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大傻子

    老村长对于这个答复,很明显是不满意,但在周事主眼神的示意下,他也没好说什么,客客气气的问我,什么时候才能帮他们降妖伏魔?

    “周哥来找我的这两天,村子里死人了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老村长摇摇头:“自打他走了,村子里就没再死过人,还是那六个。”

    其实那时候我也挺纳闷的,听周事主说,村长的儿子就是让鬼给弄死的。

    怎么现在看着......这老头儿一点都不难过呢??

    “如果这个鬼今天就出来,那我肯定能尽快着手对付它........”我说道:“这个急不得,得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老村长看了看,叹了口气说,再等下去,恐怕我们村子就得绝户了。

    “您就放心吧!”周事主拍着胸脯说:“这次我找来的人绝对靠谱!有他在,咱们村子不可能再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最好是不出事。”老村长咳嗽了两下。

    随后,他就站在门口喊了两声土话,我也没听清他在喊什么,过了两三分钟,几个年龄与周事主相近的男人就来了。

    听他们自我介绍,貌似都是村长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先生得在咱们村里住几天,老二,你把屋子腾出来,先去老大家挤挤吧。”

    得到老村长的命令,他二儿子也没敢反驳,哪怕脸上满是不情愿,依旧点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别说我们觉得尴尬,就连带路的周事主,也是一脸的羞愧。

    “村长,你别麻烦了,我带他们回去,先在我家老屋住呗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老村长点点头,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说: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事主叹了口气,没再说什么,直接带着我们走了。

    跟他走着,我只觉得心里憋了一团火,越想越难受,恨不得直接回成都算了。

    我从成都跑过来给你们干活儿,你们倒是给我摆起架子来了?!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啊?

    真当我们是来受气的了??

    “周哥,我有点看不明白啊。”七宝叼着烟,满脸不耐的说着,很明显是要发火了:“你们村的村长是啥意思啊?给我们下马威还是咋的?”

    被七宝这么问,周事主也有些尴尬:“几位兄弟,你们可别介意啊,老村长这辈子没出过几次大山,有些不懂规矩,所以.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对待前面的那几个先生,也是这样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周事主沉默了一下,没吱声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说话,但好在没编瞎话隐瞒我,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行啊这老头儿,看我们年轻就欺负我们?当我们是来过家家的?”七宝冷笑道:“要我说,这活儿咱不办了,直接回成都,受这气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千万别啊!”周事主急得都快哭了,又是道歉又是劝:“我替他们说声对不起!他们这帮山里的刁民都不懂规矩!那都是有眼不识泰山的主啊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说了。”我拍了拍七宝的肩膀,显得有些无奈:“既然咱们把活儿接下来了,那就不能随便撤,起码要把这麻烦解决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说,周事主急忙道谢,脸上尴尬的意味更浓。

    比起刚才,貌似是更觉得惭愧了。

    忽然,常龙象拍了周事主一把,笑呵呵的说,周哥,村子里的人不懂规矩,这点我能理解,但要是蹬鼻子上脸的话,那可就.......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!绝对不会!”周事主忙不迭的摆手:“他们只是有点不相信你们!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哈哈!老周!你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一个瘦瘦弱弱的身影,冷不丁从左侧小巷里窜了出来,没等我们反应过来,直接就扑到了周事主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人看着年纪不大,可能就比我大点,二十七八左右。

    他身上穿着的衣服全是补丁,好几个地方还透着窟窿,看着跟要饭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!大傻子!你差点没吓死我!”

    周事主哭笑不得的把他拽开,帮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,问他:“你咋在这儿呢?”

    “玩!”傻子笑着,又看了看我们:“你们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朋友,你可别吓着他们。”周事主说着,从兜里掏出来两颗糖递给他:“你赶紧回家睡觉吧,别在外面瞎晃悠了,这几天不太平!”

    傻子接过糖,三下五除二的剥开吃了,问他有啥子不太平的?

    “有鬼。”周事主似是想吓唬他,压低了嗓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啥子鬼嘛?”傻子问。

    “李秀变的鬼。”周事主催促道:“你狗日的别在外面晃荡了,赶紧回家!”

    李秀,这就是那个疯女人的名字,在此之前周事主也提到过。

    “秀姐?”

    傻子也不嫌脏,盘腿坐在地上,嘴里咀嚼着水果糖:“我刚才就看到她了!啥子鬼噢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周事主当即就打了个冷颤,但嘴里还是在骂他:“别乱说话!赶紧回家!”

    “真的嘛!”

    傻子挠了挠头,左右寻摸了一阵,眼睛一亮,似乎是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没等我们反应过来,这傻子就站起了身,直冲着我们身后喊起了“秀姐!!我这里有糖!!你要吃不!??”

    也许是巧合吧。

    在傻子喊这话的瞬间,小巷子里忽的就刮过了一阵阴风,吹得我们直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我记得老爷子说过。

    像是那些有智力障碍的傻子,或是精神状态不稳定的精神病人,大多都有魂魄受损的症状。

    魂魄一受损,自身的气就不稳,可以说有这种症状的病人,是人却更似冤孽。

    能看见冤孽阴魂,这就是他们的共同点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大傻子也能看见??那个女鬼还真的就........

    “狗日的!!哪儿有鬼?!!”七宝脸色已经白了下来,但还是壮着胆子回过头,往我们身后的小巷里看了看:“没得嘛!哪儿有鬼?!”

    我跟着他一起回过头,所见的一切,依旧是最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喊你不要乱讲话!”周事主气得拍了那傻子一把:“赶紧滚回去!再出来晃荡老子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老周你不要吓我嘛。”傻子憨笑道。

    那种神态,颇有常龙象的感觉,不,简直是如出一辙!

    这时,傻子拍了拍裤子,慢慢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热闹了哈!”

    “啥子热闹?”周事主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讲,你不要告诉别人。”傻子嘿嘿笑道:“秀姐说,村子里面要热闹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傻子哈哈大笑了起来,撒开腿就跑了个没影,那动作快的,连拦他的机会都没!

    “沈先生,你看这..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我打断了周事主的话,问道。

    “村子里的傻子,脑袋不正常,打小就精神有问题。”周事主唉声叹气的说道:“他原来就住我家附近,后来父母生病死了,也就没人照顾他了,只能任由他在村子里到处窜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有几家人可怜他,这傻子早就饿死了,一天到晚就没心没肺的..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精神有问题,这是天生的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拍了拍常龙象的肩膀:“你陪着陈姐回去,好好照顾她,别让她遇见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常龙象问。

    “我跟七宝出去溜达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把包递给常龙象,随手抽了几件法器别在腰间。

    “如果那傻子真的能见鬼,而且还见到了那个叫李秀的鬼,那么这事......就得从他身上找突破口了.......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