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蛊人

    用老爷子的话说,学了葬人经里记载的蛊术,自身就有很大的可能变成一个蛊人。

    无论是五脏六腑还是体外发肤,都会让这些活蛊一步步的侵蚀殆尽。

    虽然这听起来有点吓人,但老爷子直言说,变成一个蛊人也不一定是坏事。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“肉身化蛊,这可是神迹啊!”老爷子说着这话,眼睛都亮了起来:“特别是在蛊道之中,有数不清的蛊师都向往着这种境界,脱**凡胎,使化蛊做身,这是能一步登天的路子!”

    脱离**凡胎?

    我听见这话,只感觉有点迷茫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说的这种境界.......怎么听着有点像是古代传说中的神仙境呢?

    也就只有道家神话中的那些神仙,可以堪称为脱离**凡胎了吧?

    “脱离**凡胎之后,人的身体有什么变化吗?”陈秋雁问道,双目紧盯着老爷子,很急切的等着答案。

    “各有各的说法,每个法派的说法都不一样,就拿他们蛊道的这个来说.......”老爷子点了支烟,慢吞吞的抽着,跟我们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蛊道中人所说的脱**凡胎,其实就是将自身血肉尽除,再以活蛊的精血换之。

    一发一肤,一血一肉,尽是由活蛊构成。

    除了三魂七魄依旧是活人之外,其余的部分,都会让活蛊替代。

    “曾经我在贵州见过一个蛊师,他的实力很强,但不擅长与人斗,只擅长救人。”老爷子说着,满脸的回忆。

    那个蛊师修的是药蛊一脉,打小开始,他就在自己身子里养了药蛊的原材料。

    几十年过来,那些药蛊的“原材料”,竟然与他自身的血肉产生了异变,有一部分药蛊都融进了他的血肉里........

    “身体的恢复力特别强,而且人衰老得特别慢,嗅觉跟畜生差不多,能闻到冤孽身上独有的那种阴味儿。”老爷子说起这些来,脸上满是羡慕:“我当初也不信啊,就琢磨着阴他一下,拿针在他手臂上扎了个口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下手可够狠的。”我一愣。

    老爷子嘿嘿笑了两声,说这是经过别人同意的。

    那个蛊师被扎破皮肉之后,老爷子能够很直观的看见,那种伤口迅速愈合直至毫无痕迹的过程。

    “肉像是活的东西,全在往伤口那边挤,眨个眼的工夫就好得差不多了。”老爷子一边跟我们说着,一边比划了起来:“听我朋友说,那蛊师原来还让人砍了一刀,从脖子到后背,差点没把他整个人给劈开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没死?”七宝瞪大了眼睛,恍如在听天书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死了,他要死了,我后面还能见着他吗?”老爷子好笑的说:“被砍伤的那段时间挺严重的,昏迷了大概一个多月,之后又修养了半年,这才彻底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抖了抖烟灰,补充了句,连疤都没留下,可想而知那人的肉身恢复力有多强。

    “嘿!陈姐!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的么!”七宝笑道,看着陈秋雁说:“要是让咱们的军队学会这一招,那还不是.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。”陈秋雁摊了摊手:“这种人体出现的异象,我曾经从我导师嘴里听过,在十几年前,他们就研究过这种东西,但最后都没能研究出结果来。”

    “技术不到家吧?”七宝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。”陈秋雁一皱眉,似是在回忆,喃喃道:“我导师说的好像是.......有的东西是科学人不能随意触碰的.......陷得太深容易迷失自己.......因为答案在百年内是不可能找出来的........”

    听见陈秋雁这么说,七宝倒没什么反应,老爷子点点头:“你那个导师不错,能看透这一层,说明他不是个俗人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还好吧。”陈秋雁笑得眯起了眼:“我导师很不错的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知难而退也是一种本事,花大把时间去研究那些太深层次的东西,那还不如去研究点实用的呢!”

    “陈姐,我有个不情之请啊。”七宝忽然开了口,搓了搓手掌,笑眯眯的问她:“你上次拿出来的针剂就挺实用的,那玩意哪儿有卖啊?你导师卖不?给我弄点呗?”

    陈秋雁白了他一眼,说没卖的,那东西是非卖品,能私底下带出来几支就不错了,还想掏钱买点?做梦呢?

    “你傻啊。”我拿胳膊撞了七宝一下,没好气的说:“有我爷爷在,你要那玩意儿干啥?”

    七宝讪笑着点点头,说,防身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算是看明白了,七宝是让那只活蛊给整出后遗症来了!

    “沈老爷,您还没说完呢!”陈秋雁追问道:“蛊师所追求的那种境界,究竟有多厉害?跟你说的那个蛊师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比那个强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话题上,老爷子显得很认真,抽烟的速度都变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据他说,蛊师中最高的境界,应该叫做阿(e)蛊身,说的是行蛊于百骸,养蛊于灵台,蛊不散则人不亡。

    “与道家的仙很像,魂魄各有所职,前者纳阴,后者纳阳。”

    “血肉白骨,更是永不消亡,蛊气不散,则生气不散,可以说是想活多久都行,已经超脱生死轮回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只觉得老爷子所说的阿蛊身不像仙,更像是一种从未被人了解过的生命体。

    它之所以不会消亡,之所以能够超脱所谓的生死轮回.......不就是因为它的肉身恢复力很强吗?

    仔细想了想,又感觉这跟传说中的长生不老很像。

    人的肉身恢复力强到一定的程度,能不能延缓衰老,这个是未知数,如果真的可以........

    “你想啥呢?”老爷子拍了我一把。

    “爷,那上面的蛊术我能学吗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,老爷子似是第一次认识我那般,很认真的打量了我几眼,问我,你狗日的是不是想要成仙啊?

    “不能学?”

    “废话!现在当然不能学了!”老爷子没好气的骂道:“这上面记载的蛊术是真是假都还没确定,你就敢学?真不怕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啊?”

    按照老爷子的说法,这种以肉身养蛊的方术,那是不能乱练的。

    只要一步出错,自身会受到多大的损害,保准我连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没有确定真实性跟安全性,这玩意儿就不能当真。”老爷子把黑布叠了起来,唉声叹气的说:“再说了,你连我们沈家的东西都没学完,还想学蛊术?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也不带你这样的啊........”

    被老爷子这么一说,我也得有点不好意思了,讪讪笑着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如果学那块布里记载的蛊术.......真能到达老爷子所说的那种境界........

    说不想学,那就是在装蒜。

    能让自己的肉身变得超凡脱俗,甚至于是接近传说中的仙,这种好事上哪儿找去?

    没有排山倒海的功夫,只有极强的肉身恢复力,这对我来说也足够了,起码小病小痛啥的找不上我,生个大病也是不用去医院就能自己好。

    “爷,你觉得那个苗武人.....还会再来找咱们吗?”

    “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敢让爩鼠满屋子乱窜?让那老头儿看见还不得炸庙啊?”

    老爷子笑了两声,摆摆手说。

    “强龙不压地头蛇,在这条老街里,他还翻不了天。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