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山村

    这六个死去的村民,如周事主所说,全都是横死,没有一个人的死法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有被牛角顶死的,也有被自家柜子挤死的。

    剩下那四个人的死法也是别出心裁。

    有在脸盆里被溺死的,人还站在桌边,脑袋放脸盆里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到他咽了气的时候,依旧还勾着腰站着,压根就不倒下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是半夜出门在村子里溜达,从村头溜达到村尾,如梦游般溜达了整整一个晚上,第二天脚都被磨烂了,人也没了气。

    最后那两个死者则比较特殊,他们俩的死法相同,都是跑进猪圈里让家猪给咬死的。

    没错,是被猪给咬死,不是被狗这类的动物咬死。

    可能有的人不知道。

    家猪性格温顺,平常确实不会攻击活物,但在某些特殊情况下,家猪是会张嘴咬人的,我在农村就见过好几次这类的事。

    但像是这样把人咬死.......难道那些人不会跑吗?

    在到达目的地之前,这一系列的疑问都缠绕在我脑子里,越想越迷糊,只觉得这事诡异得蹊跷。

    姓周的没把话说明白。

    他只是说有个疯女人失踪了,而且那女人很可能是死在了山里,但是......他又是凭什么断定村民的死跟那个女人有关呢?

    这一点疑问,我也提出来过,周事主也给了我当面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女人精神不正常,特别喜欢闹事,跟她有矛盾的人不少,现在死了六个,全是跟她有仇被她记恨上的........”周事主在说这话的时候,表情特别的凶狠,似乎是恨极了那个疯女人:“沈先生,您要是把那个鬼抓住,千万不能轻饶啊!一定要让它赔命才行!”

    “那是肯定的!”七宝拍着胸脯说:“斩妖除魔是我们修道人的本分,既然那个鬼害死了这么多人,我们绝对不会轻饶它!”

    “七宝,话不要说得这么死。”陈秋雁不动声色的提点了一句,看了看周事主,眼里有着些许的疑惑:“先把事情弄清楚,之后再下定论,更何况沈爷爷也跟我们说过,万事都得留一线。”

    七宝讪讪一笑:“我就是随口说说,没打算真的那么干,更何况这事也不该我做主啊,得让沈哥来.......”

    “先看看情况再说。”我拍了拍七宝的肩膀,笑道:“咱们不会放跑一个坏鬼,也不会冤枉一个好鬼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七宝嗯嗯的点着头,说那必须!

    “周哥,你放心,这事我肯定办得让你们满意。”我笑道:“到时候把那个鬼叫过来问问,有什么仇,有多大怨,咱们一一说清楚,这不就成了么?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周事主猛地打了一个冷颤,眼中很明显的出了一丝慌乱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常龙象靠在车窗上,一直都在盯着他看:“你抖啥?”

    “有点害怕。”周事主尴尬的解释道:“那鬼应该挺吓人的吧?你们叫它过来......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?”

    “有啥子不合适的?”七宝问他。

    “村子里的人都胆小,被它折腾了这么多天,胆都被吓没了。”周事主尴尬的说道:“要是你们把它给叫来,村子里的那些老人..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会考虑到的。”我笑道:“周哥你不用担心,该注意到的我都记着呢,就算是要把鬼叫出来,肯定也得避开你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叫不行吗?”周事主问我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,不行,有的事必须要了解过才能动手。

    我们会先把那只冤孽给镇住,之后再问问村子里死人的事,如果真是它干的,我们绝对不会留情。

    得到我的答复,周事主皱了皱眉,也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此之后,他就沉默了下去,时不时的点上烟抽着,显得有些沉闷。

    “小沈。”

    陈秋雁忽然拽了我一把,凑到我耳边,小声说:“这事有点不对劲,你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没吱声。

    说实话,就算是陈秋雁不提醒我,我也能感觉到这事透出的蹊跷味儿。

    周事主的反应与正常事主的反应不太一样,我总觉得他是有事瞒着我们,但又想不出是什么事.........

    在这时候,我发现七宝有点不太对,似乎是有什么心事,不时的就要回过头,往后备箱看上几眼。

    “你咋了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“忽然想起来那包里放着东西.......”七宝嘀咕着,有些心虚的看着我:“我怕它炸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我就急了,心说七宝这不靠谱的也是啥事都能干,会爆炸的东西.......难不成他是带着火药出的门?

    “你别瞎想啊,我又不傻.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听见我的猜测后,很鄙夷的看了我一眼,然后压低声音,说,是枪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带枪干什么??”我略显惊慌的拽过他,又看了看周事主,见他没发现这边的异动,不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沈老爷说的啊,如果遇见麻烦,特别是活人制造的麻烦,就像是蛊师那样的.......”七宝嘿嘿笑道:“一枪崩了,什么事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我紧皱着眉:“杀人不犯法是吧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随便用,就是到危急关头.......你懂吧?”七宝很无奈的看着我,说道:“我是给咱们留了一条后路啊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我也不由沉思了起来,想起苗武人那事,只觉得有种莫名的后怕。

    “枪是从哪儿来的?”我问七宝。

    “找朋友买的。”七宝支支吾吾的说:“这你就别问了,反正来路干净,绝对没底子,要多合法就有多.......”

    “再干净也不合法啊。”我叹了口气,打断了他的话:“啥枪啊?”

    “五连发的猎枪,打出来的是铁沙弹。”七宝跟我介绍的时候,也渐渐兴奋了起来:“这玩意儿可好使啊!原来跟我爹去山里打猎就用它!一枪过去能把......”

    我靠着椅背,百无聊赖的听着七宝跟我说这把枪是如何如何的神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车开得很慢。

    原本三四个小时就能到的地方,周事主硬是开到了晚上,直到夜里八点多,这才将车靠着路边停下。

    在他热切的招呼声中,我们一个接着一个下了车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路边有条小道。

    很明显是人工修建出来的,地上都铺着石砖。

    “从这里进去就是我们村子,大家走的时候注意一下脚下,免得踩到牛粪啥的........”

    周事主在前面领着路,手里还拿着电筒,很熟悉的跟我们介绍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村比较穷,平常都是靠着种庄稼养活自己,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了,想要赚点闲钱,那可是要费老大的劲儿!”周事主唉声叹气的说着:“现在比原来要强点,起码年轻人能往外闯了,但还是有一部分的人不愿意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七宝好奇的问:“外面能赚更多的钱,他们为啥不出去?”

    “想不开呗,就觉得出了这座大山,家里的田地没人照顾,家里的两老也没人照料,放不下心啊。”周事主苦笑道:“这点真的没法劝,劝都劝不了,没人听!”

    “周哥,这附近有别的村落吗?”陈秋雁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有几个。”周事主点点头:“要是没有那些村子,我们这个村非得绝户了不可,想换亲都没地方换........”

    陈秋雁听见这话,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,又问:“村子里的姑娘都是换亲换来的?”

    “也有下乡扶贫来的。”周事主笑道:“咋了小妹妹?你好像对我们这种小山村的姻缘事很感兴趣啊!”

    陈秋雁笑了笑,说。

    “周哥你别多想,我就是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