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斩首

    柴刀并不锋利,可以说有些钝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很久没有磨过的原因,刀刃那面全是稀稀落落的锈迹,还有好几个明显的缺口。

    那姑娘的力气不小,但这一刀下去,依旧没有把那村民的脖子砍断,只能再抽出来,抬起手又给了一刀。

    人头离开躯干后,脖子里的血是呈井喷的,要不是秦小岚她们躲得快,非得溅一身血不可。

    “这人经常打我们。”那姑娘低声说道,眼里没有恨意,没有怒意,平静得让人心惊:“早就想弄死他了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那时候我并不觉得这场面恶心,也没觉得惊悚,只感觉......像是顺理成章的事。

    在很久之前,我就听老爷子说过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人只是一种境界,并不是特指的生物。

    道德人性,拥有这些的“生物”才能称之为人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是人,我也是人,但要是有一天,咱们抛开了道德底线,把人性尽褪.......”老爷子跟我说这话的时候,表情很是严肃:“你觉得咱们还剩什么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会,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当时,他也没跟我卖关子,直接说,兽性。

    给出这个答案后,老爷子就没再跟我多说,让我自己琢磨,毕竟有的东西自己琢磨出来才显得深刻。

    那时候我想了很久,只觉得在“兽性”这两个字上有点迷茫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我不迷茫。

    失去了人性后,道德底线,向善枷锁,统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就拿此时的情况来举例。

    杀人不是什么好事,嗜杀更不是什么好事,但对于人性渐微兽性盖身的人而言,弄死一个人跟多弄死几个人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有些事只要开了头,破罐子破摔是自然而然的事,已经止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全杀了?”那姑娘问我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没说话。

    在那时,这些人在我眼里已经不算人了,就跟他们看我们一样。

    都不拿对方当人看。

    我们在村民眼里都是工具。

    杨姐她们是负责生育的工具,而我则是负责降妖伏魔的工具。

    反之,他们在我们眼里......连工具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说他们是畜生那也是侮辱畜生,连垃圾的称呼都不配,留他们一命就是在祸害别人。

    “下不去手?”她问我,看着我的时候,眼神有些诧异:“你不像是心慈手软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她还没等我反驳,自己就提着柴刀,向大儿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小岚似乎是有些害怕,轻轻拽住了我的胳膊,紧随其后的跟着那姑娘。

    “他家里有四个老婆,全都是从外省买来的,其中有一个还是跟我一起来的.......”她蹲下身子,用刀背拍了拍大儿子的脸,面无表情的说:“跟我一起来的姑娘,是我的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一起被骗来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.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是被她骗来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同学,也是我的朋友,跟我的关系一直都很好.......”

    那姑娘说着,抬起手来,揉了揉眼睛,声音越发沙哑。

    “最先被拐到旺山村的人是她,后来她又被放回去了。”那姑娘看了我一眼,耸了耸肩:“放她回去,就是为了让她去骗别的姑娘,我就是被骗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从头到尾,这姑娘说话的时候,眼神都很冷静。

    但在我看来,她最初肯定不是这样的,这一切的冷静都是由绝望演变来的。

    被自己的好朋友骗到旺山村,不光让村民们扒光了衣服,还被赤.身裸.体的囚禁在地窖里,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......

    这种折磨,或多或少的都能让人发生转变。

    要么像是村中的那些女人一样,变得顺从。

    要么像是杨姐她们一样,变得绝望。

    要么,就像是这个姑娘......变得疯狂!

    “沈先生,你说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多畜生呢?”她问我,脸上满是疑惑,似乎是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没回答她,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。

    “死一个少一个。”她展颜一笑:“就当是为民除害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缓缓抬起柴了刀。

    在她冷静的眼神之中,很突兀的透出了一丝疯狂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闷响,柴刀满是缺口的刀刃,很轻松的穿过目标脖子,砸在了泥地上。

    夜已经深了,别说是那些姑娘,连我都有点发困。

    但在闻到那股刺鼻的血腥味时,所有人都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别人是什么感觉我说不准,就我而言.......

    真的,从未这么冷静过。

    我估计这位村长家的大公子,是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死在女人手上,而且那女人手里的凶器还不陌生,就是他们自己带来的柴刀。

    “这算是报仇吧........”那姑娘喃喃道,用柴刀拨动了一下大儿子的脑袋,笑容略显病态:“原来还真有轮到我们报仇的时候..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死了吗?”秦小岚躲在我身后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一眼不就知道了?”那姑娘笑了笑。

    听见这话,秦小岚壮着胆子,把脑袋探了出来,看了看死得不能再死的大儿子。

    与我想象中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秦小岚在看见这一幕的时候,脸上的恐惧并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与之相反,她脸上充斥着难掩的快意,颇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试试吗?”那姑娘冷不丁的问了句,将柴刀递到秦小岚她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试什么?”秦小岚有些迷糊,像是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报仇啊。”那姑娘哈哈大笑了起来,肩膀不停的颤动着,眼睛都笑眯了,看着秦小岚她们就跟看小妹妹一样,循循善诱的说:“报仇的感觉可是很过瘾的,你们不想试试吗?”

    秦小岚愣了愣,下意识的说:“杀人是犯法的啊..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叫正当防卫。”那姑娘耸了耸肩:“不信你可以问问沈哥。”

    秦小岚看了我一眼,正准备发问,我直接就给了她答案。

    “这是正当防卫。”

    我说着,深吸了一口气,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,思维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们想报仇,我绝对不管,公安问起来,我也说是你们正当防卫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公安不傻啊.......”秦小岚喃喃道:“这些人都是昏迷之后被斩首的,他们不可能看不出来.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说他们看不出来,他们就一定看不出来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这次旺山村的事可不小,不光是把这帮无辜的女人牵连了进来,连带着我跟七宝一行人,谁也没落个好。

    我跟常龙象就不说了,七宝可是高官子弟啊,他一家子人都是政.府里的高层,特别是他舅冯振国.......

    如果我是害死了平民百姓,且不说能不能过了他舅那一关,我连自己这一关都过不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帮畜生可不算人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我找老爷子走走关系,再怎么样也能把这事给盖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我这种做法上不了台面,但在这种情况下,台面不台面都是虚的,能把这事“糊弄”过去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“但我不想杀人啊........”秦小岚看了看那姑娘,又看了看我,似是拿不定主意,显得很是苦恼。

    “你咋这么没用呢?”那姑娘恨铁不成钢的骂道:“难道这些天的苦都白.......”

    “老沈!!!”

    听见这一声熟悉的大喊,我不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等我捡起地上的手电,回过头看去.......

    “陈姐!!七宝!!胖子!!我就知道你们没事!!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