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猪

    那人的眼睛呈赤红色,似是宝石,能够反光。

    眼白跟虹膜没有半点区别,几乎都融成了一体,看得人心里直发毛。

    他应该是注意到我们了,一动不动的站着,直勾勾的眼神飘忽不定,一会放在我身上,一会又放在常龙象他们身上,似是在打量我们。

    “咋办?”七宝问我,表情显得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上呗,你跟我拿绳子去捆他,其他的事之后再说。”我想了想,又看着常龙象:“胖子,你去打头阵,尽量控制住他给我们制造机会,注意点别让他咬着你。”

    常龙象嗯了一声,点点头就走进了猪圈里,看他那表情,似乎一点都不紧张,只是有些恶心这种战场罢了。

    “嘶........”

    当常龙象走进猪圈,那人也微微张开了嘴,身子剧烈的颤抖着,不住的散着邪龇声。

    也许他是感觉自己受到威胁了,很突兀的往后退了一步,并没有先手攻击常龙象。

    “还是拿绳子绑?”七宝问:“是不是上次用的那个捆尸索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这种情况用不上那东西,拿普通的鸡血绳就成。

    鸡血绳是行里最常见的法器,粗细跟筷子差不多。

    用普通的手搓的麻绳,在鸡血浸泡三天,之后再让太阳连着晒三天。

    等到第六天之后,这绳子就能用了,完全不用做其他的加工。

    像是有人被冤孽冲身,拿鸡血绳往苦主身上一套就行,只要那冤孽不是太棘手,基本就能控制住局势。

    我解开绳团,将其中一头递给七宝,自己则紧拽着另外一头,然后看向常龙象。

    “直接上是吧?”常龙象问我。

    没等我说话,七宝冷不丁的就喊了一声上。

    常龙象倒也耿直,压根就不带犹豫的,猛地伸出手去,直接掐住那个村民的脖子,将其硬生生的从地上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村民的身材本来就瘦弱,常龙象这近乎于狗熊的胖子站在他面前,就跟站了一座大山似的,把他提起来也跟提小鸡崽子差不多,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捆吧!”常龙象笑呵呵的冲我们喊:“这人没什么力气啊!”

    那村民貌似是急了眼,几乎是本能的在常龙象脸上挠了一下,结果没控制好力道,啪的一声挠上去,就跟抽他大嘴巴子一样。

    常龙象没生气,反而笑呵呵的又把那村民往高处举了举,然后猛地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等村民落地后,他也不嫌脏,伸出手就拽紧了村民的右脚,跟甩着玩似的,将村民提起来就开始左右猛甩。

    我跟七宝看见这一幕,谁也没敢出声,生怕刺激到常龙象。

    这胖子下手还够狠啊......没看出来他能这么记仇........

    “哥!你们还捆不捆啊?”常龙象大声问道:“要是不捆的话,我就往死了揍,直接把那只鬼给揍出来!”

    我估计附身在村民身上的那只冤孽,自打变成了鬼,就没这么窝囊过。

    身为一只恶鬼还能让活人给揍了,这传出去绝对是它一生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胖子不怕鬼上身?”七宝忽然问我,表情满是疑惑:“就算是打不过胖子,那只鬼应该也能冲进他肉身里吧?”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胖子身上有闻人菩萨给的法咒,普通冤孽根本冲不进他的肉身。”

    “嘿!这玩意儿可够实用的!”七宝兴致勃勃的说:“要不然我也去找那个闻人老和尚,让他给我纹个身得了!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倒美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:“咱先把那人解决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手握绳子一端,带着七宝就走进了猪圈里。

    常龙象这胖子手重,要是再让他这么揍下去,那只鬼能不能被逼出来且两说,就那个被附身的村民也受不住啊。

    “拽紧绳子!拉!”

    此时被冲身的村民正冲着常龙象挠,注意力完全不在我们身上,这就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我拽着一头,七宝往侧边走了两步,拽紧了另外一头,直接围着这村民就绕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我们将这根鸡血绳彻底捆完,那村民也没动静了,眯着眼睛跟死了一样,呼吸都变得微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啊?”七宝有些诧异:“这就完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我皱了皱眉:“这人不像是被鬼冲了身子,看他这情况有点像那种.....被迷了心窍的人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跟常龙象面面相觑着,被迷了心窍?这跟鬼上身不一样吗?

    “冤孽的本体,能够迷人心窍,冤孽招来的阴气也一样可以,只不过这种例子比较少。”我叹了口气,让常龙象把他提出去放地上。

    刚做完这些,那帮站在远处围观的村民,也纷纷跑了上来,七嘴八舌的问我这人咋样了?有没有生命危险?

    “人没事,回去养几天就行。”我说着,扒开这人的眼皮子,仔细观察了一会,点点头说:“他不是被鬼上身了,是让阴气给迷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迷住了?”老村长凑了过来,满头雾水的看着我:“被阴气迷住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让阴气上身了。”我简单的解释道:“阴气重就能迷惑阳人,既乱人慧台,又散人灵光,说白了就跟吸大.烟差不多,单纯的出现幻觉了。”

    村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问我这是那只鬼弄的吗?

    我想了一会,也没给出确切的答复,转而问他:“你儿子被阴气迷住了,跑猪圈里挖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......他不会是想挖坑把自己埋了吧?”

    村长的态度倒是缓和了不少,估计是看见我们把他儿子给降住了,确定我们有真本事,这才给我们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“等他醒了问问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我正准备再问村长几句,七宝忽然就扯了我一把,给我使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“你进来看看。”七宝说道,拽着我就走进了猪圈,根本就不给其他人发问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我压着声音问道,没敢露出马脚:“你发现啥了?”

    七宝冲我使了个眼神,说,那边。

    我没多想,顺着七宝所指的方向一看,只见在猪圈正对面的山头上,有个模糊的人影,看着还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我揉了揉眼睛,希望能看得更清楚点:“那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傻子。”七宝低声说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答案,我稍微愣了一下,但很快就缓了过来。

    傻子?

    既然他来了......那个秀姐应该也来了吧?

    看样子这人被阴气迷住......还真是让那只鬼给弄的!

    “咋办?”七宝问。

    “天亮了,先填饱肚子吧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了口气,强压着心里的好奇,跟七宝说:“现在不能打草惊蛇,咱们先过了这一关,等天黑下来,再把李秀的魂魄这么一请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调查一下她的死因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没再多说,带着七宝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在那个过程中,我只觉得有许多人在看着我,不,应该是有很多目光在注视我。

    用如芒在背这四个字来形容都毫不为过。

    我强忍着那种心里发毛的感觉,缓缓走出了猪圈。

    等到跟常龙象他们会合时,这才有胆子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先前盯着我看的不是别人,正是猪圈里喂养的那一只只家猪。

    这些家猪依旧没有站起来,还是蜷缩在墙脚趴着,一动不动的望着我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在那时,我能从它们眼睛里看出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真的。

    那一双双赤红色的眼睛里,有种近乎于活人的悲哀。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