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阴土

    七宝不傻,知道自己该干什么。

    就算是我这么跟他说了,他也只是转开目光,没再往老村长这边看。

    但手指头可没放下,依旧是搭在扳机上。

    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,伺机而动,不激化双方的冲突,这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更何况现在还没到翻脸的时候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到了那时候.......我估计这帮村民翻脸比我们要快!

    村长犹豫了一下,抬脚缓步走到我身边,抬头看了看如狗熊般的常龙象,眼里满是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吧。”我指了指坑洞底部的那滩绿水,表情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次的活儿已经比我想象的复杂了许多,再加上这一片阴土.......

    这还是所谓的小活儿吗?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阴土?”老村长看见这些绿水的时候,似是松了口气,对我们的敌意也没有那么强烈了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什么是阴土啊?”周事主在一旁问我。

    听见这个问题,众人也纷纷看向我,包括陈秋雁他们在内,都是一脸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地乃厚德之主,承载万物,滋养生灵,纵是阴阳二气,也得认其为母,所以又称为地母。”

    我简单的解释道,看了看那些绿水,表情又凝重了几分:“土乃地之精,承载阴阳,也滋养阴阳,但这也有个限度........”

    “当阴阳二气超出了规格,重到了大地都无法滋养承载的地步,这些土壤也会随之变成阴阳土。”

    “阳气重为阳土,呈赤红色,湿如岩浆,干如朱砂。”

    “阴气重则为阴土,呈碧绿色,湿如脓水,干如玉粉。”

    听我说到这里,除开周事主跟老村长之外,其余的村民都是一脸迷茫,估计是没听明白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很严重吗?”老村长试探着问我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,严重,也不严重。

    “能够让土壤变成阴土,这地方的风水应该比较特殊.......”我紧皱着眉,跟他们分析着:“大地连绵不绝,各划分有千万区域,每一片区域之中,都会有一阴一阳两个地眼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个猪圈下面应该就是阴眼。”

    “阴眼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我叹了口气:“阴气在地下流动,就如人血在血管中流动,心脏负责给血液提供压力,以让其供给全身,阴眼的作用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,这个阴眼是不是那女鬼搞出来的?”老村长小心翼翼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不是,她还没那么大的本事。”我如实说道:“阴眼天生地养,没有谁能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对咱们有啥影响?”老村长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我脸上的凝重又多了几分,当然这不是伪装出来的,是实打实的。

    “阴眼常埋黄土之下,其本体与地面相隔,大概有十来米的距离。”我咬了咬牙:“但猪圈下面的这个阴眼,距离地面恐怕还不到两米,再往下挖一些,就能把它的本体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周事主也有些好奇,便在这时候插嘴问我,要是挖出来了会咋样?

    “方圆十里,阴气冲天,除非阴眼被埋,否则的话,这些阴气永远都散不掉。”我一边回忆着书中的记载,一边跟他们说:“在五里之外,这些阴气并不足以把活人弄死,但在五里之内,无论是人还是畜,都得被阴气攻入心脏,绝对活不过一时三刻!”

    一听我这么说,老村长的腿霎时就软了,要不是有周事主扶着他,这老头儿非得摔地上不可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是要让我们村子绝户啊!!!”老村长红着眼睛,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,几乎是祈求的看着我:“沈先生!!您可一定要发发慈悲!!!救救咱们村子的人!!!”

    “我话还没说完呢,你急什么?”我叹了口气,有些无奈的摇摇头:“想要解决这麻烦倒也简单,只需要把黄土填上,再往地下埋点东西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都依照您说的办!”老村长忙不迭的点头,如同看见了救星那般,兴高采烈的问我:“您需要我们帮忙吗?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说不用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那个疯婆娘想要挖猪圈......我还以为她是........”老村长咬牙切齿的说着,但后面说的话声音很低,哪怕我站在他身边,也没能听清楚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七宝慢悠悠的走了过来,似乎是觉得我在跟老村长他们胡扯。

    他先是瞥了老村长一眼,之后又用眼神问我,你说的是真的?

    “可不么。”我叹道,没心思用眼神回他:“我是怎么都想不到啊......这个破猪圈下面竟然还藏着阴眼......要是咱们下手没轻没重的铲漏了......后果不堪设想......”

    听完这么说,七宝明显愣了一下,估计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七宝紧皱着眉站在边上,似乎是在想什么,倒是没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既然咱们要填坑,那现在就动手吧。”老村长催促道:“迟则生变啊!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没等我阻止,老村长就冲他那几个儿子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瓜娃子!!赶紧上手嘛!!这种小事还要劳烦沈先生??”

    “诶诶!好!我们来!”

    一看这帮村二代这么殷勤,我心里顿时就纳闷了,这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呢?似乎是他们殷勤过头了??

    “你们不怕死啊?”七宝冷不丁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怕啥子?”村长他大儿子嘿嘿笑着,搓了搓手:“填好坑才安全,这有啥子好怕的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他拿着铲子就要往坑里填土,但还是让我劝下了。

    “别急啊!我还得往里放点东西呢!”我急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放嘛。”他拿开铲子,不停的催促着:“赶紧弄完,咱们也好回去休息!”

    我没搭理他,一言不发的跑到坑边,往里扫了几眼,确定阴眼的位置后,这才拿出一支大红烛点上,开始往坑洞底部倾倒蜡油。

    说实话,想要镇住阴眼很困难,难如登天!

    但换个角度说,如果我不镇住阴眼,只是让它与阳世隔绝,不会随便害死人,那还是挺容易的。

    利用蜡油垫底,然后再撒上一层生香灰,最后再拿晒干的鼠妇磨成粉末,均匀的撒在上面。

    不用做法也不用起坛,经过这么几个简单的步骤,就能将这个缺口恢复到最初的状态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只要旺山村的人不是存心找死,不破土不动工,那这个阴眼必然不会威胁到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根蜡烛还不够撒的吧?”七宝站在我身后,一脸好奇的看着:“要不我再给你拿几根来?”

    “行啊,你去.......”

    我话还没说出来,眼角余光忽然看见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。

    似乎是一撮黑色的杂草,又像是.......毛发?

    我当时也没看清,下意识的拿着手电,往边上一晃。

    “胖子,你拿铲子过来,往这个地方挖两下。”我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常龙象嗯了一声,上前一步,往坑里看了看,似乎也看见那东西了,没再多问半句,闷头就拿着铲子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挖啥呢?”老村长走到我身边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啥。”我说:“就是随便挖两下,一会好做法让你们........”

    我话还没说完,常龙象一铲子下去,彻底把边上那块土给挖塌了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。

    一个高度腐烂的女人头,顺势滚落到了坑底。

    那空荡荡的眼眶里明显没有眼珠,但我却感觉她在望着我们。

    不,应该是望着我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闷响,我脑袋也晕乎了起来,只感觉后脑勺凉飕飕的,像是有什么东西粘在上面。

    抬手摸了摸,往掌心里一看,全是血。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