力倒是能勉强应付,只有七宝略显吃力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常龙象在其中周旋,有两次,七宝的脑袋差点就让李秀给削掉了。

    “这婆娘疯了啊!!”七宝手忙脚乱的喊着:“胖子!!你别给我客气!!赶紧拿棺材钉怼死她!!”

    七宝算是看明白了,想要找机会偷袭李秀,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李秀是鬼啊!

    甭管是冤孽还是畜生,对于法器的敏感性,绝对是我们活人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在先前交手的过程中,七宝一共出了四次手,但每一次都让李秀很轻松的躲过去了,傻乎乎的拿着棺材钉戳了半天,连毛都没戳到。

    到了此时此刻,七宝也彻底的放弃了,把手里的棺材钉递给常龙象,意思是让他双持武器,好好的跟李秀干一把。

    “你把这个给我你用啥?”常龙象问。

    “高手是不用武器的。”七宝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常龙象没说话,再一次迎上了李秀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现在的速度明显要比刚才慢一些,似乎是体力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正常,自打我们来到旺山村开始,常龙象就没有好好休息过,特别是在猪圈那一场围殴之后,常龙象别说是休息了,连饭都没好好吃。

    所以常龙象体力不支也在我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眼看时间不多了........还是先镇住李秀再说!

    打定主意后,我布置阵局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先是用朱砂在地上撒了一层,面积也不大,不过一平方米左右,之后又拿出事先磨好的桃木粉,均匀的铺盖在了朱砂上。

    按照老爷子的说法,最先铺盖的那层朱砂是拿来勾地火用的,最后放上去的这层桃木粉,则是为了维持阳气的状态,以免从地下勾出来的阳气不稳,乱了阵气。

    做完最基本的准备,我抬头看了一眼,确定七宝那边没什么意外,这才从包里拿出来两个拳头大小的木雕。

    这两个木雕都是用槐木雕出来的,全都出自于老爷子的手笔,木雕中还埋了两根铜管,是专门用来借阳的。

    我左手拿着的这木雕,人身牛头,背后刻着神号:牛阿傍。

    我右手拿着的这个,则是人身马面,背后的神号是:马罗刹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是没刻上神号,哪怕是不懂行的人来看,一眼都能认出来,这不就是牛头马面吗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常龙象猛地暴吼了一声:“闪开!!”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抬头,只听七宝痛苦的叫了起来:“狗日的你早说嘛!!害老子白挨一下!!”

    七宝明显是受伤了,手臂上有五道很明显的抓痕,道道见血,都像是被人用利器挖出来的,血止不住的往外流。

    “七宝!!你没事吧?!”

    “没事!你忙你的!”七宝头也不回的喊道。

    李秀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,一把甩开手里的镰刀,赤手空拳的就开始挠七宝他们,那模样确实跟疯婆子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我活着的时候就在受气!!现在死了你们也不放过我!!”李秀癫狂的大吼着,眼睛里已经让血丝挤满了,只能零零散散的看见部分眼白:“你们一起死!!都跟着旺山村的人一起死吧!!谁也别想活下来!!”

    “滚开!!!”

    常龙象大吼着,一把握住李秀的手臂,任凭她在自己胳膊上挠了两下也不撒手,几乎是使出了浑身力气将她提起,硬是将李秀给砸飞了出去......

    这一下砸的可不轻。

    天知道被李秀冲了肉身的大傻子有多硬,被砸在猪圈的墙壁上,直接在上面砸了个大凹坑出来。

    落地之后,她连喊疼的意思都没,拔腿就往常龙象那边跑,看那样应该是动真火了。

    “胖子你小心点!!记得护住要害!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!”

    我当时也有些着急了,什么旺山村什么救人,全都被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看见常龙象他们落入下风,我脑子里只有一件事。

    镇住李秀。

    只要是控制住她,什么麻烦都没了!

    “祖师爷保佑。”

    我低声念叨,随后将牛头马面的雕像放在了桃木粉上,一左一右的放着,神像的正脸直冲战场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阵局的布置算是搞定六成了,最后的四成不过就是画符念咒。

    由于这个降阵是以阳气来勾地火,所以用来画符的工具也是阳气越重越好。

    但像是棺材钉这类的法器就不适用了,最后我还是在包里找出来一截桃木枝,沾着朱砂在地上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跟弄沙画差不多。

    铺盖在地上的朱砂跟桃木粉就是画板,我手中的桃木枝就是画笔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画笔还怪好用的,不到十秒,用来起阵的符咒就让我画完了,从头到尾一气呵成,压根就没停顿过,更别说提笔了。

    “李秀!!你是不是非得跟我们打?!”我最后问了一次,表情又是着急又是矛盾,看着她的时候,心都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真的,我当时都在祈祷了,只求李秀能见好就收,千万别把我们逼到那份上。

    追根究底,李秀跟我们无仇无怨,真的没必要弄得两败俱伤啊!

    “你们想让我死!!你们也别想好过!!”

    李秀明显是失去了理智,嘶吼的声音凄厉无比,一边吼着,一边就拽住了常龙象的胳膊,狠狠往下一挠,直接让常龙象少了“五条”肉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我也没办法冷静了,一左一右的握住神像头颅,大声念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惶惶......地惶惶......”

    “牛头阿傍......法镇四方......马面罗刹......押鬼入堂......三魂尽束......七魄皆缚......生犯恶劫......祸福自当.........”

    当我念到这里,地上铺盖的桃木粉都开始冒白烟了,像是被火点燃了那般,两三秒的样子就见了火光。

    由于桃木粉的数量不少,见了火星,就直接燃了起来,眨个眼的工夫就烧没了,比火药烧着都夸张。

    等这些桃木粉烧完,在它下面铺盖的朱砂,也都有了“液化”的现象。

    不,应该是融化!

    那些朱砂互相纠缠着,迅速连成一片,从粉末状飞快的转换到了液体状,跟红色的朱砂墨差不多,看着黏糊糊的,上面还冒着热浪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猪圈里忽然炸响了一声靐鸣,听着就跟有人放炮炸山一般,就差没把我耳膜震裂了。

    常龙象他们也被震得不轻,一个个的额头都见了青筋,看着很是吓人。

    “闻师诵,作恶当入炙峰狱。”

    “如我见,因果孽债报此时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想,阿傍持叉罗刹应。”

    “尊敕令,打落无间不留身。”

    “起!!!!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