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突变

    “老杂皮!!你敢?!!”

    七宝的怒骂声接连不断的在我耳边想起,但我也顾不了许多,只觉得眼前黑压压的什么都看不清,头又疼又晕,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。

   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?

    在最初的那半分钟里,我的大脑一直处于空白状态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    差不多过了一分钟后,我才慢慢琢磨明白.......我这是受到攻击了啊.......

    至于是冤孽恶鬼攻击我,还是那帮村民在攻击我,不用猜都知道是后者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那帮村民阴我,七宝也不可能骂那个村长老杂皮。

    “小沈你没事吧??”

    等我缓过神来,陈秋雁已经扶住了我,满脸担忧的问着:“还能看清楚东西吗??”

    我使劲眨了眨眼,发现看陈秋雁都是带着重影的。

    抬起胳膊用手揉了两下眼睛,才感觉好受一些,起码能看清楚人了。

    此时,陈秋雁扶着我站着,常龙象站在我们最前面,七宝则站在后面,手里端着五连发猎枪,枪口直冲着老村长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谁打的我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我!咋的?!”

    回答我话的人,是村长他大儿子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他手里提着的锄头,只感觉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嚯!我这后脑勺够硬的啊!

    这都没能一下子砸死我??

    陈秋雁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,轻轻拽了我一把,说,要不是胖子拽得快,你的脑袋现在就开花了。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我叹道。

    常龙象笑了两声,没说话,指着村长他大儿子说:“咱们也别伤了和气,动刀动枪的多没意思,你上来,我断你一只手,这事就算了,成吗?”

    听见这个提议,大儿子很认真的想了想,吐出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算个JB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常龙象憨笑着说:“那就废你两只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敢跟我牛逼呢?!!”

    大儿子吼着,从后面村民的手里,接过来一把猎枪,跟七宝手中拿的一样,都是五连发。

    他将枪口对准了常龙象的脑袋,手指也搭在了扳机上,但没敢直接搂火。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老子崩了你?!跪下!!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常龙象倒也没慌,连紧张的感觉都没,似乎对于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了。

    “站在那个距离,你一枪是打不死我的,只能往我身上打一片铁沙子。”常龙象笑道:“想崩死我,你往前走个四步,差不多就能把我脑袋崩烂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能打死你?!!”

    “不信。”

    常龙象说着把衣服掀了起来,将腹部那几处伤疤暴露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我跟七宝第一次看见这些疤痕的时候,就问过常龙象,这都是怎么搞的?

    他给的答案,倒是让我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一句话而已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被我爷爷的仇家拿枪打的。”

    别人我不敢说,常龙象这胖子是绝对的不简单。

    东三省跟沿海潮州一带,这两个区域的民风极其彪悍。

    想要在这两个区域里,混出一定的名声,并且还要将家业传承三代,这绝不是普通人能搞出来的。

    听老爷子说,常龙象他爷爷就是狠人中的狠人,毫不夸张的说,他在内地的这些黑.社会头子之中,能稳稳的排进前三号。

    龙生龙凤生凤,常龙象他爷爷能这么猛,他自然也不会落后太多。

    且不说他身手有多好,就他那胆量,是实打实在黑.社会里锻炼出来的。

    用七宝的话来说,也只有那种极其特殊的生活环境,才能造就出常龙象这个脑子不灵光的怪物。

    说真的。

    放在原来,我所认识的人里,包括老爷子在内,没有谁敢说自己不怕死。

    现在我是真遇见个不怕死的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疤,都是让人拿枪打的,他们开枪的时候,站得比你还近呢.......”常龙象抚摸着肚子上的伤疤,看了看上面纹着的弥勒佛,笑容更是灿烂了:“可惜了,谁也没能把我弄死,想开枪打死我,站得太远可不成啊。”

    大儿子拿着枪,身子微微颤抖着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过来就算了,但我丑话可说在前面,你只要开了枪,而且还没能打死我......”

    常龙象嘿嘿笑着,原先憨厚的脸上,已被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暴戾所充斥。

    处在这种状态的常龙象,只让我感觉陌生。

    “没能打死你咋的?!”大儿子吼了一声,像是在壮胆。

    “不咋的。”常龙象笑道:“打不死我,我就把你两颗眼珠子都挖出来踩了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这时候,天已大亮。

    我的视线也是越来越清晰,所能看见的东西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老村长跟周事主站在一块,他们俩都站在人堆之中,谁也没敢往前靠,只有村长他大儿子带着人站在前面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围上来的村民,男女老少都有,粗略一数都有四五十号,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。

    各位可能以为我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成年人拿家伙拿武器倒也就算了,小孩子是怎么拿的?

    答案就两个字,镰刀。

    那帮小孩不过十一二岁,最大的也就是十四岁左右,每个人都提着一把镰刀,看着像是割收猪草的那种,刀刃磨得很锋利,在阳光下都闪着寒光。

    与城里的小孩不同,这些孩子看着我们,那眼神就跟恶狗一样,要多狠就有多狠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敢不敢动手,这点我毫不怀疑,只要有人一声令下,他们冲我们挥舞镰刀的动作,肯定不会有半点犹豫。

    四五十个拿着冷兵器的人,再加上大儿子,在场一共有六个提着猎枪的村民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帮子人,全是我们的敌人,起码目前是。

    常龙象,七宝,陈秋雁,我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......这胜算有点不乐观.......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要偷袭我?”我捂着后脑勺,问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听见这话,大儿子没吱声,回过头看着自己的父亲,似乎是在等他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好奇心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老村长叹了口气,显得很是无奈,好像他也不想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果然啊......李秀还真是你们害死的.......”我咬了咬牙:“她是被你们买来的吧?”

    老村长嗯了一声,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转而问我:“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?”

    “早就怀疑了。”陈秋雁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!我就说城里的人信不过啊!”老村长一跺脚,很苦恼的说:“要是你们什么都没发现,我也不可能弄死你们,问题是.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们装什么都不知道,回去了也不说,把这事烂在肚子里,行么?”七宝问道,眯着眼睛打量着周围的人,端着猎枪的手有些抖。

    “那不行。”老村长摇摇头:“活人的话最信不过,城里人的话更信不过,要是我放你们走了,你们回去就报警,这咋办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七宝说着,往坑里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买个女人还好说,要是弄出人命了,这可就.......”老村长唉声叹气的说道:“这种事在村子里也不少了,但还从没被外人发现过,只能怨你们倒霉啊!”

    “李秀究竟是怎么死的?”我忍不住问道,死死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老村长摇摇头:“不听话啊,死活不肯跟我儿子上.床做事,结果被我儿子活活打死了,我想救都没能救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儿子?”

    “第一天死的那个。”老村长叹道。

    “尸首呢?”我问道,感觉身子有些发颤,似是在害怕。

    老村长点着烟抽了两口,眉头紧皱,脸上满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当天就把她埋在这个猪圈里了,但我儿子又觉得浪费,最后还是把尸首给挖出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挖出来干什么?”七宝一脸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老村长笑了笑,露出了一嘴的黄牙。

    “剁成块拿去喂猪了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