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忍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来叫我们起床的不是别人,正是周事主。

    他把我推醒的时候,脸上万分焦急,就跟家里着火了似的,嘴里还喊着,沈先生你赶紧起来别睡了!

    “咋了?”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下意识的往窗外一看,天都只是蒙蒙亮,应该是还不到六点。

    “村长来找你了!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我打了个冷颤,想起昨天跟七宝的对话,觉得心里直发毛。

    在面对五福孽的时候,我还只是紧张跟害怕。

    前不久在跟那个纸人斗法时,我也并不觉得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......

    “他来找我干什么?”我强忍着那种莫名的恐惧,问周事主:“是不是村子里出事了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出事了,还是出大事了!

    “不会是死人了吧?”七宝也凑了过来,满脸好奇的问,那表情比过年都喜庆:“死了几个啊?”

    “没死人!但也差不多了!”周事主催促道:“村长就在楼下等着你们呢!赶紧的吧!”

    常龙象慢吞吞的爬了起来,帮我提起了行李包,很不客气的说:“让那老头儿多等等能咋的?这地方还盛不下他了?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周事主显得有些尴尬,便不再多说什么,急匆匆的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都冷静点,别急着翻脸,先把李秀的事弄明白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跳下床,把外套穿上,一边嘱咐常龙象他们一边走出门。

    陈秋雁正站在走廊里等我们,见我们来了,她点点头,跟着就走。

    到了客厅一看,屋子里已经站满了人,粗略一数都有十七八号。

    除开村长之外,那几个跟我们有一面之缘的村二代也来了,但好像是少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!你不是说过没事吗?!”村长看见我就急了眼,跟发飙似的冲我问:“怎么又出事了?!你到底能不能行啊?!”

    “咋了?”我压着脾气问。

    周事主站在我们身边,轻轻拽了我一把,说村长他小儿子出事了,貌似是被鬼上身,现在正闹腾着呢。

    “到底行不行啊!”村长的大儿子也开了口,已经不是冲我发问了,完全就是在吼:“没有金刚钻你揽什么瓷器活儿?!你个瓜娃子!!”

    七宝跟常龙象的脸色很难看,一看就知道他们俩要炸庙。

    我那时候也有些忍不住火气了,强忍着骂脏话的心,问村长:“你们急什么?人不是没死吗?要不然等他死了我再过去?”

    “哎你这人怎么说话呢?!老周!这就是你找来的先生?!”

    周事主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,一脸的尴尬,半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吼,我现在直接就回去。”我皱紧了眉头,心里的火气也开始往上窜了:“跟谁发脾气呢?我欠你们的?”

    村长的这帮儿子里,大儿子的脾气最差,也是他最先跟我吼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句??”他抬着手,指着我鼻子问:“你再说一句我看看??我他妈.....”

    “啪!!!”

    他后面的话没来得及说完,常龙象犹如蒲扇大的巴掌,已经抽在了他脸上。

    常龙象在这一巴掌上,明显是留了力气的,只是单纯的把那男人抽飞出去,并没有一巴掌把他打死。

    等他爬起来,呸的一声吐了口血水,看见那几颗从自己嘴里掉出来的后槽牙,眼珠子都快瞪红了。

    “沈老爷说过,先生如医者,苦主如患者。”

    常龙象笑着,胖脸上依旧挂满了傻乎乎的笑容,但眼中的凶光却怎么都压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这么对待先生?”

    村长家大儿子急眼了,摇摇晃晃的爬起来就开始喊:“去喊人来!!打死这个狗日的!!”

    “住手住手!!!”周事主看不下去了,跑出来打着圆场:“这都是误会啊!!大家千万别再吵了!!”

    在这时,一直沉默的村长开了口,先是把自己儿子劝住,之后又对我说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你先去看看吧,时间不等人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默不作声的看着他,心里纠结得不行。

    要是现在翻脸就走,固然是爽,但李秀的事肯定就搞不清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一切真跟我们猜测的一样,李秀是买来的,之后又被他们害死,那这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虽然我不是雷锋,没那么多贡献精神,但最基本的职业操守还是有的.......

    我可干不出那种昧良心的事........

    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,秋后算账也不迟啊........

    “带路。”我点点头,对村长说道。

    村长没再说什么,转过身就领着人走了,他儿子还不服气,一直瞪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们也紧随其后的跟着,七宝时不时的还要回瞪那个大儿子几眼,气得他直咬牙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,这狗日的迟早要跟我们打起来。”七宝走在我身边,低声说道:“到时候你可别拦我,老子要往死了收拾他!”

    “哎呀兄弟!你就不要生气了嘛!”周事主不停的劝着,额头上急出了一层汗:“冤家宜解不宜结,咱没必要跟他们置气啊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鬼上身是怎么回事?”我问。

    周事主欲言又止的往前看了看,见已经快到村长家了,便跟我说,你很快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。

    在这时候爩鼠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像是受到了刺激,吱吱的在我包里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你包里还有耗子啊?”周事主很惊讶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没多解释,把手伸进包里,寻摸着爩鼠的位置。

    它应该是睡醒了,身子长长的拉伸着,被我摸到脑袋的时候,它还特意往上蹭了蹭,跟狗一样,貌似很是享受。

    “肥耗子怎么了”陈秋雁低声问我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可能是在说梦话吧。”

    被揉了一会脑袋,爩鼠也不再叫了,安安静静的趴在包里,不知道睡着了没有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村长此时也回过了头,冲我们喊:“你们自己去猪圈看看!我们就不过去了!”

    “猪圈?”

    村长所指的那个猪圈,距离他住的地方不算远,也就是十来米的路程。

    “七宝,胖子,你们俩注意点,陈姐你跟在我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顺着斜坡走上去,我们刚走到猪圈外面,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阵嘭嘭的闷响。

    我们凑到门边往里看了一眼,原来村长他小儿子此时正拿着锄头,站在一堆猪粪上刨着,似乎是想挖什么东西,地上已被他刨出了七八个大坑。

    左侧墙角那一排趴满了家猪,共有八只,最小的都有上百斤重。

    光是用看的就能确定,那些家猪没什么大事,应该是没受到攻击,安安静静的趴地上倒也没动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咋了?”我紧捂着鼻子,强忍着恶心问周事主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被鬼上身了。”周事主低声说:“大半夜的醒过来就这样,跑猪圈里就拿锄头刨坑,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.......”

    “刨坑干啥?自杀啊?”七宝问。

    周事主摇摇头,苦笑着说,他自不自杀我咋知道,你们才是专业人士啊,这种事可千万别问我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在找东西?”陈秋雁小心翼翼的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观察了一会,点点头,说像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周事主断然道:“猪圈里能有啥东西?除了猪粪就是饲料,还能有啥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七宝咧了咧嘴:“要不然咱们别管,等他继续刨,有危险了咱再去救他!”

    没等周事主说什么,常龙象忽然“哎”了一声,很惊讶的说:“这些猪看着有点怪啊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还拿手电往里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跟野猪似的!眼睛都泛红!”

    “它们是跟野猪杂交的,有点野猪的特征也正常。”周事主解释道。

    常龙象将信将疑的点点头,继续观察着那些家猪,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忽然,拿着锄头刨坑的那人停下了动作,将锄头搁置在脚边,回过头来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在手电灯光的照射下,他的眼睛看着有些反光。

    跟那些家猪一样,红得刺眼。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