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蛊经

    爩鼠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那个木盒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看戏。

    这只肥耗子有多重视木盒,不用我说大家都清楚,在地底下刨洞都随时带着,可见它有多中意这个小盒子。

    自打它被我们带回家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让木盒离身.......

    “那什么,你别激动,我对这个盒子没想法。”我忙不迭的举起手来,拿着筷子冲爩鼠摆了摆,表示自己并没有“敌意”。

    爩鼠吱吱的叫了两声,嗖的一下从椅子上窜下来,跑到我脚边,看了看我。

    “你别想阴我啊......耗子......你是知道的.......咱们俩没什么过节........”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的解释着,生怕触怒它。

    爩鼠可不是一般的动物,它要是发起飙来,冲我喷一口煞气都是轻的!

    老爷子不是说过么,爩鼠喜吐煞,煞有毒,阳人触之既亡......我的好日子还没过够呢!

    “吱。”

    爩鼠小声叫着,低下小脑袋,很郁闷的看着那个小木盒,似乎是没想到拴着木盒的铜锁链会断。

    “它应该不会对付你。”老爷子气定神闲的说着,喝了口茶:“它知道咱们不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两步,跟爩鼠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在这时,爩鼠做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举动。

    它不知道是脑抽了还是怎么了,猛地抱起一根铜锁链,咔咔咔的就啃了起来,三下五除二的就吃掉了半条。

    我一愣:“这耗子得失心疯了??”

    “沈老爷!小肥吃铜链子不会有事吧?”陈秋雁忙不迭的问,表情也着急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爷子没说话,默默的看着这一幕,像是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见他不吱声,我们也不敢多问,更别说上来阻止爩鼠了,只能这么看着。

    爩鼠谁也没搭理,闷头啃食着那两根铜链子。

    吃完了之后,这才悠哉悠哉的跳回饭桌那边,开始在桌上找吃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我满脸迷茫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耗子......有点诡啊.......”老爷子一皱眉:“它好像不看重那个盒子.......反而看着像是.......”

    “沈老爷,咱们会不会是想错了?”常龙象吃着包子,嘴里说着话都支支吾吾的,跟我们分析着:“那两根铜锁链不是它背上去的,是让人给锁上去的,你看!它这不是在泄愤么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七宝忙不迭的点头:“它那天还踩纸人来着!连那条活蛊都让它吃了!”

    老爷子眼睛一亮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急忙让我把那个木盒子捡起来,看看爩鼠有没有别的反应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命令,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咬着牙把那个木盒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跟爩鼠的距离不算近,它就算想阴我,肯定也会让老爷子拦下来.......

    “吱。”

    爩鼠猛地叫了一声,见我捡起了木盒,倒也没有过来抢夺的举动,反而露出了一种人性化的眼神。

    嫌弃。

    真的,我能看出来,它很嫌弃这个烂木盒子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别说是老爷子了,连常龙象他们都满是激动,纷纷要求我把盒子打开,看看里面装着什么样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里面不会有机关吧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招手,示意让我把木盒递给他。

    拿在手里研究了一会,他皱了皱眉:“好像没机关。”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抽拉式的盒子......两边都有扣呢!”老爷子说着,试探着把木盒顶上的铜扣打开,轻轻抽动了一下木板.......

    很快,那盒子里的东西就展露到了我们眼前。

    里面塞满了黑色的布片,似乎那是一整块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叠着塞进去了而已,老爷子将其拿出来后,盒子里就彻底的空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七宝满脸的诧异:“这盒子里的宝贝呢??咋就只有这张破布啊??”

    老爷子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,拿着这张黑布,端详了一会,又让我给他拿放大镜过来,似是要细细研究一下。

    我拿着放大镜过去,低头一看,只见那张黑布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金点,就跟有人用金色墨汁在上面蘸过那般,看着很是醒目。

    “爷,这些金点是啥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字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说着,接过放大镜,默不作声的往黑布上看了一会,最后又点点头:“确实是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字啊?”陈秋雁兴致勃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记载的好像是方术......”老爷子说道,把黑布递给陈秋雁,意思是让他们也开开眼。

    最后,陈秋雁、七宝、常龙象,一个都没落下,全都拿着放大镜轮着看了一圈。

    最后谁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直到这张黑布轮到我手里,拿着放大镜一看......

    这上面写着的字......不都是泐睢文吗??

    虽然我对泐睢文这种文字不太了解,连略懂皮毛都算不上,但好歹也见识过啊。

    这种字体结构就跟老爷子写给我看的泐睢文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爷,这就是苗武人找的宝贝?”

    “十有**。”老爷子咧了咧嘴,虽说笑容还算是平静,但眼中透出的狂喜,却还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这块布片上记载的方术.......得有多厉害才能引去苗武人那样的蛊师??

    普通的方术对苗武人而言,应该是无所谓的东西,恐怕只有那些罕见到极点的术法,才能勾住苗武人的心思.......

    “这上面记载的方术都是啥类型的?”我问道:“是道家方术还是苗武人他们那脉的蛊术?”

    老爷子没急于给出答案,拿着放大镜,细细研究了一阵,最后才说。

    应该是蛊术。

    “著作人是谁......这上面没写........”老爷子一边看着,一边跟我们说着;“开头的这个标题看着有点像是经书........好像叫做葬人经........哎这里有介绍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老爷子不再出声,默默的看了一会,眼中的惊讶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“介绍啥了?”七宝追问道,忍不住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这部葬人经上记载的,应该是蜀汉时期,某个蛊道高人的毕生所学.......”老爷子强忍着兴奋,低声说道:“经中有蛊术八百种,前四百种蛊可救人,后四百种蛊可杀人.......”

    “沈老爷,上面记载的这些蛊术,跟如今的蛊术相比,哪个强?”七宝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上面的厉害。”老爷子很肯定的说道:“虽然所有的法派都会创新,但创新出来的东西,不一定有古时候的好使,更何况.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老爷子顿了顿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的蛊术我都没听说过,光是开篇记载的这三种活蛊,就跟现代的蛊术出入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出入有多大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现代的蛊师养蛊,是让活蛊寄存于自身,将自身当作了容器.......”老爷子皱了皱眉,表情越来越凝重了:“但开篇记载的这几种活蛊,都得融入到蛊师的自身,以蛊师的血肉为食.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一样吗?”我有点纳闷:“原来听你说过,很多活蛊都需要蛊师的血肉去喂养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一样。”老爷子摇头:“融入肉身,寄存肉身,这是两个概念,也就是说......”

    老爷子看了看我,表情很是凝重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用这上面的法子养了活蛊,那么你就相当于多出来了几个身体器官,只要你不死,活蛊就不会灭........”

    我打了个冷颤,没说话。

    老爷子翻看着布片,继续跟我说着。

    活蛊受伤至损,蛊师是不会受到影响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蛊师受到了伤害,活蛊则会尽全力的修复蛊师肉身,以保证自身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按照这上面的蛊术修行,要不了一年半载,蛊师身上的血肉,很可能都会变成活蛊化来的东西.........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