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雨前

    这把锄头已经锈了,刃面很钝,砸起来就跟锤子一样。

    好在它那一头是凸出来的,稍微用点劲,吃点力气就能砸穿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被我砸在地上的那人,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动作,或是说,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第一下把他砸倒就注定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但我不傻,我知道这样是杀不了人的,所以还得补两下。

    在场的村民不是少数,除开跟着我们来的这些人,还有不少刚听见声音从家里赶出来的。

    粗略一数,应该有十七八个。

    其实在我砸第二下的时候,距离我最近的这些人都能阻止我,但可惜的是,他们谁也没反应过来,都被我突然出手的动作吓住了,直到我砸烂了那人的脑袋才有人开腔。

    “杀人了!!!”

    “这个狗日的敢杀我们村的人?!!弄死他!!”

    “都别动手!!”

    大儿子暴吼道:“都给老子冷静点!!不要动手!!”

    “你个杂种.......”我面无表情的低着头,很平静的看着这具尸体,只觉得心跳很缓,完全没有加快的迹象:“我爷爷说过.......给人留余地就是给自己留余地.......但你就是不留.......你他妈的非得逼我啊........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,我是让老爷子一路教育长大的。

    在我成年之前,他不许我抽烟,不许我碰酒,更不许我说脏话。

    别看他平常老拿这些老逗我,时不时的还拿烟酒来勾引我。

    说真的,只要我伸手去接,下一秒肯定得挨巴掌。

    所以说我这斯斯文文的性子,就是让老爷子给磨炼出来的。

    成年后他倒是不怎么管我了,可我却养成了习惯,烟酒不沾。

    那些由老爷子言传身教而来的脏话,也是能不说就不说。

    但现在是真的忍不住了,妈的.......

    什么杀人犯法,什么杀人下地狱,这些都被我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我脑子里只想一件事。

    弄死这个畜生,给杨姐报仇。

    我跟杨姐认识的时间确实不长,她跟我的关系,也只能算是患难之交。

    但她却因为救我而死.......

    如果没有她冲出来帮我挡住锄头,现在死的人是我,不是她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......老子是真的受够了........”我拿着锄头,往地上磕了磕,将上面沾着的脑浆甩了下来,依旧没感觉到恶心。

    “老子受够你们这帮畜生的行径了.......也他妈受够你们咄咄逼人的态度了.......你们不是牛逼吗?都习惯不拿人当人看对吧?”

    “来......你们这帮龟儿子......”

    我说着,将锄头放在左手,右手则伸进兜里,攥紧了那把布人。

    “姓沈的!!你他妈把事做过了!!”大儿子瞪着眼睛,双目通红的看着我,那表情如欲吃人:“杀我的人?!!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我半眯着眼睛,看着大儿子,努力调整着呼吸,布人也是越攥越紧:“他出来撒疯,你不管,我弄死他了,你要管,你以为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老子让你晓得我是谁!”

    大儿子怒吼着,一把抽起柴刀,竖着就向我脑袋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没还手,也没躲闪,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,看着他没说话。

    如我所想的那般,这一刀并没有砍到我身上,而是硬生生的在半空中停住了。

    别以为大儿子一急眼就了不得,这畜生比谁都精,从他能舍弃自己老爹那事就能看出来,为了村子......不,应该是为了自己!

    他为了自己的命,为了自己的安全,必然是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连老爹都能不顾,更何况是村子里的其他人呢?

    现在杀了我,李秀这事谁也办不了。

    它连先生都能杀,足以看出它是杀红眼了,不可能再像前几天那样慢吞吞的来。

    搞不好我前脚一死,后脚旺山村的人就得给我陪葬。

    这一点,别人可能想不出来,但大儿子不可能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逼我。”大儿子紧咬着牙,拿着柴刀的右手,不停颤抖着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颤抖,是因为紧张?还是在强忍愤怒?

    我想了想这问题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想逼你,是你们想要逼我......”我摇了摇头:“我说了,这几个姑娘我都得带走,谁都不可能留下,刚才他跟我动手,你也没说上来拉一把.......”

    “现在变成这样,你说说,这能怪我吗?”

    大儿子气得直哆嗦,一句话都没说,眼睛里的血丝越发明显,可见他是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一条人命而已,怕什么?”我嘿嘿笑了起来,把手里的锄头递给大儿子,心中那种莫名的怒火,却是怎么都压不住。

    我把头往前凑了凑,凑到了一个大儿子好下手砸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不怕弄死人,我当然也不怕啊。”我说着,指了指自己的脑袋:“要不然,你给我一下,这事就算平了?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可能是想借着这机会,抽大儿子一次脸,也可能是有别的目的,连我自己都想不到的目的。

    把头往前凑着,我并不害怕,很耐心的等了半分钟。

    “这事算扯平了吗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大儿子咬着牙,说,扯平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我看了看大儿子身后的那几个村民,问道:“你们还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绝大部分人没吱声,只有一个看着脾气挺暴的人开了口,指着我鼻子骂着:“你别得意!!迟早弄死你!!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现在来?”我笑道:“我反正是看淡了,杀人犯法啊,回了城里我也有麻烦,你们要是想弄死我,趁着现在来就成,我算你们正当防卫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话了,紧握着手里的柴刀,像是想动手。

    “先说好,你要是动手,我肯定也得还手,要是你没能一下弄死我,我非得把你脑袋砸成西瓜不可......”我猛地伸出手去,从大儿子手里夺过了锄头,笑呵呵的看着那人:“想来试试不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!!!”

    “还看什么?!咱们村这么多人还弄不死他?!都上啊!!”

    “弄死这个杂种!!”

    眼看群情激奋,几乎是到了群起而攻之的地步,大儿子也不敢沉默了,手忙脚乱的冲他们吼着:“别他妈乱来!!李秀都变成鬼回村了!!刚把王半仙弄死!!如果现在把姓沈的杀了咱们也得死!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有不少人都安静了下来,没再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“他是咱们村子的命,只有他能救我们。”大儿子苦口婆心的劝着:“有的事过就过了,没必要把村子往火里推啊!”

    此时,那个拽着杨姐要回家的老泼妇,也终于回过了神来。

    估计她先前是被吓愣了,一脸的如梦初醒,看了看我脚下的那具尸首,又看了看杨姐,霎时就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个狗日的造孽啊!!”老泼妇指着我鼻子骂着:“你害我家断香火不说,你还.......”

    我瞥了她一眼,牙都快咬碎了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个老东西......要不是因为她.......

    我看着老泼妇,竭尽全力的挤出了一丝笑容,想起老爷子对我的嘱咐,不能打骂女人,我也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和气嘛。

    万事以和为贵,千万别......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句,我就让你去陪他,不信你试试。”我笑眯眯的看着老泼妇,握着锄头的那只手已经发白了。

    老泼妇愣了一下,没敢回答,连滚带爬的就往回跑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时,天空中猛然划过了一道闪电,闷雷声也随之传来。

    “要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着,努力平复着情绪,看了大儿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要除去李秀就趁早,下雨只会更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?”大儿子小心翼翼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蹲下身去,面无表情的将杨姐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