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灭门

    七宝跟常龙象的状态都不好,从手臂到胳膊就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,不是血迹就是泥痕,看起来可不是一般的狼狈。

    只有陈秋雁的状态稍微好些,脸上有一些青紫的痕迹,但没有见血的伤口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被七宝他们保护得不错。

    等我迎上去,七宝二话不说,一个飞扑就跳到了我身上,跟个猴儿似的,那表情比过年都喜庆!

    “哈哈!!老沈!!你狗日的果然没死!!”

    在这时,常龙象也抱住了我,身子不停的颤抖着,红着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死呢......”我很勉强的笑了笑,强忍着想哭的冲动,跟七宝说:“你他娘的别蹦跶了!老子要抱不动你了!!”

    “赶紧下来吧,都多大的人了,还跟个小孩儿似的。”陈秋雁走到我们身边,轻轻拍了拍七宝的肩膀,又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你的命真大,我都以为你死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就算是死,也不可能死在这帮畜生手里。”我叹了口气,表情有些无奈:“但不可否认,这次的事儿确实算我命大。”

    七宝从我身上跳了下来,不停的揉着眼睛,似乎想要在被我发现前擦干眼泪。

    “怎么算你命大?”

    “哥,他们是不是跟你动手了?”常龙象问我,看见我身上的那些伤痕,眉头也皱紧了:“你伤得不轻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一会再说,我先跟你们介绍一下.......”我说着,将他们带到秦小岚等人面前,轮着介绍了一遍。

    被我这么一介绍,七宝他们也就大概知道了这些姑娘的来历。

    特别是看见她们脚腕上的那一圈烂肉,七宝跟常龙象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脸上除了愤怒也就只有愤怒。

    陈秋雁的反应则要女性化很多,先是上去安慰了一番,说着说着,自己又开始掉眼泪,直说回了家要给她爷爷告状,非得把那帮人.贩子都揪出来不可!

    在陈秋雁跟秦小岚她们说话的时候,我带着七宝他们走到一边,低声说。

    “我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常龙象没吱声,依旧是笑呵呵的样子,估计在他看来,我没事比什么都值得高兴。

    “那几个人是你砍死的?”七宝问我:“脑袋都是你砍下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几个人不是我弄死的,被我弄死的人在村子里呢。”我摇头,但又补充了一句:“这些脑袋,都是让那个提着柴刀的姑娘剁的,可他们的死也跟我脱不开干系。”

    七宝哟了一声,回过头,很惊讶的看了看那姑娘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!下手够狠的!”

    “你看见这些死人.......难道就不觉得.......”我欲言又止的看着七宝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觉得啥?”七宝嘿嘿笑道:“比这还惨的尸首我都见过,不就是被砍了脑袋么?你以为很稀奇啊?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我不知道怎么了,忍不住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别想那么多。”常龙象拍了拍我肩膀,憨笑道:“就当是为民除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怕上面查么.......”我皱着眉头,有些担心:“死这么多人,上面会不会追咱们啊?”

    “追个屁!”七宝呸的一声,往地上吐了口唾沫,很无所谓的说:“要是我舅敢找咱们麻烦,老子就跟他拼了!大义灭亲谁不会啊!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:“话不能这么说,有些事不是你舅能随便担下来的,这事恐怕还得给老爷子说一声,陈姐她爷爷十有八.九也会知道这事..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笑了起来,跟我说,只要是陈秋雁的爷爷知道这事了,那咱们就彻底的安全了。

    “估计沈老爷没跟你说过,陈姐他爷爷可不是一般人啊。”七宝咧了咧嘴,笑容极其的神秘,就跟知道了什么小道消息那般,挤眉溜眼的跟我们说:“四九城的陈家,三辈人都上过天安.门城楼,一是开国的时候,二就是后几次阅兵的时候.......”

    “城楼很难上吗?”常龙象有些诧异,挠了挠头:“我原来也去过啊。”

    “平常好上,国家办大事的时候,你上一个给我看看?”七宝冷哼道。

    闻言,常龙象也尴尬了,讪笑着不说话,安安静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陈家老爷子,在四九城都被人叫陈老不死的,但普通人可不知道啊,在陈家,还有一个更老不死的人在.......”

    “说正事行么?”我叹道:“陈姐她爷爷知道这事就能保住咱们?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啊。”七宝笑了笑:“别看这是西南不是北方,陈老爷子的手可长着呢,从北到南就没有他插不上手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哎!你们聊什么呢!”

    陈秋雁忽然喊了一声,冲我们招了招手:“别在旁边交头接耳!有事就说!”

    “没啥事。”七宝讪笑道:“就是在商量一会的行动,没说别的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我猛然反应过来一件事,急忙问:“你们是怎么找过来的??路上遇见麻烦了吗?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对,也可以说有!”

    说到这事,七宝的表情也认真了一些,压着嗓子跟我说:“我们遇见大傻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多想便问,在哪儿?

    “往北走,村子入口那儿。”七宝说:“大傻子应该是被李秀上身了,那动作跟猴儿似的,窜得比我都快!”

    “他没攻击你们?”我问。

    七宝摇摇头,说没,比起攻击我们,他还有别的事要干呢。

    “啥事?”我一脸好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七宝笑了两声,往大儿子的尸首上瞥了一眼,说,跟你们一样,在杀人。

    据七宝说,在遇见大傻子的时候,他正在一间老屋里挥刀子,不停的朝着某个村民肚子捅。

    等他连着在村民腹部捅了四五刀,这才放下凶器,把手伸进了那人的肚子里.......

    “你是没看见啊......当时我都差点吐了.......”七宝咂了咂嘴,一脸恶心的说:“李秀的口味也不轻,硬是把人肠子给拽出来了,那味儿要多难闻就有多难闻,又腥又臭,现在想起来我都......呕!!”

    七宝冷不丁的干呕了起来,看他干呕得眼泪都出来了,足以说明那场面给他留下了多大的阴影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七宝近几个月肯定是不想吃肥肠了,估计看见都会犯恶心!

    “李秀是铁了心要给人灭门,那村民一家三口,谁都没能活下来,我们赶过去的时候,大傻子正在杀最后一个人......就是我说的这个掏肠子的!”七宝叹了口气,表情也变得复杂了起来,似是觉得他们有些可怜:“那家的小孩不过三四岁,啥事都不懂呢,就这么被李秀给做了.......”

    听见这一番话,我也没吱声,表情与七宝一般,都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大傻子杀完人就走了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七宝点点头,说走了,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,目的性还挺强的。

    李秀的目标似乎只有旺山村的人,对于他们这帮外地来的陌生人,敌意并没有那么强烈。

    起码在没发生冲突的情况下,李秀不想跟他们动手。

    “对了老沈,我有个问题啊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说着,往我耳边凑了凑,很好奇的问我:“杀人是啥感觉啊?”

    “说不清。”我想了一会,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能模糊的给了个答案:“当时挺爽的,事后挺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冲着别人开枪的感觉一样?”七宝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,笑容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可能还有些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