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锄头

    我说我不会,大儿子肯定不信。

    我说我会,这又有点过于直接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我还是反问了一句:“你觉得我会带她们跑吗?”

    “这可说不准啊。”大儿子笑道:“你不相信我,我也不相信你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出来就相当于开诚布公了,不过这样也好,有什么招都明着来,玩阴的实在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“就我们八个人跟着,不多吧?”大儿子笑呵呵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不多,够了。”我点头。

    被我施了符咒的布人共有十个,就算他们八个全跟着,我这儿还有富余。

    等情况稳定下来,往外走出一截,距离村落稍微远点,之后再找个机会往他们身上拍布人,什么麻烦都没了。

    我也没跟他们墨迹,随便嘱咐了几句别乱来听我指挥,这就带着他们向村东口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所经过的房屋不少,但就没有一间是开着门的。

    全都关门闭户,明摆着就是在躲李秀。

    越是往后走,大儿子脸上的淡定就越少,眼中的恐惧就越多,这就是我想要看见的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.......怎么还没看见那个鬼啊?”

    大儿子忽然问了我一句,点上支烟抽着,应该是在给自己壮胆。

    “慢慢找呗。”我叹道,摆出了一脸无奈的样子:“傻子本来就能跑,被李秀冲了身子,现在肯定跑得比狗快,咱们只能碰运气去找它。”

    闻言,大儿子没再多问,大口大口的抽着烟,额头上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说实话,那时候我心里也挺慌的。

    这八个村民可不是空手跟着我们,有六个人手里提着家伙,不是锄头就是柴刀,剩下那两个村民,则是端着五连发猎枪,手指一直都搭在扳机上。

    想在这种情况下阴他们一把,确实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要是趁其不备搞偷袭的话,眨个眼的工夫,我应该能放倒两个,但也仅限于此了。

    凡事不能往最好的方向想,要是那帮村民反应及时,刚放倒两个,我肯定就得挨一刀,甚至是挨一枪也不是不可能的........

    不过......

    我眼前一亮,想到了一个方法。

    我可以先偷摸着在其中一个人的背上贴一张,等到那个人昏迷之后,我再把这事甩在李秀身上,就说是她来害人了,这事不就妥了么!

    这帮村民看着有种气势汹汹的意思,真到了见鬼的时候,肯定一个跑得比一个快,这都不用想!

    “哎!!刘老大!!你咋把小杨带出来了?!!”

    忽然间,我听见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声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往右边一看,在旁边的屋子里,有个女人站在窗边,正冲着我们喊着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?”我问杨姐。

    她打了个冷颤,一句话都没说,脸上全是恐惧。

    “萍婆娘!你不要乱喊嘛!”大儿子很不耐烦的回道:“我们是在办正事!”

    “啥子正事?!狗屁正事!!”

    那女人的年纪在四五十左右,说起话来可不是一般的泼辣,压根就不怵村长的大儿子。

    很快,她推开门就跑了出来,一边跑还一边骂:“你们这帮狗日的!她是我花了大钱买给我儿子做媳妇的!你们想带她去哪里?!”

    “给你说了是正事!”大儿子也气急了,猛地一跺脚:“你儿子还在老毛家养病!病都没养好还想娶媳妇?!”

    老泼妇恶狠狠的瞪着大儿子,倒也没跟他顶嘴,走到杨姐身边,一把就拽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跟我回去!”

    在这些姑娘里,杨姐算是最成熟也是最有理智的人。

    但在这时,她的理智跟冷静全都消失了,脸上只有恐惧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杨姐伸手拽住了我:“救我!!”

    “你个狗日的!你咋还没死?!”老泼妇这才注意到我,二话不说就骂了起来:“你想带我媳妇去哪里?!”

    “撒手。”我拽着杨姐,寸步不让的看着老泼妇。

    老泼妇没犹豫,抬手一巴掌就向我抽了过来,但让我挡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再动手试试?”我咬紧了牙,强忍着心里的怒意,脑子里不断重复着小时候受到的教诲,不能打女人不能打女人不能打.......

