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无奈

    “你们果然不相信我......”李秀叹了口气:“我都说了.......我会跟着傻子走的......他不让我杀谁我就肯定不会杀.......”

    常龙象往前走了两步,将我跟七宝挡在了身后,随手一扔,便将手里的五连发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老爷子不光是教七宝,连带着常龙象也没落下。

    关于冤孽这方面的常识,他们该懂的都懂。

    被冤孽冲入肉身的活人,其体内的阳气都很微弱,阴气占据了绝大部分。

    越是厉害的冤孽,越是能把活人变得不像活人。

    就现在这情况,毫不夸张的说,只要李秀不离开大傻子的肉身,别说是冷兵器了,就是拿五连发抵着他脑袋崩,也不可能对他造成半点伤害。

    估计常龙象也想得很明白,与其借助热兵器来对付李秀,那还不如赤手空拳来得痛快。

    毕竟他的优势不在枪,在属于自己的那份怪力上。

    “秀姐,我没别的意思,也不是不相信你。”我叹了口气,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,最后还是开诚布公的跟她说:“为了保险起见,我只能这么干。”

    “保险起见?”李秀冷笑着:“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相信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!”

    李秀忽然咆哮了起来,连带着大傻子脸上的表情都变得疯狂了许多,犹如一头被刺激到的野兽,眼睛瞪的全是血丝。

    七宝跟常龙象同时齐刷刷的扭过头,看了我一眼,似乎是在问我,接下来应该怎么办?是直接动手还是.......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想害你吗?”我问李秀,眼神里满是无奈。

    李秀没说话,抬起脚一步步走进了猪圈,目光游离不定的在我们身上扫视着,似乎是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是死了比较好.......”李秀冷不丁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见这话,我跟七宝下意识的就往后退,而常龙象则是往前迈了一步,毫无畏惧迎上了提着镰刀冲来的李秀。

    常龙象的身手很不错,可以说是我这辈子见过最能打的人,也是力气最大的人。

    但在这种情况下,他能够敌过李秀的几率很低,这点不光是我心知肚明,常龙象跟七宝也都清楚。

    可我却怎么都没想到,常龙象刚跟李秀交手,还没过两招就吃了亏!

    只见李秀举起镰刀,猛地就往常龙象身上砍去。

    常龙象反应也算快,他灵巧的躲了过去后,横着一掌就拍在了李秀的小手臂上。

    那一掌可是拍实了的,光是听那声音就知道,常龙象是使上了全力。

    可被拍中之后,李秀却半点反应都没有,反手就冲着常龙象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由于那把镰刀的弯曲幅度比较大,用这种挥刀的动作砍下来,更像是要钩住常龙象的肉.....

    “快闪开!!”

    我大喊声还没落下,常龙象已经侧闪了两步,很勉强的从镰刀下抽身而出。

    虽然他没被李秀一刀砍出大问题来,但肩膀上还是受了伤,衣服都让镰刀划开了,竖着有一条“血线”。

    伤口应该不深,流出来的血也不算多.......

    “你还真动刀子??”我咬紧了牙,又是愤怒又是无奈的瞪着李秀:“你是不是非得逼我除掉你?!”

    “你别假惺惺的跟我说这些。”李秀冷笑道:“你打一开始就不相信我,在你眼里,我可不算是你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咬紧了牙,深知现在的情况有多危险。

    李秀意外在猪圈撞见我们,必然会觉得我们是想除掉她,再加上这冤孽的脑子太死,除了大傻子之外,谁的话都听不进去,我们再解释也起不了作用.......

    能够应付过这一关的办法只有两个。

    一是逃,想都别想,带着队直接撤走。

    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么做的话风险依旧存在。

    要是李秀铁了心要干死我们,想甩掉她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第二个办法,就是斗。

    虽说我修的是降门,门中真正厉害的降术,基本都是用来害人的,只有极个别的降术能够施展在冤孽身上。

    但我不是不能施展,也不是怕代价太大,主要是这么干的话,李秀恐怕就.......

    他娘的。

    就算我不顾李秀“死活”,想施展这门降术也没机会啊,李秀能给我时间起阵吗?

    在这时候,李秀又一次冲了上来,七宝本来想去帮忙,但最后还是让常龙象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来!!你来就是送死!!”常龙象怒吼着,似是想起我先前递给他的棺材钉。

    他猛地抽出,横着一捅,直接破开了大傻子的皮肉捅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一钉子捅得不浅。

    看五福棺材钉那没入的程度,十有**是钉在了骨头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冷兵器,不怕热兵器,你还能不怕法器吗?”常龙象冷笑道:“刚才你砍我一刀,现在我捅你一钉子,咱们两清了!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七宝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在笑什么。

    李秀只是轻轻划了他一刀,这牲口一钉子就扎人骨头上了。

    这如果算是两清了,那还真是当拿李秀当傻子。

    “咋办?”七宝问我:“我上去搭把手?反正我有这个啊!”

    七宝说着,抽出棺材钉来,在我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事都发展成这样了,要是不让你上,李秀也不可能放过我们。”我深深的叹了口气,脸上的矛盾越发命:“你看着机会出手吧,别跟她硬着来,你干不过她的。”

    七宝点点头,表情也认真了起来,没多说就冲上前去,帮着常龙象跟李秀周旋。

    要说七宝也不笨,他知道自己的优势是速度,更知道李秀的速度不比他慢,所以在那时候他的主要任务就是看戏。

    除非是逮住机会了,趁着李秀的注意力全放在常龙象身上,这才会握着棺材钉上去捅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了一会,确定常龙象跟七宝在短时间内没什么危险,我开始布置那个我不想用在李秀身上的阵局。

    这个阵局算是我所学的降阵之中,对冤孽杀伤力最大的阵局之一。

    它隶属沈家正统的十八落恶降,名叫炙峰,又称小无间降。

    “炙峰降,是沈家十八降中为数不多的奇降,不光能对付活人,更能对付死人。”老爷子当初是这么跟我介绍的:“陷入炙峰降的活人冤孽,先是被地火焚烧己身,由于地火堵住了人的九穴,魂魄的十关,所以活人很难死,哪怕是受尽了苦难也死不了,直到炙峰降的降气涣散,对方的魂魄这才有离体的机会.......”

    “离体就没事了吧?”我问:“会不会像是其他降术那样,把人弄得魂飞魄散?”

    当时老爷子听见我这么问,便跟我解释了一句:“魂魄不会散掉,但比起散掉也强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等到阵局的降气开始散了,那些没来得及散的降气就会集中起来,趁着对方魂魄受损,直接将其打入地府.......”

    一听老爷子这话,我顿时就笑了,问他,你是跟我开玩笑呢?这还能整出个地府来?

    “不是地府,也胜似地府......”老爷子叹道:“那些聚集不散的降气,会在三尺土下形成一个小空间,类似于地狱之中的无间狱,魂魄陷入这个小空间后,每分每秒都会遭受火烧焚身的苦难,少说都得熬个几十上百年才能逃出去......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