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选择

    藏匿在那片阴土之下的阴眼,应该就是阴吞身的要害所在。

    阴眼成就了它,也能够毁了它。

    如果在阴吞身不知情的情况下,忽然将阴眼封住,它本体必然会受到巨大的限制。

    起码在短时间内是害不了人了。

    听我说完这些,七宝有些诧异,问我,不会是想要把李秀给镇住吧?

    “不是镇住,是想预防,到了危急关头,只要咱们及时隔绝它跟阴眼的联系,它就会很快的失去战斗力。”我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说实话,李秀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,别看它跟大傻子对咱们的态度还行,真到了动手的时候,李秀绝对比谁都狠,那个傻子不是坏人,但他只能听进李秀的话,咱们再怎么劝都不好使,我是怕它杀红了眼啊.......”

    “为了这村子的人跟李秀翻脸,值吗?”七宝问我,表情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常龙象嗯了一声,也接着说:“我觉得这村子里没有无辜的人,李秀想怎么做那也是它自己的事,我们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我死板也好,老是墨守成规也罢,有的事不能不管.......”

    我掏出烟来,递给七宝跟常龙象,自己也叼上一支,默不作声的用打火机点上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不抽烟啊......我应该没记错吧?”七宝一脸诧异的看着我:“这包烟不是买来发的吗?”

    如七宝所说,这包好烟是我买来发给别人的,自己绝对不抽。

    老爷子曾经说过,哪怕自己不抽烟,兜里揣包烟也不是什么坏事,遇见抽烟的客户,发支烟以表亲切跟客气,或者是家里人没烟抽了,自己还能掏出烟来支援一下......

    “抽啊,这不就抽了么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话音一落,我大口大口的吸着烟,包在嘴里不到一秒,很快就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沈,你会抽吗?”七宝小心翼翼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大口大口的抽着,说当然会了,很淡定的走在前面领着路。

    “你吸一口,往肚子里咽,这才叫会抽烟。”七宝不动声色的说着。

    当时我并没有注意到七宝那不怀好意的语气,照着他说的方法,猛吸一口咽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下一秒,我就蹲在巷道里,吐了个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“七宝你个狗日的!!你他妈敢阴我?!!”

    “哎哎!别说脏话啊!你可是个讲素质的人!”

    “我素质你幺妹!!你他娘的.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哈哈大笑着帮我拍了拍背:“不会抽就别抽,丢人!”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些什么,七宝忽然就将笑声收了起来,语气很是坚定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想做什么,不用担心我们,兄弟么,就是跟你站一边的。”七宝说:“只要你觉得这事该做,我玩了命都得帮你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我不由得一愣,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别说是七宝常龙象,连我这个想救人的人,都觉得这村子是没救了。

    父母是什么样,家庭是什么样,环境是什么样.......这种种造就出来的孩子就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旺山村的孩子都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说砍人就砍人,说杀人......恐怕他们也不会手软吧?

    到今时今日,我依旧能想起来,当初常龙象跟七宝被那帮孩子拿刀砍伤的场景,其中有不少孩子都在十一二岁左右。

    旺山村的一切早就了他们,或是说,造出了这一批让外人心惊胆战的怪物。

    我是我。

    我比谁都了解自己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或许说出来有些偏激,我跟常龙象他们想的一样,都觉得旺山村里没有一个无辜人。

    但换个角度一想,那些孩子自打出生开始,就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,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,什么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世界观,价值观,人生观,这一切对他们来说都不存在。

    家人说什么是对,什么就是对,家人说什么是敌人,什么也就是敌人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是这些孩子,刚出生就在旺山村里扎了根,一辈子都没走出过大山.......我们能知道自己做错了吗?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也是老爷子经常念叨的话。

    万事不能做绝,给人留余地,就是给自己留余地。

    李秀灭了旺山村,这事我绝对不管,但要是把孩子都屠戮干净,这事就不能不管了。

    能够随便拿刀砍人的孩子不无辜,除开他们,那些六七岁的孩子呢?甚至是更小的孩子呢?

