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猪圈

    爩鼠算是活物,跟普通的活物一样,体内都有阴阳二气,五脏也各属五行。

    但它血肉经络之中,究竟藏了多少的煞气,这个谁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包括老爷子在内,他都猜不出这爩鼠长年累月的积攒了多少煞。

    “你别以为只有爩鼠嘴里吐出来的烟有毒,它那张嘴就跟毒蛇差不多,牙缝里都沾着煞呢.......”老爷子不止一次这么跟我说过:“跟它打交道的时候注意点,别让它咬着你,要是被咬中了,你这条命虽然能保住,但会不会落个偏瘫的下场,这可就说不准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七宝被爩鼠咬中之后,身子剧烈的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嘴里的惨嚎声止住了,但脸上的痛苦更甚。

    貌似他是疼得连叫都叫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啥耗子?!咋这么大?!!”老村长嘴里叫着,一连三蹦跶的跑到我身后,惊慌失措的看着我:“这也是那个鬼招来的?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养的......”我一咬牙,冲着爩鼠吼了一声:“你咬他干啥?!”

    被我一吼,爩鼠也愣了愣,随即就松开嘴,跟人似的站着跑,几步就窜到了陈秋雁那边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候,七宝也像是中毒了那般,眼睛一闭仰头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要不是常龙象没撒手,这一下非得摔他个半死不可。

    “宝哥是不是中毒了??”常龙象很着急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估计他也听老爷子说过,爩鼠嘴里的牙带着毒性,常人根本就抵不住。

    我没说话,跑到七宝身边,掀起他裤脚看了看。

    七宝小腿上有个白印,很明显是让爩鼠咬出来的,但是没见血,皮肤也没有破损的迹象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我不禁松了口气,可心里的疑惑却更重了。

    爩鼠没把七宝的皮肤咬破,那他晕个什么劲儿?

    难不成是装的?还是吓的?

    “鬼呢?”老村长瞪大了眼睛,不停的左右扫视着,一脸慌乱的问我:“沈先生!那个鬼是不是被你收拾了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七宝!哎!赶紧醒过来!”我拍了拍七宝的脸,然后给常龙象使了个眼神,让他别撒手,免得出岔子。

    常龙象倒也听话,死死的拽着七宝,就跟人形手铐似的,把他两只手臂都捏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掐人中?”常龙象给我出着主意。

    “行啊,我掐一把试.......”

    我话还没说完,常龙象猛地抬起手一只手,直接在七宝人中那儿掐了一把,瞬间又把手放了回去,继续控制着七宝的双臂。

    那一套动作简直行云流水,无论是速度还是精准度,又或是力度,堪称完美!

    除了下手太狠,让七宝的人中泛黑泛紫之外,倒也没什么不合适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胖子掐人中的手艺高超,一把掐下去不到两秒,七宝就直挺挺的坐了起来,捂着嘴开始惨叫。

    “哎哟我.日!!!哪个龟儿子掐我?!!”

    明知道现在不是该笑的时候,我跟常龙象看见这一幕却忍不住了,齐刷刷的别过头,强忍着笑声。

    “咋了??刚才是咋了??”七宝站起了身,很暴躁的捂着嘴问我:“我好像看见那个女鬼了,但是后面的事我记不清了.......妈的不说这个!刚才是谁掐我?!”

    “你让鬼上身了,要不是胖子掐你人中,你能不能醒过来都是一回事。”我叹道,帮常龙象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见我这么说,七宝倒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,很尴尬的冲常龙象道了个谢,然后拍了拍他肩膀:“咱都是自家兄弟!多的也不说!回去我管你一个月的饭票!想吃啥我都请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常龙象眼睛都亮了起来,擦了擦口水说:“宝哥,我就知道你这人讲义气!果然够兄弟!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啊,我这是........”

    没等七宝继续说,我拍了他一把,皱着眉头问,被鬼上身的事你一点都想不起来?

    七宝摇头,直言自己啥也想不起来,一点印象都没。

    “你在外面都看见啥了?”我试探着问:“在你失去意识之前,那些事你还能想起来吗?”

    “能想起来一部分吧。”

    七宝点了支烟,蹲在地上抽着,像是在缓劲儿,表情有些迷茫:“我就记得那女人从山下面走上来了,长得还挺漂亮的,皮肤特别白,比很多城里的姑娘都白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七宝抽烟的速度加快了不少,而老村长跟周事主的表情,也越来越难看了。

    七宝说,当时他就觉得不对劲了,正准备给我打信号,却发现自己连嘴都张不开,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能动弹,跟被点了穴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那女的应该就是李秀。”七宝说着,皱了皱眉头:“她走路的时候脚不沾地,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不对劲啊,哎别说还真把我给吓着了.......”

    那女人一路走上来也没说话,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七宝看,面无表情的跟个死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确实是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等她走到我面前,我就没意识了,跟睡过去了一样。”七宝挠了挠头:“我被鬼上身之后都干啥了?”

    “宝哥,你被鬼上身之后老猛了!”常龙象憨笑道,冲着七宝就竖起了大拇指:“你拿着那把柴刀砍沈哥,差点没把他脑袋剁下来。”

    七宝没吱声,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地上那把柴刀,又看了看我,似乎是挺尴尬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!”

    忽然,七宝猛地一拍大腿,像是想起了什么,双眼直放光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那女鬼好像跟我说过话......不对.......那也不算是跟我说话.......”七宝兴奋万分的看着我:“它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,嘴里一直念叨两个字,我听得很清楚!”

    我急忙问,哪两个字??

    七宝想了想,又看了老村长他们一眼,说,猪圈。

    “猪圈?”

    我不禁了愣了一下,忍不住问周事主他们,那猪圈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为啥那女鬼老是惦记着猪圈呢?

    “你儿子让阴气迷住之后,也是跑猪圈里挖地.......”我皱了皱眉:“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呢?”

    听见我这么问,周事主下意识的把头转开,没吱声,只有老村长极其坦然的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没瞒着你啊,我们有啥子理由瞒你?”老村长苦口婆心的说:“那疯婆娘死之前就老往猪圈跑,我都不知道为啥猪圈这么吸引她。”

    “老村长,你确定那女人是个疯子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村子点点头,说,可不是么,要不然她能落个这样的下场?

    “真的是个疯子?但我.......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,我就看见周事主站在村长背后,不停的冲我摇着头,脸上满是惊慌,似乎是害怕我把李秀没疯的事说出来牵连到他。

    “走吧,咱去猪圈看看不就得了?”七宝嘿嘿笑道:“既然那个被阴气迷住的人要挖坑,咱也挖几个坑看看呗,搞不好地下就藏着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村长眯着眼睛,拿出烟来点上,慢吞吞的抽着,嘴里还问:“那地方太脏,实在是没啥子好挖的,要是你们想挖......那就自己挖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那借几个锄头铲子来使,这个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了,我给你们拿去!”

    是个正常人都能想到,能够让李秀这么执着,那猪圈里肯定藏着秘密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村长一听我们要去猪圈看看,既没慌也没急,表现都很自然,还帮着我们拿了一些工具来,看着倒是挺热心的。

    只有周事主,他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。

    像是迷茫,又像是惊讶。

    似乎.......他是没想到村长会答应得这么容易!

    “真想好了?”村长在把铲子递给我的时候,问了句:“真要挖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接过工具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村长笑了起来,浑浊的老眼之中,满是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自己去看看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