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绿水

    常龙象跟七宝都提着锄头,我跟陈秋雁则是一人拿了把铲子。

    村长只送我们出门,并没有跟来。

    周事主也是如此,站在门外望着我们,什么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奇怪的反应......只让我心里更好奇了.......

    “哥,你说那猪圈底下藏着啥啊?”常龙象问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不知道,只有挖开看看才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藏着啥,那东西对于李秀都挺重要的。”七宝叼着烟,一边揉着人中,一边跟我们说着:“如果不是这样,她也不可能跟猪圈死磕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沈,你觉得什么东西对于死人比较重要?”陈秋雁试探着问我。

    我没有立即回答,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会,之后才说:“根据书上的记载,能让冤孽念念不忘的东西,大多都是它们生前的遗物,而且是极其重要的遗物。”

    “遗物?”七宝皱着眉,跟我分析着:“如果是遗物的话,也不至于让姓周的这么慌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能让冤孽觉得重要的,还有一种东西.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不住打了个冷颤,想起老村长那一脸无所谓的表情,只觉得脊梁骨都在发毛。

    “啥?”常龙象问。

    我压着嗓子,细声说,尸首。

    听见这个答案,大家都不吱声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......李秀的尸首?”七宝试探着问我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呢?”我叹了口气:“如果不是遗物,那肯定就是尸首。”

    七宝抽着烟,想了想,缓缓分析着。

    “如果猪圈下面埋着李秀的尸首,那么这一切都能说通了。”七宝冷笑道:“姓周的在慌,那个村长在劝,要是普通的遗物,肯定没这么大的威力啊。”

    陈秋雁听到这里,也不禁纳闷了起来,说这也不对啊,如果猪圈下面埋着李秀的尸首,那个村长怎么可能放我们过来?

    “他还拿工具给咱们呢,压根就不怕咱们挖啊。”陈秋雁说。

    七宝也觉得这话有理,便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七宝,你把枪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他稍微愣了愣,问我拿枪干啥子?

    “我爷爷说过,穷山恶水出刁民,像是他们这样的人,说不准心比豺狗都狠。”我走在前面,头也不回的说着:“你得提防他们图穷匕见啊。”

    七宝一皱眉:“他们有这个胆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我叹了口气:“那村长不傻,他知道有些事要瞒不住了,所以干脆送我们个人情,让我们自己去挖,如果那下面真埋着李秀的尸首,那可就..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跟我的默契确实没的说,我还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,他就自己停下脚,把五连发猎枪从包里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懂。”七宝叼着烟笑道:“一会儿你们挖,我在旁边看着,保准出不了岔子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没多说,带着他们继续向猪圈走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别的原因,此时村子里已经没人了,哪怕是站在山腰上,拿着强光手电左右的晃,也照样看不见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我估计吧,那些村民也不傻,知道今天晚上李秀要来,一个个的全回家躲着了。

    哪怕我们在村长家都快闹翻天了,也没人敢上来看看,全都缩着呢!

    等我们赶到猪圈,四周依旧静悄悄,那些家猪没吵也没闹。

    拿手电往里一照,全都在墙脚那边趴着,也没睡觉,一动不动的望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陈姐,累活儿交给我跟胖子办,你跟七宝站在一起,帮我们望着风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说干就干,哪怕这猪圈里的味儿有催吐的效果,也没人在这节骨眼上计较,跟着我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在原先那个村民挖坑的地方,我跟常龙象一人选了一个位置,拿着锄头就开始往下刨。

    但刨了还没几下,我们都觉得这样不行,还是换个工具比较好。

    如果地底下埋着李秀的尸首,这几锄头刨下去,一个不小心就得给李秀破相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没相可破。

    按照她失踪的时间来看,应该都死了好一段时间了,尸体应该在飞快的腐烂.......

    “奇了怪了......这下面好像没东西啊.......”常龙象拿着大铲子,往下挖了半米深,满脸的疑惑:“哥,要不我换个位置试试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说你换你的,我先把这儿挖完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胖子!你傻啊?”七宝跟监工一样,悠哉悠哉的站在一边,跟常龙象说:“正常人埋尸谁会埋那么浅?你往深了挖啊!”

    “宝哥你这话有理啊!”常龙象憨笑道:“那我再往下挖点试试!”

    说着,常龙象一铲子就铲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他将铲子抽出来的时候,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我擦着汗,站着歇了会:“挖到啥了?”

    常龙象没回答我,小心翼翼的将铲子转过来,示意让我自己看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常龙象是挖到什么东西了,整个铲面都盖着一层“绿漆”,看起来黏糊糊的,还有一股子腥臭味儿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不会是尸体腐烂流出来的水吧?!”七宝也有些紧张了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像。”陈秋雁倒显得见多识广,很认真的打量了几眼,断然道:“尸体腐烂流出来的水不是这样,味儿比这个还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是.......”

    我此时的注意力,全都在这些绿漆上面,仔细观察了一会,只觉得心里越来越慌。

    因为我想起了书上所说的某种异象。

    “胖子,你继续挖,把这个坑全挖到底,看看下面是啥东西!”

    常龙象答应了一声,顾不上擦汗,闷头就挖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一支烟的功夫,他就把整个坑都刨了下去。

    目测深不过一米,底部的面积也不过一米。

    我拿着手电凑上去一看,只见坑底全是这种绿漆。

    似乎这玩意儿是不会被泥土吸收的,像是一个隔层那样,铺盖在坑底,看着很是显眼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是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们挖到啥了?”

    忽然间,老村长的声音在不远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转头一看,就对上了他那张神色诡异的老脸。

    看样子他还真是做足了准备,且不说带着周事主,还带来了浩浩荡荡的一票人。

    侧头一看,他那几个儿子也全到齐了。

    “来者不善啊......”七宝半眯着眼睛,右手搭在猎枪的扳机上,表情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陈秋雁似乎也不觉得害怕,往七宝身边移了两步,很冷静的看着那帮人。

    常龙象握着铲子,不动声色的走到我身前,将我挡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村长,猪圈这块地不一般啊。”我说着,拍了拍常龙象的肩膀,示意他别担心。

    “不一般?”

    村长走到猪圈外,左右看了看我们,笑呵呵的问,哪儿不一般啊?

    “这是一片阴土。”我叹道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答复,别说是村长,就是七宝他们也迷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啥子阴土?”村长一脸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我笑道,指了指地上的那个大坑。

    老村长没挪步子,往七宝那边看了看,在看见他手里的猎枪时,表情很明显的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去看看。”村长对周事主说。

    周事主叹了口气,虽说脸上是一万个不情愿,但还是点点头,一步步的走进了猪圈里。

    等我将他引到坑边,拿手电往下一照......

    “哎!老村长!这下面有水啊!”周事主惊呼道:“是绿水!你快来看!”

    “绿水?”

    村长也是一愣,犹豫不决的看着我们,似乎是在想要不要过来。

    见他老盯着自己看,七宝也有些不耐烦了,呸的一声,把烟头吐到地上,皱着眉问他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搞啥子?”

    “没啥。”

    村长很勉强的笑着,给自己那几个儿子使了个眼神,让他们全都跟上,这才抬脚往猪圈里走。

    在那时候,七宝将手指搭在扳机上,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,既是给村长说,又是给七宝说。

    “只是看看而已,没啥子事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如果更新不够看,没看过我老书的朋友,可以去本站搜索一下《度鬼师》《鬼谷尸经》《狗一样的江湖》,这三本书都是本人的完本老书,大几百万字随便看~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