    之所以我要预防,要去阴眼那边给自己留一条后路,也是因为如此。

    精神状态不稳定的冤孽,就是一个定时炸弹。

    它不光是有可能炸死全村的人,还有一定的可能会波及到我们身上。

    所以不得不防啊........

    “就当是给咱们积阴德吧。”我叹道:“至于其他的人......就算我想管也管不了,否则咱们都得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怕啥?”七宝笑了笑:“哥们给你顶着呢,谁敢让咱们搭进去?”

    “我能拿你们的命去冒险?”我反问道,摇了摇头:“有些事做得差不多就够了,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沈老爷说的规矩?”七宝问我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拍了拍头发上的雨水。

    规矩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守规矩的人也不多,讲究规矩的人也更少。

    要是让其他行里的先生来处理旺山村的事,十个有九个会撒手不管,只有一个智障会去插手。

    我也想在那九个人之中,毕竟俗话说得好啊,各人自扫门前雪,莫管他家瓦上霜。

    但老爷子说得对,有些事自己不做,别人也不做,那就永远不会有人去做了。

    这世道,还是需要一些智障存在的。

    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,我现在不穷不达,也就只能这样了.......”我喃喃道:“能救多少是多少吧......”

    当我领着七宝他们赶到猪圈的时候,原先被圈养在里面的那些家猪,已经没了踪影,似乎是从猪圈里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猪圈也不是空着的,里里外外都躺着尸首,有老有少,男女皆有。

    粗略一数,大概有近二十具。

    这些死者的死状各不相同,有的是被捏断脖子,有的又是被铁签子插在了心口上,最夸张的那几个,都是被叠成一团死的。

    没错,叠成一团。

    李秀似乎是把他们当做被子了,手脚全部折断压在了身后,脑袋也被拔了出来,只剩下一层皮肉连着,全都压在了后面........

    打远了看,那些死人的形状很像是叠好的被子,看起来和谐无比,一点都不血腥。

    虽然是这样,但看着吓人.......

    “这些人是什么时候死的?”我问七宝。

    他跟常龙象进入村子的时间比我要早,在我带着杨姐她们往外赶的时候,七宝他们应该就在村子里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前不久才死的......”七宝低声说道:“我们进村找你的时候也路过这儿了......这里有人看守......压根就没死人啊.......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李秀闯阴眼弄死的?”我一皱眉。

    没等七宝他们多问,我几步走进猪圈。

    只见地上大大小小布满了十几个窟窿,在某几个窟窿边上还放着铁铲子,似乎是使用铲子的人用力过大,从而导致铲面弯曲,每一把铲子都是坏掉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窟窿,应该是李秀借着大傻子的肉身挖出来的。”我咬了咬牙:“这么多窟窿......咱们想要填回去得多费事啊.......”

    “慢慢来呗。”七宝挽起袖子,问我:“现在就动手?”

    在那个时候,被我吃下去的西瓜虫效果还在,坑洞里冒出来的那些绿雾,让我看着很是真切。

    这些绿雾便是阴眼里的阴气,但让我感觉到意外的是,这些阴气的浓度比我想象的要低,并没有达到极阴的程度......

    绿雾自坑洞中升起,顺着顶棚蔓延,直至从猪圈里扩散而出.....

    它们在离开猪圈后不久,很快就变得透明了起来,也许是因为浓度渐渐变低的缘故,这些绿雾看着越来越淡,不一会就彻底从我视线中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啥呢?”

    “阴气。”我低声说:“这片阴土里藏匿的阴气不该这么淡,被李秀吸走的阴气应该不少,咱们要是填坑的话,很可能会被她感觉到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咋办?”七宝也有些紧张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常龙象把烟头掐灭,丢到边上,笑呵呵的跟我说:“她要是敢来,我就跟她干一次,短时间内应该能拖住她,时间长了可就拖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怕她翻脸啊。”我无奈的说:“咱都说好了让她报仇,结果又在背后玩阴的,她要是知道了还不得.......”

    我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口,硬生生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大傻子来了,也能说是李秀来了。

    他就站在猪圈外面,一动不动的盯着我们。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