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假疯

    无论是村长他们对于这事的态度,还是那个连尸首都找不到的疯女人,这一切似乎都联系在了一起,却又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联系。

    起码我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个言语诡异的大傻子,整件事变得更扑朔迷离了......

    秀姐?难道这傻子跟那个女鬼很熟?

    如果这个傻子真是天生就这样,那么他肯定能见鬼。

    既然他能见鬼,还喊那个鬼叫做秀姐,也就代表那个疯女人是真的死了......

    换言之,那个疯女人有很大可能就是害死村民的凶手。

    但是....这一切要是都联系起来......我还真觉得有点奇怪.......

    疯子死后,大多魂魄不稳,灵识涣散。

    处在这种状态下的冤孽,几乎都是陷入了迷茫期,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,甚至于连自己是生是死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它们别说是去害人,站在那连动都不想动。

    大多数情况下,它们都会停留在自己身死的地方,等待投胎转世。

    从古至今,还真没出现过这种冤孽害人的事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各位应该知道我的疑惑在哪儿了。

    就因为那个李秀是个疯子,在最开始的时候,我不敢确定她就是鬼,起码她不该是那种害人的鬼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这个大傻子表现出的一切,都跟那个李秀有关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觉得这事不对劲?”七宝问我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顺着周事主给的路线,原路带着七宝往回赶,步伐很急,可见我心里压根就不平静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。”七宝压着嗓子,语气很是认真:“我感觉姓周的有事瞒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听见七宝这么说,我眼睛一亮:“你也是这么觉得?”

    “不光是咱们,恐怕陈姐也感觉到了。”七宝耸了耸肩:“她看姓周的眼神很不对劲,这点别人看不出来,咱们这种朝夕相处的人还能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觉得是这么个理。

    就在我跟七宝聊这话题的时候,前方巷口忽然窜出来一个熟人。

    姓周的?他怎么来了?

    “沈先生!你可算回来了!”

    周事主如同看见了救星那般,大步向着我们迎来,身后还跟着常龙象,看他那表情确实是挺急的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我心里一紧,忍不住问:“是不是出事了??”

    “没出事,我们是怕你出事!”周事主苦笑道:“你们这一去都走两个小时了,我带他在村子里找了你们三四圈,硬是没找到你们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哪儿了?”常龙象满脸担忧的问我:“是不是碰到麻烦了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我摇摇头:“我跟你宝哥就在村子里转悠呢,还跟那傻子见了一面......等等!你们去村里找我们了?”

    在这瞬间,我猛然反应过来这事不对。

    如果周事主真带着常龙象进村找我们了,那就不该找不到我们啊。

    那傻子跟我们见面的地方,距离我们此时所处的位置不远,并且中途还不用绕太多的路,基本上算是一条直线了.......

    我们也没藏着没躲着,他们怎么可能找不到?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便将先前找到傻子的位置,跟姓周的说了说。

    他听完我的描述也是满头雾水,很不敢相信的看着我:“那地方我们去找过,而且来来回回的走了三次,压根就没看见你们啊。”

    七宝打了个冷颤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的没找错吧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道,心已经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常龙象也皱起了眉:“那地方我们确实找过,根本就没看见你们。”

    得到这个答案,我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只觉得背后都在冒凉风。

    姓周的有可能骗我,常龙象绝对没这可能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都说没看见我们.......那这是........鬼遮身??

    “先回去。”我强忍着后怕,对周事主说:“我想跟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这一回去,刚好碰上正要出门来找我们的陈秋雁。

    见我跟七宝安然无恙的回来了,陈秋雁松了口气,表情在霎时间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跟着周事主进了屋,七宝没客气,端起茶缸就灌了两口热茶下肚,看他那样似乎是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在那儿?”周事主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,脸色惨白,估计也是被吓住了。

    七宝擦了擦嘴,点上烟说,要不然呢?我们还能骗你?

    “那我们咋没看见呢?”常龙象也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有鬼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,只感觉这事有些复杂了,或是说,有些超出我的意料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冤孽成了气候,阴气对它们来说,那就是能够如臂使指的东西。”我简单的解释了几句,手指不停在桌面上弹动着:“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,使用阴气覆盖人身,外人就无法看见被阴气盖住肉身的活人,这就是民间传说中的鬼遮眼、鬼遮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有鬼?!”周事主瞪大了眼睛,语气更是慌乱:“沈先生!!你把那个恶鬼收拾了吗?!有没有把它打得魂飞魄散?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没骗我,确实在那条路上找过,而且还没看见我们......”我叹了口气:“那这就足以说明,鬼已经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没看见啊。”我紧皱着眉头,虽说这话说出来有点丢人,但这时我也顾不上隐瞒了:“那个傻子的身上有一层阴气,但这些阴气的源头我没找到,至于那个鬼在哪儿.....我连看都没看见!”

    听见我这么说,周事主也显得有些失望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个鬼没攻击你们吧?”陈秋雁担心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我摇摇头:“别说是攻击我们了,连面都不带露的,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鬼长啥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我端起杯子喝了口水,直接跟周事主说,我有点事想找你确定一下,不管这些事你方不方便说,只要你知道,那就必须说出来,否则.......

    “这麻烦会变得很麻烦。”我如实说道,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行!有啥问题就问吧!”周事主点头:“您想确定啥?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问题,那傻子是不是真的傻?”我一本正经的问道,目光不住的在他身上打量着:“真的是天生下来就傻?”

    “绝对是!”周事主拍着胸脯说道,倒不像是开玩笑:“那瓜娃子生下来就这样,村子里哪个不晓得?”

    “行,只要他是天生的,那就肯定能见鬼,也就是说.......”我咬了咬牙:“他看见的那个鬼,确实是李秀。”

    “那女人真的死了?”常龙象有些疑惑:“死在山里还能找回来?”

    我没搭理他,又问周事主,这第二个问题就是.....李秀是不是真疯子?

    也许是我看错了,也许不是。

    在听见这个问题的瞬间,周事主表情僵了一下,目光也开始有些躲闪,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不停的冲我们点头:“肯定啊!她老早就疯了!”

    “周哥,有些事是不能拿来说笑的。”

    我往前凑了凑身子,半眯着眼睛,死死盯着周事主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疯子死后变成的鬼不会杀人,除非是她生前就杀过许多人,否则的话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骗你们.......”周事主有些心虚了,稍微侧了一下头,避开了我的目光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您不愿意说实话,这事我就帮不了,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。”我叹道:“要是再这样下去,让那女鬼成了气候,你们村子必然要绝户啊!”

    “您帮不了??”周事主的脸霎时就白了。

    我摇头,说帮不了。

    “不了解来龙去脉,这事我就没法帮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周事主沉默了下去,表情很是挣扎,似乎是在想要不要跟我说实话。

    过了足足四五分钟,他这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那女人确实不是疯子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