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活儿

    老爷子说的这番话,听着像是吹牛,实际上我也认为他是在吹牛。

    那个蛊师有多大的能耐,这点不用说我们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跟他斗起来,就算输不了,那也是个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结果。

    但老爷子似乎不是这么想,自打他回了药铺,歇了这么几天后,他的信心莫名其妙的又足了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老爷子有底牌?

    这一点我也在想,但最终还是没能想到答案。

    虽说如此,但我的直觉告诉我,老爷子肯定是有把握,如若不然,他是不可能那么嚣张把爩鼠放出来溜的。

    别忘了,在药铺里的可不光是他自己,还有我这个亲孙子,以及常龙象陈秋雁等等。

    他就算不怕麻烦,也得怕麻烦会连累到我们。

    凭我的经验来说,这是老爷子绝对不能接受的事,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在药铺又歇了一个星期,老爷子的身体才算是彻底恢复,骂起人来,声音都比前几天洪亮了许多。

    那天一早,老爷子穿了身刚洗好的衣服,潇潇洒洒的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常龙象正好看见这一幕,便问我,老爷子是不是要去见朋友?能让他打扮得那么正式......那朋友应该不简单吧?

    我想了一会,觉得这话也有理,跟常龙象说,那几个朋友的确不简单,跟老爷子是属于相爱相杀的那种。

    听见我的描述,常龙象眼睛都快瞪出来了,忍不住好奇问我,都是些什么样的朋友?

    “难道是官家的?”

    常龙象问这话的时候,还抬起手来,指了指天花板,其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比那个厉害。”我蹲在药柜前面整理着药材,看了他一眼,又转回头去:“官家人还没那么大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?”

    “牌友。”

    得到这个答案,常龙象好半天没回过神来,最后笑了笑,也没再追问我,一言不发的就跑去搬货了。

    我估计吧,常龙象是以为我在跟他开玩笑,但我说的是实话啊!

    老爷子的牌友不少,粗略一数都能数出十七八个来,老太太还占据了大多数。

    要说老爷子也是好面子,在家里歇了这么久,硬是咬着牙不出门,生怕被熟人遇见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这病恹恹的模样,要是让那些老朋友们看见,还不得说我不久于人世了?”老爷子跟我说这话的时候,一脸的认真,没有半点说笑。

    就因为如此,他今天才会收拾得这么干净,硬是整出了满面春风桃花笑的效果,才去见那帮老牌友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七宝提着早餐进来,左看右看没见着老爷子,便问我,你爷又去打牌了?

    “可不么。”我走上前去,把早餐接过来,满脸的无奈:“估计他这一玩又得到晚上,晚餐咱自己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把早餐往桌上一放,我扯着嗓子喊了两声,把常龙象跟陈秋雁都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沈爷爷呢?”陈秋雁问:“他不来吃早饭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那老头儿忙着打牌呢,哪儿能顾得上吃饭啊。

    陈秋雁算是见识过老爷子牌瘾的人,一听我说他出去打牌了,顿时就悟了。

    “沈哥,咱都多久没接到活儿了.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咬着筷子,百无聊赖的趴在桌边,看着我说:“我倒是不缺钱用,就是觉得这样的日子太无聊了,啥子时候才是个头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慢慢来嘛。”我笑道:“这段时间咱们也不闲,都在学习啊。”

    我所说的学习倒不是虚话,自打我们回了成都以来,老爷子就没让我们轻松过。

    不光是我要尽全力去学习沈家的降术,七宝跟常龙象这两个搭把手的“伙计”,也得多多少少学一些行里的本事。

    起码该有的常识都得有,这是搭把手伙计的敲门砖。

    至于陈秋雁,她学的东西就较为复杂了,这也是她自己要求的。

    七宝他们学什么,陈秋雁就跟着学什么,不仅如此,她还特意要求学中医药理,特别是那些能够跟阴阳学说搭边的“药理”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跟我爷爷打过招呼了,四川这边有什么小活儿,他都会找人帮忙接给我们。”陈秋雁忽然说了句,随手夹起一块酱牛肉,丢进我碗里:“过不了多久咱们就有活儿了,你可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啊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笑着说没事,一般的小活儿我还是能搞定的,这点信心必须有!

    “我舅也说了,有啥麻烦事都会来找咱们,至于薪酬.......”七宝说到这里,嘿嘿笑了起来,搓了搓手指,摆出了一副财迷样:“私底下,我们自己跟事主谈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!”我急忙点头:“这样对你舅也好,免得外面传些不好听的话,到时候可......”

    “啥子不好听的话?”

    冯振国很突兀的从门外闯了进来,虎虎生风的走着,那模样只有四个字足以形容。

    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“哎老舅!你咋来了?”

    七宝再殷勤,冯振国也不吃这套,一脚踹开七宝,很熟悉的走到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他倒是个爽快人,点着烟抽了两口,直接问我们,有个活儿你们接不接?

    “有活了?!”

    七宝眼睛一亮,兴奋得不行,急忙跑到冯振国身边,又是捏肩膀又是倒茶的伺候:“老舅,这是啥活儿啊?油水多不?不多我们可不接!”

    “冯叔,这是什么样的活儿?方便说吗?”我问,倒是没急于接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事不复杂,就是单纯的闹鬼。”冯振国笑道:“昨天晚上我刚听说这事,立马就想到你们了!”

    “单纯的闹鬼?”我松了口气,笑容轻松了几分:“行啊,这活儿我们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沈兄弟!你可别激动啊!”七宝连忙劝我:“钱都没谈好还接个屁啊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直说钱多钱少无所谓,我们欠缺的不是钱,是这种历练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等咱们变厉害了,在行里的名气也越来越大了,还愁赚不到钱吗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一听我这么说,七宝也不吱声了,似乎也觉得我的话有理,点点头走到边上,抽着烟继续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闹鬼的地方是个小村子,距离成都有点远,得往南边靠了。”冯振国自顾自的倒了杯茶,跟我们说:“那村子挺偏僻的,你们要是想去,我可以安排人送你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咋闹鬼啊?”我问。

    冯振国喝着茶,沉思了一会,似乎是在组织语言。

    “就是闹鬼。”冯振国憋了半天,也只憋出了这么几句话:“他们没跟我说清楚,就说闹得挺严重的,死了五六口人了。”

    得到这答复,我不免有些诧异,冯振国这是逗我们玩呢?

    单纯的闹鬼能闹得这么厉害?

    死了五六口人了.......那是得多狠的冤孽才能搞出来啊........

    “这算是小活儿?”七宝小心翼翼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说狗屁的小活儿,这算是大活儿!

    “接不?”冯振国也试探着问了一句,看他那表情,貌似还挺期待的。

    “冯叔,不怕您笑话,现在老爷子不出面,我也不敢随便接活儿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着,一边给冯振国倒了杯茶,很坦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不对自己的安全负责,也得对七宝他们的安全负责,您说对不?”

    冯振国点点头,说对。

    “接不接这活儿,我现在不能给你答案,必须得见过事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行,这个没问题。”冯振国笑了起来,说:“事主就在局子里待着呢,回去我给他们打个招呼,分分钟就能来!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