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血腥

    稍作休整,七宝便跟我商量起了后续的行动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的是,在这件事上,他确实是让我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大人咱不管,但那些无辜的人,咱们不能不救吧?”七宝问我。

    “那肯定啊,被他们买来的女人都是无辜的,她们没必要栽在这件事上。”我叹了口气,跟七宝说:“更何况还有一些孩子,不救不行啊,俗话说娃儿无过,这帮小崽子都不懂事,死了那就是真无辜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头!”七宝笑了起来:“我就是这么想的!咱们冤有头债有主,该管的事还是得管!”

    听见七宝这么说,我稍微想了一会,问他。

    “冤有头债有主是用在这儿的吗?”

    七宝没搭理我,直接当没我这个人,问陈秋雁:“你们是先撤还是跟着我们走?”

    “这得问他。”陈秋雁说着,指了指我。

    “我建议你们直接撤了,别在这儿待,接下来的事不是咱们能随便应付的。”我如实说道:“如果李秀撒起疯来,谁都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拦不住?”陈秋雁一愣。

    “看运气。”我没装高人,很干脆的摊了摊手:“阴吞身不是一般的冤孽,想要对付它可不容易,一个不小心就得落王半仙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王半仙?”七宝挠了挠头:“谁是王半仙?”

    “村里人请来的老先生,没能把冤孽镇住,自己反倒是被冤孽弄死了。”我无奈道:“眼珠子都让李秀给挖了,那模样要多惨有多惨.......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们先去山里避着。”陈秋雁点点头,做出这种决定来,倒也不害怕,很平静的看着我:“山里的危险比村里小吧?”

    “小得多。”我笑道:“不容易遇见村民,也不容易撞见李秀,比我们要安全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要分开走吗?”秦小岚有些担心,看了看我们,声音越来越低:“沈哥......我有点害怕......要不我跟着你们一起走吧?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陈秋雁笑了起来,用手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头发:“别害怕,有姐姐在,谁也欺负不了你!”

    陈秋雁说完回过头,往杨姐的尸首上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位姐姐是个英雄,把她丢在这儿不合适,我背着她进山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背动吗?”七宝有些担心:“这可不轻啊,少说一百斤......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那几年的散打不是白练的。”陈秋雁笑道:“比起身体素质来,也就你跟胖子比我强,其他的......哎小沈!我可不是在说你啊!”

    “走你们的吧。”我唉声叹气的说道,摆了摆手:“路上注意安全,等我们进山找你会合的时候,会拿手电打信号的。”

    陈秋雁嗯了一声,说老地方见,随后就带着秦小岚她们走了。

    看她的样子,倒是挺洒脱的,似乎连紧张的情绪都没有。

    等她们走后,我忙招呼七宝他们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常龙象也不傻,深知捡漏的奥妙,来来回回的搜了一轮,直接缴获了两把五连发外带四把匕首。

    比起赤手空拳的干架,此时的常龙象,更喜欢玩枪。

    “妈的!让他们仗着人多欺负咱!这次我看看谁敢往上冲!”常龙象双手持枪,冷笑不已,连摆了好几个样板戏的姿势,着实是威风八面。

    “枪里有子弹吗?”七宝问。

    常龙象点头,说是满的,绝对够用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手里的五连发,我想起在猪圈的那一场冲突,不免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“得亏你们动作快,把场子给镇住了.......”我感慨道:“要是你们动作慢点,估计那帮畜生就得搂火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敢。”七宝很自信的说:“看他们那眼神就知道,拿刀砍人可以,拿枪打人不行,这是两个概念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只觉得七宝这话有点不靠谱。

    看眼神就能看出来?

    我咋没看出来呢?

    “那个村长呢?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着,一边带着七宝往村里走,目光游离不定的在四周扫视着,没敢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“在山上。”七宝说:“让我抽了一顿狠的,现在被绑在树上,等咱们跟陈姐会合你就能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天是怎么了,任凭天空中闷雷声不断,雨水就是不落下来。

    空气潮湿外加气压低,那种闷热的天气,让我都有点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七宝跟常龙象都比我怕热,走了还没一会就开始脱上衣,跟个流氓似得,赤着上身,把衣服脱了搭在肩上,摇摇晃晃的那样子别提多欠揍了。

    “咋没人啊?”七宝走着,还不停左右扫视着,满脸的疑惑:“家家都关门闭户,这感觉咋跟鬼.子进村似得..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他们来说李秀不就是鬼子么?”我叹道。

    七宝笑了笑,没说什么,抬腿就往右边的那家走。

    没等我反应过来,七宝一脚就踹在了大门上,硬是把门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时我们才发现,这家门没上锁,只是半掩着。

    “有股血腥味。”七宝皱了皱鼻子,表情很快就凝重了起来:“好像还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啥不少?”常龙象一愣,跟着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死的人不少呗。”七宝摇摇头,打着手电,带着我们就进了屋。

    刚踏进大门,我连做心理准备的机会都没,一低头就看见地上的尸首了。

    一共五具,两个老人,两个中年人,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明摆着就是一家五口啊!

    “李秀下手够狠的......”我捂着鼻子,不敢仔细看,随意扫了一眼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几具尸首倒是没被掏肠子,只是让人把四肢全给剁了,脑袋也被人砍了下来,非常规整的排成一列,就放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他们死时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,每个人的表情都是那么惊恐,瞪大到极致的眼睛到死都没能闭上。

    “不看了?”七宝在后面问我。

    “看个屁,都死成这样了,有啥好看的。”我叹道:“赶紧把李秀找出来吧,要是它把阴眼里的阴气都给吞了,那他妈就真麻烦了!”

    七宝几步跑上来,用手搭着我肩膀,嬉皮笑脸的说:“都多少年没听你骂人了,小伙子,你学坏了啊!”

    “你滚。”我没好气的说:“看见你就.......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!”

    忽然,一个熟悉的声音,幽幽从右前方的巷口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声音很低,明显是压着嗓子喊出来的......姓周的??

    我没多想,转过手电,向巷口那边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周事主双手抱着脑袋,蹲在巷口那儿看着我们,也没挪步子,就那么蹲着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儿干嘛?”

    “李秀.....他们疯了.......大傻子跟李秀都疯了.......”周事主低下头,身子剧烈的颤抖着,每一个字都充斥着恐惧:“我遇见他们了......他们已经疯了!!”

    “你咋知道他们疯了?”我带着七宝走过去,嘴里问道:“你啥时候遇见他们的?”

    “刚.....刚遇见.......”

    周事主说着,身子颤抖的幅度更加剧烈。

    “手。”常龙象低声说着,拽了我一把。

    “啥手?”我一愣。

    常龙象拿手电往周事主身上一照,说:“他的手。”

    顺着手电所指,我低头看了一眼,霎时间,身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周事主两只手的手指全都扭曲了,像是被人硬生生掰断了似的,都以一个诡异的幅度向着手背弯曲着。

    “他们没杀我......说放我一马.......让我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.......”

    周事主颤抖着,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着,似乎是因为疼,又像是因为恐惧,眼神都有些涣散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要杀很多人......村子里要死很多人.......让我赶紧跑........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