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老村长

    周事主跟陈秋雁不熟,自然没有我们那么了解她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哪怕是大脑不灵光的常龙象,也能感觉到陈秋雁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陈姐是咋了?”

    常龙象凑到我身边,细声问我,又看了看走在前面跟周事主聊天的陈秋雁,满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陈姐不太对啊,她是不是有啥事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陈秋雁的心思一向比我们细腻,搞不好她是发现了什么.......所以才会跟周事主聊得这么开。

    七宝背着包走在我后面,不停的用手扇着风,似乎是这一路走过来的牛粪太臭,熏着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咋感觉咱们跟知青似的,都这年代了,还是一样上山下乡的忙活.......”七宝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着,对于这次的活儿貌似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无论是酬金还是干活儿的地方,七宝都有一万个不满。

    其实这点我也理解,毕竟七宝是个娇生惯养出来的官家子弟。

    再加上前段时间人瓜那事,让七宝见了不少世面。

    这猛地接了个乡下的活儿,而且还是私人找来的那种.......估计七宝的心理落差是有点大。

    虽然七宝平常显得挺贪财的,但事实上这牲口并不缺钱,酬金的多少,都不会影响到他的生活,只会影响到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得了,俗话说日行一善啊,咱们就当是来积德行善的呗。”

    七宝很惊讶的看了几眼,问,你认识她?

    我一愣,谁?

    “行一善啊。”七宝嘿嘿笑着。

    听见这话,我沉默了足足半分钟,最后只憋出来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老子是真的想给你一耳屎(耳光)。”

    陈秋雁跟周事主走在最前面,似乎还聊得挺开心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们在嘀咕。

    跟在他们身后,往山里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,这才到达村口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从闹五福孽的那个村子,再到出现人瓜的村子,那是一个比一个破,一个比一个穷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所谓的周家村,却出乎了我的意料。

    光是用看的都知道,这村子压根就不穷,起码要比我前不久去过的山村强上许多。

    左右两排全是搭建得非常完整的石屋,屋外的砖块看着很新,应该是近几年才修起来的。

    从村口进去这一路,地上都铺盖着青石砖,有不少石砖上还刻着花纹。

    打着手电往地上晃了晃,那些花纹.......似乎都是野兽的图腾。

    “周哥,你们村子建设得不错啊。”我忍不住问了句:“这是你们自己铺的地砖?看着还挺有格调的!”

    “这些砖是四年前铺的,也没花钱,都是大家出力,一个多月就给铺完了。”周事主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花钱?”我一愣:“那这些石砖是怎么来的?不会是你们自己打的吧?”

    周事主摆了摆手,说不是,这些石砖都是从山那边挖出来的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心中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“那山里咋会有这么多地砖呢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这些石砖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仔细观察了一会,从石砖边缝的位置,能隐约看出一排排类似于符咒的图案。

    如果我没看错,这些符咒,应该是道家的符咒。

    在石砖上刻符.......

    想起书上记载的那些常识,我看着这些石砖,心不由得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石砖大多是用来铺盖在地面上的,将符咒刻画于石砖上,目的不过三个。

    要么是起最基本的装饰用,多用于祈福求吉。

    要么是想改变地气流向,或是改变阴阳二气的流向。

    要么就是用来镇孽。

    借特制的石砖隔绝地气,避行阴阳,之后再以符咒加祝其上.......像是这样的手段,书里可没少提过!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周事主很快就给了我答案,表情很是疑惑,似乎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这事:“山那边有一座石台,大概有七八米高,面积还挺大的,这些石砖就是用来垒石台的,后来村里想修路,就把那个石台子给拆了.......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跺了跺脚,笑道:“这些石砖就是从上面拆下来的,看着都不错呢,古色古香的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他脚下的石砖,说确实古色古香的。

    “啥东西啊?”七宝见我表情有点不对,便偷偷问了我一句。

    我看了周事主一眼,发现他并没有注意到我们,依旧在领着路往村里走。

    “那个石台,很可能是一座法台。”我低声对七宝说道。

    常龙象见我俩这样,也凑了过来,兴致勃勃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些石砖是用作祈福装饰,那么它们不该出现在深山老林里,应该是在大道观里,或者是其他的大型建筑之中。”我紧皱着眉头,说:“像是这种安置在山里的法台,用来改变气的流向做风水局明显是不合适,但要是说用来镇孽......”

    石不是铁。

    用石台来镇压冤孽,恐怕还没有铁打的棺材好使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事也不对啊。

    这村子拆掉石台,应该是四年前的事。

    如果那座石台确实是用来镇压冤孽的,那么我完全可以想象到,石台被村民们拆破口,冤孽即时返阳的景象。

    但是......这都过去四年了啊!

    哪怕现在村子里开始闹鬼,我也敢说,那只鬼肯定跟石台没关系。

    冤孽动手杀人,那可是从来不等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上面刻着符......那些符是干啥用的,你能看出来吗?”七宝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只能看出一点,因为有一大部分都模糊了......”我叹了口气:“好像是跟阴气有关,写着定阴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七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。

    常龙象就更别提了,从头到尾都是一脸的迷茫,估计是听了个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在这时,周事主已经将我们带到了村间小路的尽头,也就是他所说村长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似乎跟村长很熟,压根就不敲门,自顾自的推开门带我们进了屋。

    一个老头儿从里屋走了出来,揉着眼睛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,小周。”

    “你带着先生回来了??”

    那老头儿一个激灵,猛地就清醒了,打着手电看了看我们这帮陌生人,脸上的表情既是担忧又是兴奋。

    “谁是先生?”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就是!”周事主拍了拍我肩膀,急忙向村长介绍:“这兄弟可是被局子里的人推荐的!能信得过!”

    村长将信将疑的看着我,犹豫了一会还是问:“会不会有点太年轻了?”

    “哎,老村长,人的能力可不能跟年龄挂钩啊。”七宝哈欠连天的说道,似乎也有些困了,不停的揉着眼睛:“要是不信,我们现在就回去呗。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!”周事主顿时就着急了起来,忙不迭的劝着:“村长觉得没底也正常!前几个被我们找来的老先生都让那鬼给赶走了,所以.......”

    “周哥,这事你咋没跟我说呢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忘了吗.......”周事主尴尬的笑着,像是怕我生气,急忙解释道:“其实这事也没什么,就是这段时间我们找来的先生,一个不剩全让那鬼给放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看见那个鬼了?”我一皱眉:“发生正面冲突了?”

    周事主摇摇头,说不清楚,反正那帮先生也没啥硬伤,只是昏迷了一宿,第二天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这事你能搞定吗?”

    村长忽然问了我一句,拿出烟来递给我,但我没接,直说不会。

    “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虽说心里没底,但在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,很勉强的冲村长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