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挟持

    老村长说这话的时候,满脸都是笑容,一点都不把这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那些村民也都是一脸的无所谓,似乎对于这样的事早就司空见惯了。

    买来的人,算人吗?

    “狗日的!!你个老畜生!!!”七宝当时就骂了起来,瞪大了眼睛,又是惊又是怒的看着老村长:“你他娘的还是人吗?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咋不是啊?”老村长叹道:“这一村子的事都得靠我把持,如果我不是人,村子里的这些乡亲都是啥?”

    我颤抖着回过头,看了看那群蜷缩在角落的家猪,只感觉身子都掉进了冰窟窿里,从头到脚都是凉的。

    放在原来,如果有人拿李秀的事跟我说,那我肯定会当成故事来听,压根就不会信。

    是啊......普通人谁会相信有这种事?

    被拐卖到山里,之后又被买她的男人活活打死,哪怕是死,最后也没能落个全尸......

    拿人肉去喂猪??这他妈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?!!

    “你个老畜生!”我紧咬着牙,忍不住吼了起来:“你狗日的迟早遭报应!!!”

    听见我这话,老村长也只是笑,摇了摇头说自己都活到这岁数了,报应不报应的无所谓,只要村子里的人都好,这比什么都强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们弄死了,谁去解决李秀那个厉鬼?”陈秋雁冷不丁的问道,看她的表情,似乎还挺冷静的,起码要比我们冷静得多。

    老村长想了一会,说,这个我有人选,不用你们操心。

    “我爹信不过你们,昨天夜里就让人去请先生了,很快就能来!”大儿子嘿嘿笑道:“你们还有啥说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七宝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大儿子问。

    “我舅舅冯振国是成.都市局的一把手,我爹妈也是政.府里的人,你们他妈的敢动我?”七宝咬紧了牙,抛出了最后一张底牌。

    在我看来,这张牌打出来的风险极大,不过两种结果。

    要么,老村长他们怂了,放我们远走高飞。

    要么,老村长他们怕了,更坚定了杀人灭口的决心.......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你还是官家人啊。”老村长咂了咂嘴,也没觉得害怕,冷冰冰的看了看七宝,说道:“放你们回去,我们还能有好日子过吗?”

    “爹!不要跟他们废话了!直接动手吧!”大儿子笑了起来,双眼紧盯着陈秋雁,不停的咽着口水:“这娘们归我了!!你们谁也别伤着她啊!!”

    “你敢!!”我吼道。

    陈秋雁再怎么冷静,在这时候,还是忍不住露出了害怕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我拍了拍陈秋雁的手臂,低声说:“有我们在,那帮畜生动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其实在那时候我比任何人都紧张。

    现实不是电影,甭管哪个法派的先生,只要境界没到超凡脱俗的份上,说到底那都是**凡胎。

    哪怕我修的降术是专门对付活人的,但情况不允许,时间也不允许。

    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施降害人基本是不可能的.......除非我到了老爷子他们那种境界!

    在这瞬间,七宝往前跑了两步,毫无预兆的抬起枪口,照着大儿子的面门就连开了两枪。

    枪响,人倒,血流了一地、

    但看他那样应该是没死,身子还在不停的抽搐,嘴里更是能喊出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“爹!!快!!!整死他们!!!”

    “你们敢动我儿子?!!”老村长睁大了眼睛,如欲吃人的大吼着:“给老子打死他们!!一个活口都不要留!!!”

    常龙象没再犹豫,将先前用来挖坑的铲子举起,横着一铲子,砸在了某个村民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由于他是用铲子边缘砸的人,强大的惯性再加上他的力量,几乎就等同于砍了别人一刀。

    随着扑通一声,那人的手臂便离开了胳膊,非常完整的掉在地上,手指还在微微的抽搐,血腥味霎时就在猪圈里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被常龙象一铲子削掉手臂的人,是拿着五连发猎枪的村民之一。

    除开他跟倒地不起的大儿子,拿着枪的村民,还剩四个。

    “宝哥!!你们先跑!!我殿后!!!”

    听见常龙象的咆哮,七宝并没有后退,而是往前迈了一大步,抬起枪口就冲那几个拿枪的村民搂了火。

    连开了三枪,直至把枪里的子弹打光,七宝这才放下枪口。

    “一起跑!”

    在七宝说这话的时候,那帮拿着冷兵器的村民全都挤进了猪圈里,每个人都是一副悍不畏死的样子,根本就不怕七宝手里的枪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也不是说他们没有弱点。

    这帮村民不怕抢是事实,但他们却怕某个人的命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是,怕某个人丢了命。

    “都他妈滚!!!别上来!!!”

    常龙象怒吼着,手臂上全是血迹,有两道不深不浅的口子在冒血,看着像是被人用刀割开的。

    在那时,他不光是吼,还掐着某个老东西的脖子,硬生生的将其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躲啊!!”常龙象瞪着老村长:“你他妈的咋不跑了呢?!”

    老村长被掐着脖子,似是呼吸不上来了,脸憋得通红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把我爹放下来!!”

    “赶紧把村长放了!!要不然弄死你们!!”

    “快放人!!!”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村民围了上来,不光是将左右围住,连我们后面的那条小道,也被他们堵了个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村长他大儿子忽然从地上爬了起来,左眼的眼珠子瘪了一部分,血还在往外流。

    “放了我爹,听见没?”他问我们,听声音还挺有力,不像是要死的人。

    “拿个死爹给你,你要吗?”常龙象反问道。

    周事主连滚带爬的从人群里挤出来,脸上又是害怕又是内疚,不停的打着圆场。

    “大家别闹了!咱们没必要打到这份上啊!”周事主手足无措的看着我们,又给村长他大儿子说:“先让他们把村长放了,之后咱们再放他们走,行不行?”

    大儿子也是个木头脑袋,听见这话,直接一嘴巴子就抽在了周事主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个憨批!要是我爹被放了,我还要放他们走?直接全部搞死还不行?!!”

    “别他妈废话。”常龙象骂道:“把人撤出去,让条路给我们走,等我们安全了,自然就放了你爹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大儿子还有点犹豫,也没给出答复。

    老村长像是要被常龙象掐死了,眼皮子一个劲的往上翻,挣扎的动作也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时,七宝已经把子弹装填好了,直接将枪口顶在了老村长的脸上,问他儿子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让路,那就别怪我让你爹上路,不信咱们试试?”

    “胖子,手松点,别把这老畜生掐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......”

    常龙象稍微卸了点手劲儿,老村长这才得到喘息的机会,大口大口不停的喘着气,喘了还没几下就开始咳嗽,直把眼泪都给咳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走!!”老村长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村长!!要是他们走了去报警咋整啊??”

    听见人堆里冒出来的这声音,有不少村民都开始动摇了,压根就不按照老村长的意思走,依旧站在原地,堵着我们退去的路。

    “老爹,这事不好办啊。”大儿子咬了咬牙:“要是他们报警了,我们村子谁也落不了好,肯定要被抓去坐牢!”

    “你啥子意思?”老村长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们村的事太多了,违法的事也没少整,要是把公安引来,咱们旺山村可就毁了啊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有办法救村子!!”老村长也急眼了,特别着急的解释道:“这事还有缓和的余地!!老子......”

    大儿子摇摇头,打断了老村长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“爹,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