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鼠咬

    周事主倒是没被吓出洋相,只是那村长怂了,双腿一软就瘫在了地上,牙根子不停的打着颤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我强忍着紧张,硬生生的挤出了一丝笑容:“老村长,你还不信我吗?有我在你怕什么啊?”

    村长不住的颤抖着:“那......那个鬼来了!!”

    “胖子,你招呼好陈姐,别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我往前走了两步,小心翼翼的从香坛里拔出一根红蜡烛。

    蜡烛正燃烧的起劲,我稍微倾斜一下,滚烫的蜡油顺着烛身就流了下去,在地砖上缓缓连接成了一条横线。

    这条线不过一米长,恰好能够挡在我们身前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......你这是干啥啊.......”周事主颤抖着说:“那个鬼就在外面.......你不出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别急。”

    我说着,将蜡烛插回香坛,又拿出一个木工用的墨斗,抽出墨斗线,重重“印”在了这一条蜡油形成的三八线上。

    蜡油隔阴,墨线挡煞。

    我所做的这一切,不外乎是想抵挡住那只冤孽对门冲来的阴煞,并且在地上形成一道“铁门槛”。

    想要进来害人,那就必须得跨过来,但这一跨可不容易,再怎么说也得花点时间啊.........

    “你们站在这条线后面,千万别乱跑。”我低声说着,从兜里掏出来那根晒过的绳子,心里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七宝就在外面把风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他应该是跟那个女鬼对上了。

    有五成的几率,他让女鬼给冲了身子。

    有四成的几率,他让女鬼给觅住了。

    只有一成的可能性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七宝不是行里人,哪怕他这段时间也学了不少行里的“杂学”,但那也只是理论知识,压根就没实践过啊!

    李秀的恨意有多大,这个我说不准,但我的直觉告诉我,她应该是不会攻击我们。

    起码不会把我们往死了整啊!

    “嘭!!!”

    大门忽然被人撞了一下,但奇怪的是,门锁大开着,房门也依旧没被外面的人撞开。

    常龙象挡在陈秋雁的身前,往大门那边看了看,有些担心的问我,宝哥没事吧?

    “应该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刚说完这话,房门又是猛地一颤,嘭嘭嘭的连着响了三声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我问。

    门又是一颤,外面的人开了口:“我啊。”

    听见七宝的声音,我下意识的就要松口气,但很快,心又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但是.......七宝的语气不对啊......听着有种莫名其妙的陌生感......

    “嘭!!!”

    伴随着这声巨响,房门霎时就让人给撞开了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,正是七宝。

    “咋不开门啊?”七宝皱着眉头,很不乐意的看着我,那种眼神倒是有点像......像是打牌输了埋怨我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宝哥,你拿着刀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听见常龙象的话,我这才注意到,七宝手里提着把足以一米长的柴刀。

    刀刃很锋利,在烛光下都闪着寒光。

    “玩嘛。”七宝笑了笑,猛地勾下腰,直奔我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七宝就举起了手中的柴刀,一刀向我脖子砍了下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我都有了人头落地的错觉,脖子上凉丝丝的,似乎都感觉到了刀刃带来的风。

    但到了最后,这把柴刀也没能被我脑袋砍掉。

    常龙象那厚实的手掌,已经死死捏住了七宝的手臂,瞪着眼睛,额头上满是鼓出来的青筋。

    不用我说各位都知道,常龙象绝对算是非人类,能跟山里的大野猪硬干,足以看出他的力气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可在这个时候,他脸上的表情唯有吃力。

    似乎七宝手上的劲儿让他承受不住那般,连胳膊都开始不住的颤抖了。

    我没敢愣神,转身去把刚插进香坛的蜡烛拔出来,随手一甩,直将蜡油都泼洒在了七宝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,连看都不看我,大咧着嘴,看着常龙象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闪开!”

    我低吼道,狠着心咬破舌尖,一口舌尖血带着唾沫就喷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舌尖血碰触到蜡油的时候,刚有凝固迹象的蜡油,很突兀的又松软了下来,甚至都融化了不少,开始顺着七宝的脸往下滑。

    而七宝也忍不住疼,嗷的一声叫了出来,那嗓音听着极其尖细,似是个女声。

    “胖子!你拽住他两只手!千万别松开!等我把那冤孽逼出来再说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我两步跑到七宝身后,将别在腰间的棺材钉取下,没敢犹豫,横着一道就划在了七宝的脉门上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照葫芦画瓢,在他另外一只手上划了条口子。

    见伤口里开始往外流血,我也不禁松了口气,这情况还不错,蜡油加舌尖血应该是震到冤孽本身了,魂魄不如最初那般稳,想要逼出来也比较容易。

    也许是感觉到疼了,七宝这时挣扎得也越来越厉害,转过头死死的盯着我,眼里满是滔天的恨意。

    那种阴毒的目光,让我有些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到最后也只能避开他的眼神,闷头往手掌里吐了两口舌尖血,轮着在七宝脉门的伤口上涂抹了几下。

    冤孽冲身,大多是从脉门冲进人身,魂魄的“尾巴”,就停留在脉门处。

    只要在这个位置稍加刺激,以阳气冲入肉身,让阴魂感觉到难受,它自然会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但这只冤孽明显要硬气一些,就算是叫得再惨,也死活不从七宝的肉身里退出来。

    七宝挣扎的动作越发剧烈,常龙象都得很吃力的才能控制住他。

    “还不走是吧?!!”我紧咬着牙,将棺材钉举起来,抵在了七宝的天灵盖上:“非得逼我砸了你鬼门你才乐意?!”

    冤孽从脉门冲入人身,还得历经活人体内的九个穴位,分别是:人迎,哑门,风池,人中,耳门,晴明,太阳,神庭,百会。

    我用棺材钉抵住的穴位,便是最后一个百会穴,也是老爷子说的鬼门所在。

    五福棺材钉可以说是用来凿鬼门最佳的法器了。

    只要我一钉子凿进去,甭管是多狠的冤孽,其魂魄十有**都得受损,但活人也落不了好。

    且不说对肉身的伤害有多大,就是活人的魂魄,也会伤着一部分。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已,我是怎么都不可能使出这一招的。

    现在我也不打算使出来,只是单纯的在吓唬李秀,让它赶紧从七宝的肉身里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!!”

    七宝嘶吼了起来,嘴里发出来的,很明显是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说的还是正宗普通话,一点四川口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冤有头债有主,我兄弟跟你无仇无怨,你没必要这么搞他。”我劝道,手里的棺材钉依旧没有放下。

    “那我呢?!!”七宝疯狂的挣扎着,脸上满是恨意:“我跟谁有仇有怨?!!凭什么要我死?!!究竟是凭什么啊?!!”

    听见这一番话,老村长跟周事主的表情都有所转变了。

    他们俩从头到尾都在害怕,脸上除了恐惧就是恐惧,没有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却出现了一种很明显的慌乱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怎么死的?”陈秋雁冷不丁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问他们!!你问他们啊!!”七宝嘶吼着,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,语气里满是绝望:“我也不想死!!是他们逼着我死!!!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!!不要听她的疯话!!”

    老村长忽然冲了过来,看着七宝的时候,眼里不再有恐惧,只有难掩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把它弄死!!弄个魂飞魄散!!这个疯婆娘都害死这么多人了!!不能放过啊!!”

    我还在犹豫不决,想着要不要继续问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爩鼠忽然开始大声嘶叫,猛地从包里窜了出来,直奔七宝而去。

    没等我们阻止,它便跟疯了一般,张大嘴一口咬在了他的腿上。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