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等待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我很认真的看着大儿子,只感觉有些诧异:“你竟然还会在乎你爹的命?”

    他没说话,眯着眼看了我一阵,忽然露出了一脸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。”

    估计是因为这里没外人,说起话来也不用顾忌那么多,很干脆的跟我说:“我爹的命是小事,那帮人要来救你,这才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把我留下来当诱饵,为的就是把其他人吸引过来,是这样吧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大儿子点点头,说,对。

    “真聪明。”我很虚伪的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!”大儿子哈哈大笑着,又往我身上踹了两脚:“等他们回来!我再一个个的收拾你们!”

    说实话,这帮山民的智商确实有点诡异。

    如果我是他,我肯定不会给一个先生留活口,哪怕是带回家马上杀了也行啊。

    常龙象他们又没眼线,谁知道我是生是死呢?

    把我弄死了,对外说我还活着,常龙象他们也一样会回来。

    多了我这一个先生,那就多了一个变故。

    貌似他们真没想到这点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怕鬼了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鬼?怕啊!咋不怕!”大儿子叹道:“但我们更怕公安啊,前几年才被收拾过,现在要是再被盯上,那整个村子可就毁了。”

    我咧了咧嘴,跟大儿子推心置腹的说,比起公安而言,鬼更可怕,因为它不**,想怎么弄死你们,你们就得怎么死。

    “这个用不着你操心。”大儿子狰狞的笑着:“我爹请来的先生已经到了,有他在,那个鬼肯定翻不了浪!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我不由得愣了一下,问,哪个先生?

    “王半仙啊,他可是从山西来的高人,去年碰巧被我爹.......你他娘的问这么多干什么?”大儿子一脚踩在我胸前,很不耐烦的说:“比起王半仙,你们这种年轻先生有啥子用?全都是骗钱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咒你,我是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我忍不住笑了起来,脸上满是快意。

    为什么笑?

    因为我忽然想到一点。

    就算我跑不出去,常龙象他们救不了我,这帮牲口也很有可能会给我陪葬。

    “你笑啥子?”他有些诧异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猪圈下面的那片土是阴土,那个地理位置,应该叫做阴眼。”我说到这里,笑声越来越大了,根本就止不住:“活人死后,魂魄不会马上离开尸首,你们最开始是把李秀埋在土里,也就是把她的魂魄埋在了阴眼上面.......”

    “最后你们还给它分尸,拿肉去喂猪,这是在给它增怨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找来的这个先生有本事,一切都好说,要是他没本事,只是普普通通的那种阴阳先生,那你们村子是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葬于阴眼,这是大忌,魂魄要是借着阴气成了孽,再聚着怨气恢复了意识......你知道这种鬼叫什么吗?”

    大儿子听得一愣一愣的,问我:“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阴吞身。”我说:“你不信我的话,你可以去找那个王半仙问问,你去问问他,看他敢不敢跟阴吞身干一次!”

    大儿子将信将疑的看着我,似乎是觉得我在吹牛。

    “村子里只死了六个人,而且现在都没死人了,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?”

    “阴吞身不是一般的冤孽恶鬼,它有脑子,甚至于会比活人更聪明。”我如实说道:“在我们来之前,它还在杀人,那是因为它觉得没人能治得了自己,但等我们来了,它不动手了,那就代表它知道我们不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“中间还隔着几天呢。”大儿子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说明它在观察,鬼都有趋吉避凶的本能,它也怕有得道高人来收拾自己。”我耸了耸肩:“知道它为什么要拿阴气迷人,不靠本体去冲人身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它怕被我收拾。”我懒懒的笑道:“就是因为它感觉到了威胁,它这才想把阴眼挖出来,借着阴眼的力量来对付我们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你这些鬼话!”大儿子一皱眉:“你是想吓唬老子对吧?”

    “忠言逆耳,爱听不听吧。”我漫不经心的回答他。

    大儿子冷哼了一声,没再多说什么,扭过头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等他把顶上的铁门关上,秦小岚她们这才跑过来,小心翼翼的问我:“你们是在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也没隐瞒,大概把旺山村的事说了一下,又把李秀的事跟她们说了说。

    “李秀?!”杨姐瞪大了眼睛:“她死了?!!”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我叹了口气:“现在变成鬼回来了,要找旺山村的人报仇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真的有鬼?”秦小岚满脸的不可思议,随后小心翼翼的问我:“你真是道士?”

    “不是道士,是先生。”我解释道:“道士修道,我可不是修道的人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我问杨姐,自打我被丢进地窖开始,到现在已经过了多久了?

    “四五个小时吧,可能还要长点。”杨姐皱了皱眉:“毕竟这里没计时工具,我也说不清。”

    得到这个比较模糊的答案,我笑了起来,说,不用说太清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从我们被村民围堵,直至现在......应该是快到晚上了吧?

    只要天色一黑,山中阴气必然大盛。

    李秀白天不能作祟害人,到晚上......真不知道这次旺山村会死几个人.......

    “咱们祈祷吧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闻言,杨姐她们都有些纳闷,问我祈祷什么?

    我双手合十,笑眯眯的冲空气拜了拜,说,当然祈祷他们请来的先生是半吊子。

    如果李秀把那先生给斗败了,那帮牲口必然会回来找我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病急乱投医啊,不找我救命还能找谁?

    “我刚开始还以为你是公安呢,没想到是个先生。”秦小岚看着我,眼神里有些失落,但更多的是好奇:“你会法术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秦小岚一愣,又问,既然你会法术,那你又是怎么被他们抓来的?

    “法术是法术,肉搏是肉搏,这是两回事。”我无奈的说:“再狠的先生也挡不住枪子,再厉害的先生也抵挡不了人民群众的汪.洋大海啊.......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说,秦小岚跟杨姐都笑了起来,那个冷冰冰的小姑娘,表情也柔和了许多,默不作声的在旁边听着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村长他儿子也是傻,就算你还在这儿,你那些朋友肯定也跑了啊,搞不好就回去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我说起这话来,只觉得更无奈了:“这地方距离省城太远,进山的路又绕,我那些朋友没开车来,想回省城,一两天是不可能的,怎么说也得十天半个月啊......”

    这时,那个冷冰冰的小姑娘开了口,目不转睛的盯着我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那个王半仙把李秀给消灭了,你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问着这话,表情也有些担忧:“这算是你最后一张底牌了吧?输了你还能翻本吗?”

    我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,看了她一会,很认真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她也显得有些失望,杨姐跟秦小岚也是如此,眼神都黯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但我能拉着他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那小姑娘似是不相信,将信将疑的看着我:“你能拉着他一起死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仰头倒了下去,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,声音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“我赢不了......但我也不想输........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想要我的命.......那就两败俱输吧.......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