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出发

    事主登门的时候,恰巧我们刚吃完午饭,正坐在大厅里打着扑克。

    我最初还以为他是客人,便迎上去问他有什么需要的?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先生的。”那人说这话的时候,表情很是焦急,额头上全是汗,也不知道是急出来的还是热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您就是事主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说,是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七宝等人也凑了过来,满脸的兴奋。

    冯振国说的事主,比我想象中的要体面许多。

    虽然这人说话听着不是本地的,带点山里特有的口音。

    但他打扮的很得体,一副西装革履的样子。

    既然事主来了,那该有的规矩也得有,不能怠慢。

    我先是让七宝他们引事主去坐着歇会儿,自己则跑去给他泡了壶茶。

    等我给他倒上茶,事主也急了。

    “您就是沈先生吧??”他端着茶杯,很焦急的看着我:“要不我们现在就出发?直接回村里看看?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我说:“你先把情况给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人命关天啊!”事主说着这话,眼泪都快急出来了:“我们村子天天都在死人!晚回去一天就得多死一个!再这样下去......迟早要绝户啊!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这人有时候也随老爷子。

    为人处世讲的就是一个规矩,什么事都爱慢条斯理的来,但是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.......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直接走?”我问了一句,看了看七宝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没啥意见。”七宝耸了耸肩,双手背在脑后,懒洋洋的说:“听你的呗。”

    陈秋雁也没说话,点点头,应该跟七宝的态度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不建议直接过去。”

    常龙象很突兀的说了这么一句话,憨厚的脸上,依旧挂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沈爷爷说过,有啥事都得跟他打招呼,起码我们要先给沈爷爷说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点点头:“七宝,你去把老爷子叫回来,就说有活儿上门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七宝往嘴里叼了支烟,大步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还没好好跟您认识一下呢......”我从兜里拿出来一盒烟,掏出一支递给他:“您贵姓啊?”

    “姓周。”周事主小心翼翼的接过烟,问我:“您这里办事也要收钱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我笑道,把老爷子的规矩说了一遍,大概就是说先钱后办事,事要是办砸了钱全退,再加十倍赔给你。

    “要是出人命了呢?”周事主试探着问我,见我表情有些不对,他急忙把手:“我没别的意思!!我就是担心.......”

    “出人命了,照样赔。”

    正巧这时候,老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,瞥了周事主一眼,说:“要是我孙子把事办砸了,害死了你们村里的人,他就拿这条命赔给你们,行么?”

    我一听这话立马就急了。

    哎!这老头儿说话咋一点都不给我留余地呢?!

    要是这事真出了变故......他可就没我这个孙子了!!

    “您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爷爷。”老爷子不耐烦的说:“有啥事你跟我孙子说就成,现在他是沈家的管事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爷子问了我一句:“酬金谈妥了吗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说还没,正准备先赶过去再谈酬金的事。

    “行啊,你拿主意吧。”老爷子笑道:“出门之前记住把法器都带上,别丢三落四的,免得到时候吃亏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老爷子摆摆手就走了,似乎对于我们接活儿的事不怎么关心。

    “嘿,这老头儿还怪无所谓的。”七宝咧了咧嘴,看了看周事主,问他:“你打算给多少酬金啊?”

    “一万够吗?”那人试探着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才一万?”七宝挠了挠头:“这是不是少了点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万!!不!!两万!!!”

    周事主脸色惨白的说:“这已经是我能拿出来的最高价了.......我们村子太穷.......顶多只能拿出一千块来.......剩下的钱都得我来垫.......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往我脸上看,似乎是害怕我会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,所以.......”

    “一万吧。”我说道:“大家都不容易,互相理解一下,这样行吗?”

    当时周事主激动的眼睛都红了,握着我的手不停摇晃着,连声道谢。

    “我的车就停在外面!咱们现在就走吧!”

    “你出去等会儿,我先去收拾行李,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诶!好!”

    等周事主走了,七宝这才开口,有些不乐意的看着我:“那人不穷,我看见他开的车了,何必要价这么低呢?”

    “这年头谁都不容易,能让人好过点,咱也就当积阴德了。”我安慰道:“反正我们也不缺钱,就当是去历练一下呗!”

    听见我这么说,七宝也没意见了,陪着我就去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看他这样子,感觉还挺兴奋的,估计这段时间闲下来,他也快憋坏了。

    收拾完装备,我把店门一关,带着人直接就上了周事主的小轿车。

    由于常龙象的体积比较大,坐在后面明显不合适,只能安排他去坐副驾驶,而我跟七宝陈秋雁三个人,则挤在后面一排。

    “耗子呢?”我问七宝,压着嗓子:“那畜生跑哪儿去了?我关门的时候还没看见它呢!”

    “包里。”七宝指了指后备箱,很无奈的说:“那只肥耗子好像是想跟咱们出去玩,趁着我收拾东西,一头就钻进行李包里了,咋拽都不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,开着车的周事主忽然递了支烟给我,但我没接,直说不会。

    “您不是想知道闹鬼那事吗?我现在跟你说说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周事主打开窗户,慢吞吞的抽着烟跟我聊了起来,语气也平静了许多,跟最初那种急得快哭的样子,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这事得从半个月前说起........”

    据周事主说,他们村子里有个疯女人,脑子不太正常,应该是天生的精神病。

    前不久,那个疯女人失踪了,应该是跑进山里迷路了。

    “虽然她是个疯子,但好歹也是我们村的一份子啊.......”周事主叹了口气,表情略显复杂的说道:“我们也派人搜山了,可是找了七八天都没能找到,应该是在山里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呢?”七宝好奇的问:“你们村就闹鬼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.......”周事主叹道,脸色也白了下来,似是有些后怕:“自打上个星期开始,我们村子里就不断的死人,全都是横死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都是咋死的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一共死了六个,要是咱们回去没赶上,可能就得死七个了。”周事主小心翼翼的说着,眼里满是恐惧:“第一个死的人是村长他儿子,半夜梦游跑牛圈里了,活生生让牛给顶死了,浑身上下全是窟窿眼啊,但就是不叫,到了死也没吭声,第二天才被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牛角顶人?”我一愣:“这又是什么死法?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死的人叫老棍儿,住村长家隔壁,他们两家基本上是挨着的。”周事主说。

    七宝对这事也来了兴趣,忙不迭的追问这人是咋死的?

    “挤死的。”周事主说。

    一听这种新奇的死法,别说是七宝,我都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人还有挤死这一说?

    “他家有个铁柜子,跟车座差不多宽,也不深,没人知道他是怎么钻进去的.......”

    周事主说到这里,声音渐渐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现场看过.......他不像是自己钻进去的.......反而像是被人活生生挤进去的........身上的关节全变形了.........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