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买卖

    听见周事主这话,我们也不禁面面相觑了一阵。

    既然那女人不是疯的......他为什么要骗我们??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觉得奇怪?为什么我要撒谎?”

    周事主苦笑着问道,然后点上支烟,大口大口的抽了起来,表情无比的复杂。

    “说呗。”七宝也陪着他抽起了烟,脸上满是好奇:“这事应该有内情吧?”

    “多的我不方便说,我只能给你们说到这点。”周事主叹了口气:“咱们知道个大概不行吗?没必要问那么多吧?”

    “有必要。”我说着,表情也认真了起来,看着他说:“我不知道别的先生是什么规矩,但我们沈家的规矩就一条,不了解来龙去脉,不能够随便驱赶冤孽。”

    周事主愣了一下,问我为什么?我咋没听说别的先生有这规矩?

    “嘿,周哥,你可别拿那些普通货色跟他比啊!”七宝笑了起来,抽着烟,不留余力的给我捧着场子:“老沈他爷爷你也见过,那位老爷子可是咱四川省内最狠的角儿,既然他是沈老爷的孙子,本事有多大你也不用猜,别的先生办不了的,他准能办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七宝转而又说,既然本事大,家庭出身不一般,那么规矩自然也就多了点。

    “你把事说清楚,先顾全他们老沈家的规矩,之后的麻烦都不叫麻烦,随随便便都能给你摆平。”七宝嘿嘿笑道:“谁把你介绍过来的,你心里也清楚,他那种身份的人,有可能会骗你吗?”

    周事主稍微愣了一下,想了想,脸色发苦:“不是我不说,是不能说啊,有些事说出来真的不方便.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姑娘是哪家的?”我直接问了句。

    听见这问题,周事主犹豫了几秒,小声说,村长家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李秀是村长家的姑娘,人没疯,还死了,你们就这反应?”我忍不住问,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:“她是村长家的谁啊?”

    周事主不吱声了,闷头抽着烟,表情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陈秋雁很突兀的出面打了圆场,顺带着给我使了个眼神,看她那意思.......

    这时,周事主也开始顺着陈秋雁的意思走,标准的顺杆爬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!来!你们看看这屋子行不!”周事主极其热情的招呼着我们,把先前的话题彻底避开了,很明显就是不想再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七宝一皱眉,正要说些什么,但到了最后,还是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,有些事还没到说的时候,既然陈秋雁会故意岔开话题,那也就代表......她很有可能知道些什么!

    屋子是她收拾的,在周事主带着常龙象出门找人之前,她就帮着把屋子收拾了一遍,连地都给拖了两轮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经过她一收拾,那几个简陋的房间看着也顺眼多了,干干净净的起码不埋汰。

    把床铺好后,陈秋雁又帮着周事主给我们煮面,倒是没有急于跟我们聊正事。

    直到夜里一点多,周事主说困了,准备去睡觉了,我这才抓住机会嘱咐他。

    “周哥,夜里可能不太平,你要小心点。”我拿出一道前不久才画好的符,一本正经的递给他:“等到第二天早上,天亮了你再出来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周事主害怕的点点头,接过符也没敢多问,一溜烟的就跑回屋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贴在房门上的那张符咒,七宝问我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假的。”我低声说:“乱画的,啥作用都没。”

    一听我这话,七宝也明白我的意思了,小心翼翼的跟着我回屋,反手把门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算是比较精的人了,锁上门还不算,直接就挨着门站着,一只耳朵听我们说,另外一只耳朵则负责听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只要姓周的出来,七宝肯定能听见。

    “陈姐,我感觉你跟他聊的不少啊,有啥发现没?”我坐在陈秋雁身边,满怀期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倒不是说发现,主要是.......”陈秋雁皱了皱眉:“我刚到这个村子的时候,就感觉有点眼熟,不......不是因为看见,是我听周哥说的。”

    陈秋雁说,听周事主的介绍,这村子叫做旺山村,三年前因为一件拐.卖妇女的事,导致名声远传至四九城。

    那一次事件中,被拐的姑娘是个官家子弟,年纪不大,大学都还没毕业。

    “那姑娘我还见过,是我爷爷朋友的孙女,得亏他们赶来搭救及时,公安在山下面就把人.贩子截住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陈秋雁也是一脸后怕,不住的摇着头:“如果没截住,晚那么几个小时,这姑娘的一辈子都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狗日的!这帮龟儿子还真敢搞啊?!”七宝瞪大了眼睛,语气里满是怒意:“活该他们村子死人!这他妈就是报应!”

    “小点声。”我拍了七宝一把:“听陈姐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我知道这事,所以我就特意问了一下这村里的情况。”陈秋雁细声说道:“这村里的女人很少,男人占了大多数,实际上外出务工的也有一部分,但大部分青壮年都还是留在了山里,一是为了保证自家的耕地不被外人抢,二是为了保证外人不说闲话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闲话?这有什么闲话可说的?

    “每家的地都是固定的,就那么几块,要是有人长时间出去打工,家里只剩下一两个人,村里肯定会有人跳出来说,他家人少,拿那么多地也没用。”七宝似乎对于这方面的事很了解,帮着陈秋雁跟我解释道:“更何况这种荒山野村里的人性子都怪,看见你家没几个男人,就在背地里使绊子欺负你,所以很多男人都不愿意离乡出去打工。”

    “这附近也有几个村子,村里人娶亲都是跟那些村子的换亲,拿女孩子互相换,或者是拿钱去换。”陈秋雁低声说道:“但这几年村子里的男人太多,根本就找不来那么多的亲事,所以就只能买了。”

    买。

    这个用在物品身上的字,忽然被换用在人身上,让我不禁愣了会神。

    “虽然周哥没把这事说出来,也对这些话题避而不谈,但我还是能抽出来一些消息。”陈秋雁皱紧了眉:“这村里的女人换亲占了大部分,剩下的那些,基本上都是从城里来的,周哥说那些女人是跟着自家男人回来的.......”

    “因为爱情啊?”七宝抽着烟,冷笑了两声:“姓周的真当咱们傻呢?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报警吧?”常龙象背靠着墙,表情很难看,明显是在强忍着愤怒:“这事咱不管了!”

    陈秋雁没说话,看了我两眼,似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我看着陈秋雁。

    “那个疯女人,十有**就是被拐.卖来的,现在她死了,变成恶鬼来找村子里的人复仇,我觉得这事很应该啊。”陈秋雁坦然道:“但是见死不救的话又有点.......”

    她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,声音越来越低,似乎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觉得为难,也不用觉得矛盾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抬起手揉了揉僵硬的脸,笑得很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说过,见死不救不是咱们这门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老沈家的规矩就是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规矩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七宝跟常龙象都是一脸的迷茫,只有陈秋雁像是听懂了那般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只会帮那些守规矩的人,不守规矩的人......”我叹道:“自生自灭吧。”

    “把活儿办砸了怎么办?”七宝小心翼翼的问我:“只要村子里再死一个人,你的招牌可就砸了。”

    “虚名而已,要那个有屁用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