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女人

    在周事主还没找上我们之前,老爷子就在私底下跟我聊过。

    他再三叮嘱我,让我第一次办活儿注意点,千万不能办砸了。

    自打人瓜那事以来,四川这片有不少先生都在盯着我。

    有的人是在好奇,活阎王的孙子究竟能不能成事?

    是爷爷英雄孙好汉,还是黄耗子下崽一窝不如一窝?

    更多的人,则是在观望。

    我们这一行就像是商界战场,有新来的崛起了,老一辈的就得少吃一碗肉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那些有潜力的后生,许多老人都有些害怕,或是说是......变相的仇视。

    要是我把活儿办漂亮了,一步步的上青云了,那么肯定有许多人来捧老爷子的臭脚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知道,沈家在我身上垮不了。

    可要是我把活儿办砸了,绝对有一大帮人出面顺势踩我,拍手称快都是轻的,奔走相告放鞭炮庆祝,老爷子都说这有可能!

    “特别是我那帮仇家,一个个的等着看我笑话呢!”老爷子跟我说起这些话,表情也是气愤得不行,也有些无奈:“有不少人都觉得我是在亡羊补牢,你二十来岁了才带你入道,这能学出个啥来?但我也是没办法啊.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自打从老爷子说出口的时候开始,就一直印在我的脑子里。

    事不能办砸了,绝对不能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.......我忽然没了这种想法.......

    老爷子说得对。

    沈家的人不管再怎么样,都不能昧了良心,哪怕是做出了砸招牌的事,只要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那一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虚名而已,有个屁用。

    “陈姐,我有点想不明白啊,为什么那些女人不跑?”常龙象很疑惑的问道,脸上写满了不解:“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跑了,这不就.......”

    “胖子,你别忘了,咱们所处的这位置是在深山里。”

    我打断了常龙象的话,紧皱着眉头,跟他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姓周的带路,我们根本找不到这个村子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村口不是有条路吗?”常龙象问:“顺着这条道走出去,想走出深山很轻松啊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之后呢?你能记住咱们来的山路吗?”我摇摇头:“山里的路太绕,外人根本就记不住啊,听姓周的说,他们有时候都会迷路,可想而知从这儿逃出去的难度有多大了。”

    常龙象沉默了一会,问我,那现在咋办?总不能直接回去吧?

    “要不我报警?”七宝试探着问我:“我先撤回去,直接把我老舅叫来,到那时候还不得把这村子给.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在说这些的时候,陈秋雁跟常龙象也是一脸的赞同。

    但我想了一会,还是摇了摇头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子??”

    “那个李秀变成的冤孽,现在都没被我们收拾掉,还在村子里到处游荡......”我喃喃道:“她好像在找什么.......又好像在等什么.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了老沈!那女鬼之所以不杀人了,会不会是因为害她的人都死光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我叹了口气:“但凭感觉来说,她肯定是有心愿未了,再等两天,咱们先看看情况再说,顺便再深入了解一下这村子.......”

    “如果那女鬼又要杀人呢?”陈秋雁冷不丁的问我:“你帮哪边?”

    我稍微愣了一会,说,且不论帮不帮,起码要把这事的来龙去脉摸清楚。

    “咱们就是这帮村民眼里的救星,随便忽悠他们几下,找个机会把话套出来就得了,之后再让七宝去报警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众人都点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过后,陈秋雁就自己回屋睡去了,常龙象则因为体型太大,只能去打地铺。

    这不怪我们欺负他,俗话说少数服从多数啊。

    屋里就一个双人床,常龙象要是睡上去了,我跟七宝谁也睡不上。

    在床上躺了一会,七宝忽然翻过身来,低声跟我说,其实他找自己老舅来也没用,有些事不是想管就能管的。

    我也翻过身来,与他一样平躺着,问他啥子意思?

    此时,常龙象的呼吸声也变低了不少,似乎他也听见了七宝的话。

    “山里的人注重香火,要是官家把女人救走,那就等于断了他们的香火。”七宝说着,又补充了一句:“当然,我不是说因为这点就不能救,主要是......救了还是会有这样的事啊!”

    七宝说,就算是他舅舅带人来了,抓回去拘留几个,那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想要重判他们,这点基本不可能,唯一能做的就是短时间拘留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买方,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很低,能重判的只有那些人贩子。”

    “法律是这么写的?”我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人情是这么写的。”

    七宝忽然坐了起来,点上支烟,闷头抽着。

    “两年前,我舅舅遇见过这种事,当时他是打算抓住买家,重判几个,结果刚抓进局子没几天,村里人就来闹了。”七宝说着,脸上的笑容很不自然,比哭还难看:“当时我就在现场,还是跟着我舅去看的热闹.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说那天来闹事的人有七十多号,男女老少都有,全都举着条幅在局子外面闹腾。

    最后感觉硬的不行,他们又来了一次软的,找一帮老杂碎在外面撒泼打滚,又哭又闹的让他们放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没看见啊,七八十岁的老头儿,哭起来那嗓门大的!”七宝嘿嘿笑道:“真他妈是让我长见识了!”

    笑到这里,七宝没了声音,夹着烟的手都在哆嗦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,局子里也冒出来了一群大善人,全都在帮那些村民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闹了三天,就三天,我老舅最后还是顶不住压力,把那些人放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,是谁在给你舅施加压力?外面的那帮村民?

    “局子里的人。”七宝叹了口气,没给我把话说详细,很模糊的说:“是地方局子的人,不是咱们省城的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没懂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最好,懂了就得跟我一样了。”七宝又笑了起来,拍了拍我肩膀:“哥们,知道我为啥不跟着我老舅他们混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我曾经问过七宝很多次,但他每一次的答案都是一样,说自己懒,又怕那工作无聊,所以怎么都不愿意去。

    “为啥?”

    “我舅,我爹,我妈,全都是官家的人,他们平常要接触的事,我多少都会知道一些。”

    七宝说到这里,把烟头掐灭,随手弹进了烟灰缸里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在那个圈子里讨饭吃,没劲!”

    “你这性格也不适合啊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,我喜欢管闲事,但那个圈子里的事,不是想管就能管的,很多时候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.......”七宝咬了咬牙:“要我说,干脆我不回去报警了,直接让那女鬼报仇呗,最好是多弄死点的人,省得他们以后又去买女人!”

    我是第一次发现七宝的戾气这么大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这件事刺激到他了,也可能是他一直都压着火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他说的这些话确实是戾气太重。

    但我却想不到,听完他的这番话,我第一反应是赞成,而不是反对。

    “那些女人在村子里过得不好吧?”常龙象冷不丁的开了口,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他们能拿买来的人当人看?”

    七宝冷笑着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在他们眼里,传承香火开枝散叶比什么都重要,买来的女人,对他们来说只是生育机器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听我舅他们说过,有个十五岁的姑娘,被拐到山里给人当老婆,到二十岁的时候才被家人找到救走.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扑通一声倒了下去,双手垫着后脑勺,如自言自语般的跟我们说着。

    “五年的时间,她给那个村民生了五个孩子,被解救出来的时候肚子还大着........”

    “姑娘说,在那五年里,她一直都被关在牛圈里,除了吃喝拉撒睡,其余的时间,都在给那村民传宗接代,至于陈姐说的那事,我也听过,好像还有一个.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说出来了,但声音却很低,谁也听不清他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最后,七宝叹了口气,闭上眼,翻过身就睡了过去,再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