    我本来是以为老泼妇想抽我,可这一次,她倒是没打我,而是照着杨姐的脸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反应不及时,杨姐的脸上就多了个五指印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还敢打人?!!”

    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全被抛在了脑后,抬腿一脚就踹在了老泼妇肚子上,当时就给她踹倒了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!!你敢打我老姨?!!”

    这时候,跟着大儿子一起来的那帮人中,窜出来了一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看他那样倒是急了眼,扬起手中的锄头就砸了下来,不管是力度还是速度,都是我暂时抵挡不了的。

    大儿子想要阻止,但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.......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倒地的人却不是我,是杨姐。

    “杨......杨姐!!”

    在锄头即将碰到我的最后一刻,是她冲上来把我推开,硬生生的让锄头砸在了自己脑袋上。

    那人下手根本就没留力气。

    杨姐倒地的瞬间,我能看见她后脑勺上那个血流不止的凹坑。

    “杨姐?!!”我手忙脚乱的看着她,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,心里从未这么恐惧过:“我送你去医院!!你肯定没事!!”

    “杨姐!!!”

    此时,秦小岚她们也冲了上来,将杨姐团团围住,直接将那个拿着锄头的中年男人当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杨姐的眼睛半睁着,嘴里不断往外冒着血,身子有小幅度的抽搐,像是失血过多了,脸白得很快。

    “带.......”

    见她要说话,我急忙凑上去:“你说什么??”

    “带她们......带她们走.......”

    杨姐说话的声音很低,几乎是到了微不可闻的地步,每一个字都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,从喉咙里硬生生挤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要是死了.......谁也走不掉......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我只感觉心脏剧烈的抽搐了几下。

    一种难以言喻的痛楚,猛然向我袭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??死的人不该是她啊!!!不该是她啊!!

    “杨姐!!你不要死!!!”秦小岚大哭道:“你还说要去我家玩呢!!你不要死啊!!”

    “姐!!你别死!!”

    “快送去医院啊!!”

    这些姑娘的哭喊声,在深夜里显得很是刺耳,也很是突兀。

    不少居住在附近的村民,都拿着手电,往我们这边照了几下。

    那个老泼妇此时已经没了脾气,看着杨姐,又看了看地上的血迹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看她那样倒是比谁都伤心。

    “我的钱!!你狗日的!!你这一锄头把我家香火断了!!”

    “老姨我不是故意的啊!我是.......”

    在那人解释的时候,我已经走到了他面前,低头看着他手里的锄头,整个人都处在了一种呆滞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你看啥子?!”那人一瞪眼:“就是因为你个杂.种!不是你的话小杨也不会成这样!!你还敢来看老子?!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看着他手中的锄头,发着呆。

    “你不服气是不是??老子说话你还不服气??”

    那人也急了,抬手一巴掌抽在我脸上,我却感觉不到疼。

    “你想看这个是吧??来老子给你!!”那人的脾气也挺倔,说到这里,一把就将锄头塞到我手里,随后又从腰后抽出来一把长刀,问我:“想打架还是想咋??我看你姐前姐后的喊,是不是想给那个婆娘报仇嘛?!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会,点点头,说是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有脾气。”他说着,把脑袋低了些许,指了指自己的头:“来,你来砸嘛,你要是砸不死我,老子就一刀捅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我问他,握了握手中的锄头,感觉无比顺手。

    “真.......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当他被我用锄头砸在地上的时候,脸上满是不可置信,似乎是想不到我真敢动手,眼里连害怕都没有,只有惊讶。

    我没有再跟他多说一句话,也没有再去看其他人。

    扬起锄头,又是一下,猛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将锄头抬起来,上面不光是有血,还有许多乳白色的浆液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的是要逼死人.......你们这帮杂种........”

    我自言自语的说着,最后一次举起锄头,重重的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