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摆阵

    我说的走,在大儿子听来,像是对他说的。

    其他人似乎也是这么觉得。

    但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说的走,其实是对杨姐说的。

    无论是背着一具死尸去找李秀,还是找机会跟大儿子他们动手,这都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从某个角度来说,这具尸首就是一百斤左右的负担,可是我却没办法放下这个负担。

    杨姐有多恨这个村子,不用她说我都能猜到。

    活着不能离开这儿,要是死了还不能走出去,她得绝望到什么地步?

    别以为杨姐死了就没知觉了,老爷子说过,人死后还有两个小时甚至是十个小时的“特殊时间”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里,人没了气息,也一样有知觉有意识,还能透过三魂七魄的眼睛去观察外界。

    我没能把杨姐救下来,这是我最后悔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我现在必须要补救,趁着她还有意识,我得把她带出去.......

    “沈哥,我帮你背吧。”秦小岚走到我身边,哑着嗓子说:“我能背动,你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受到的刺激太多,她的情绪比最初还要稳定,纵然眼睛通红,也没再流出半滴眼泪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那个冷冰冰的姑娘开了口,没等我说什么,她就拽住我胳膊,硬生生的让我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与秦小岚相比,她的身材要高挑一些,气色也要比秦小岚强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能背动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,轻轻拍了拍我肩膀:“你还有别的事要做,背杨姐这种小事,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也没再逞强,点点头就把杨姐让给她来背。

    说句挺丢人的话,我的身体素质确实不行。

    也许是天生就体质较弱的缘故,比起七宝他们,我差了不止一截。

    背着杨姐走了这么一段路已经是我的极限了,要是再继续走出个百十来米,我非得累趴在地上不可。

    将杨姐交给别人后,我擦了擦额头上的热汗,问大儿子:“这里算是村东头吧?”

    “算。”大儿子显得有些害怕,不停左右扫视着,生怕李秀忽然冲出来:“那个女鬼是不是跑了?”

    我没搭理他,拿出包里的那罐西瓜虫,熟悉的捡出一只来,直接丢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看见我吃虫的时候,那些姑娘都有些犯恶心,连大儿子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李秀应该来过这儿。”我说道,抬起头来,往天空上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此时,空中已经布满了一层薄薄的绿雾,那应该是由阴气所化,十有**就是李秀带出来的。

    上回我带七宝追傻子,借着西瓜虫开了眼,也在半空中看见过这类的绿雾......但是那时的阴气并没有这么重........

    “李秀想要杀人,但又怕人阻拦她,所以她只有变得更强,这样才能保证她可以成功复仇.......”

    “想要变得更强......”

    我喃喃道,回过头,向猪圈的方向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边就有现成的灵丹妙药啊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我并没有说出口来,只是细声的嘀咕,连站在我旁边的秦小岚都没听清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咱们现在要怎么办?”大儿子很着急的问我:“时间不等人啊!万一那个女鬼闯进村子里大开杀戒,我们可.......”

    没等他把话说完,在距离我们百米之外的地方,忽然传来了两声惨叫。

    两个惨叫声,一男一女,年龄应该都近中年。

    “咋了?!!是不是那鬼闯村子了?!!”大儿子吓得脸都白了,手忙脚乱的问我:“沈先生现在咱回去不?!!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我笑了笑,很平静的说:“刚才惨叫的人应该是死了,听着怪痛苦的,我们现在赶过去也来不及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?”大儿子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起个阵,咱们一路抬着阵局过去,免得你们被李秀给阴了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大儿子也没多想,忙不迭的点头,还催促着我赶紧起阵,以免迟则生变。

    “这个阵局叫十龙十象阵,需要十个人来当阵眼,我负责把持阵局的阵脉......”

    一边在包里掏东西,我一边跟他们说着,哪怕这一句话没一个字是真的,我脸上的表情也很坦然,比说真话还真。

    “加上我,一共需要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里有七个,我补一个,还差三个.......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我看了看秦小岚她们,说:“小岚,你带着那俩姑娘一起,帮我填个阵眼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小岚没犹豫,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俩姑娘我也不熟,虽然她们从离开地窖开始就一直跟着我,但在这过程中,她们半句话都没说,哪怕是杨姐死了,也是一个劲的哭,不发出半点声音,跟哑巴似......她们不会真是哑巴吧??

    “小岚,你跟这姑娘开路,女身属阴,得用来当做开路旗。”我说着,拿出两面早就画好符咒的小旗子,递给她们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你带着这些兄弟走中间,分成两列,一边一个排着队走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没!”

    “排到最后,你们还剩一个人,正好跟这姑娘并排走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已经把法旗分发完了,自己则拿着一串小铃铛,轻轻的摇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没有任务的,就是那个背着杨姐的姑娘,按照我的安排,她跟我走在一起,并列走在队伍靠后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果我说自己要走最后一排,大儿子肯定不放心,但要是有人在后面跟着我,他就不怎么会怀疑我.......

    “在走道的时候,队伍不能乱,乱了队伍就等于砸了阵局,到那时候咱们都得一起死。”我说这话的时候,表情也凝重了起来:“无论看见什么听见什么,都不能乱掉阵局,明白吗?”

    一听我这么说,众人纷纷点头,说自己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挺恨我的,说实话,我也挺恨你们的。”我站在队伍中间,看了看大儿子等人,如开诚布公那般说道:“但在这事上,咱们不能自乱阵脚,否则大家都得死,有什么事等找到李秀再说,行吗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啊!”大儿子拍着胸脯保证道:“咱都是知道轻重的人!不可能乱来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没再多说什么,抬起手来,摇晃了两下铃铛,大声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走!!”

    我们所处的位置是在村东头,这附近都没住什么人,想要做掉大儿子他们,这里就是最佳的地点。

    被我不断摇晃的这串铃铛,只是很普通的那种降门招魂铃,是属于那种招魂引魄的法器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铃铛能力有限,根本就不足以用来起大阵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小旗子,确实是用来起阵的法器,只不过用它们起的阵,根本就不是什么狗屁十龙十象......

    “祖师爷保佑啊.......”

    我心里喃喃了一句,不动声色的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布人,随后就迈着步子,缓缓向左边那个村民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那个过程中,那村民也感觉到我在靠近自己,便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天清清,地灵灵。”

    “祖师下凡间,精怪不妄行。”

    “有言是那金光殿.......”

    我胡乱念叨着咒词,疯狂摇晃着手里的铃铛,好以此来掩盖别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村民也没多想,见我只是在跳大神,看了一会就回过了头去。

    也是在那瞬间,我猛地一伸手,飞快的将那个布人拍在了他背上。

    布人只是用布片裁剪出来的,并没有什么粘性,但在碰触到那个村民的瞬间,布人就毫无预兆的收缩了起来,紧贴在村民背上,像是绣在衣服上的图案那般。

    不过两秒,那村民仰头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双眼紧闭,呼吸轻而缓,面色发白,犹如死人。

    “李秀来了!!!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