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条件

    地窖里很是潮湿,通风性也很差,躺在地上压根就睡不着。

    空气不流通导致的缺氧是一回事,最要命的还是那种阴冷感。

    近段时间,四川的气温有下降的趋势,特别是今天一早,我们刚到猪圈那边办事的时候,冷风就呼呼的吹着没停过,看着像是要下雨。

    秦小岚的身体素质不怎么样,蜷缩在角落里,不停的打着喷嚏。

    看见这情况,杨姐则跟另外几个姑娘凑了过去,将秦小岚围在中间,帮她取暖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时我才反应过来,自己身上还穿着一件外套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......刚才没想到.......”

    我很尴尬的笑了笑,把外套脱下,直接丢给了杨姐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杨姐点点头,把外套给秦小岚披上。

    “谢谢沈哥。”秦小岚低声对我说。

    我盘腿坐在地上,感觉好受了许多,脑袋也没那么晕了,转头便问她们,这里有没有什么利器?

    “剪刀,小刀......只要能割东西就行!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杨姐叹了口气:“这个地窖里什么都没,他们送水过来也是拿塑料瓶装,好不容易送一次饭,还是拿搪瓷缸子打来的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要利器干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个冷冰冰的姑娘看了我一眼,很疑惑的问我:“打算跟他们拼命?”

    “书生杀人不用刀,先生也是。”我耸了耸肩:“只要能找到这种工具,我的胜算就能大许多,因为这........”

    没等我把话说完,那姑娘猛地一甩手,丢了个长条状的金属物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那是一截断掉的锯条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被抓下来的时候,顺手从他们家里拿的。”那姑娘很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打算拿这个防身?”我捡起锯条,显得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说,不是。

    “我是拿来自杀的。”那姑娘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冷静的让人心惊:“照着动脉一割,神仙也救不了。”

    得到这个答案,我不禁一愣,也没好多说什么,默默的忙活了起来。

    除开我拿给她们的那件外套,身上还有两件衣服,一件是薄毛衣,一件是纯白的长袖衬衫。

    现在我需要用的,就是衬衫。

    “你割衬衫干什么?”杨姐问我。

    “画符。”我说着,小心翼翼的开始切割衬衫,将其均匀的分成了十等分。

    每一块布片的形状都不相同,还需要进一步的加工才行。

    听见我的回答,杨姐她们也不禁有些好奇,纷纷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沈大哥,画符不是用来驱邪的吗?”秦小岚一脸好奇的问我:“你是不是想帮他们驱鬼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我摇头:“这是用来对付活人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我已经用锯条裁剪出了第一个布人,抬头往出口处看了两眼,确定没什么动静,这才继续加工.......

    “别人是修道家的道,我修的是降道的道。”

    闲着没事,我便跟她们聊了起来,算是在分散她们注意力,紧张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降道?”

    “对,我学的是降术,修的自然是降道。”我笑了笑:“降术可以用来驱邪镇鬼,也可以用来害人。”

    秦小岚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的看着我,问我这是真的假的,可千万别骗她们!

    “降术?”杨姐似乎是接触过这方面的事,将信将疑的看了我一眼,说:“我在广东做生意的时候,听别人说过,好像是内地的偏门法术,不怎么常见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么,要是这种法术成了正统,那内地肯定得乱套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将十个布片裁成的小人放好,我狠下心,一口咬破了指尖,借着指尖血便在小人身上画起了符。

    此时,我是在为沈家的一种散门降术做准备,这也是近期以来,老爷子教过我最实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跟苗武人斗法的时候,他也用过这一招。

    寐身降。

    “这种降术,在其他的降门法派里也有流传,但各家都有各家的玩法,咱们沈家的这种寐身降算是最灵活的........”

    “借符咒之力,通三尺土下的阴气,进而转换为降气,再以降气攻入人身.......”

    “被寐身降迷住的活人,轻则昏睡一个时辰,重则三日不醒.......”

    老爷子跟我说完这一番话,也显得有些感慨,不住的摇着头叹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对付活人就这么简单,想要对付冤孽,那可就复杂多了,所以说啊,咱们降门的先生最喜欢的活儿,就是在活人身上下刀子。”

    一个布人,对应一个符咒,也对应了单独的一股降气。

    我一共准备了十个布人,也就是说,我只能撂倒十个敌人。

    这些玩意儿是不能重复利用的,所以在使出去的时候,一定得动脑子,千万不能随随便便的就用完了.......

    “这就准备好了?”杨姐见我把布人揣进了兜里,便问我。

    “成了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杨姐正准备再问些什么,只听轰的一声,天花板上的那个铁板门又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等梯子再一次放下来,杨姐她们已跑回了墙角,一个挨着一个的蹲着。

    “来了?”我盘腿坐在地上,半眯着眼睛,看着满头热汗的大儿子。

    他这次可不是一个人来的,跟着还来了四个中年男人,全都是本村的村民。

    看他们那表情,似乎是受到了惊吓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脸色都白得跟纸差不多,爬梯子的时候,他们还在哆嗦。

    “李秀来了.......”大儿子颤抖着走到我面前,又是害怕又是紧张的看着我,时不时的还回过头,往出口外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我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,嘲弄的看着他们:“你们请来的先生大展神威了?”

    大儿子咬了咬牙,说:“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得到这个答案,虽说心里是松了口气,但我也不禁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李秀......下手够狠的啊.......像是原来那样吓跑先生不就行了吗.......怎么还把人弄死了??

    “你上去看看吧。”大儿子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上去干啥?”我耸了耸肩:“看风景还是吃夜宵啊?”

    大儿子握紧了拳头,几乎是祈求的看着我:“帮我们一把......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们,我能有什么好处?”我反问道:“你们能放了我?”

    “能!!我现在就放了你!!”大儿子忙不迭的说:“您说什么是什么!!我绝对不会再为难你了!!”

    “你爹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他死不死无所谓!!能不能回来我也不在乎!!只要你能把那个女鬼赶走就行!!”

    听见他这么说,我脸上的笑容,又变得灿烂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行啊,咱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是这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办事就得办好,不能烂了尾巴。”我笑道:“我帮你除掉李秀,你爹呢,我也让胖子他们还给你,但是.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我抬起手来,指了指蜷缩在墙脚的那些女人。

    “这些姑娘,我得带走。”

    原本我还以为大儿子会很果断的答应,但没想到,他拒绝得比谁都快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大儿子的表情很坚定,毫不犹豫的拒绝道:“她们都是拿钱买来的!你带走她们就是绝了我们村子的香火!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命还重不过香火?”我皱紧了眉头,问他:“轻重都分不清了?”

    “这真的不行啊!”大儿子咬了咬牙,想了一会,又说:“这样吧,我退一步,这帮女人得留下,你不能全带走,只能带走一个。”

    在这时候,我就算没有回头,也能感觉到那一道道祈求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你把小岚带走吧。”杨姐冷不丁的开了口,语气很是坦然,像是看开了那般:“在这里,她年纪最小,留在这儿一辈子就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我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不用选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我缓缓站了起来,寸步不让的看着大儿子。

    “要么,你拿她们来换村子里所有人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要么,我就看着你们死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弄死你?”大儿子一瞪眼。

    “怕。”我点点头,很坦诚的说,我比谁都怕死,但我更怕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大儿子一愣,问是什么?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右手放在兜里,紧攥着那一叠布人。

    “良心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