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木盒

    【第一章】

    七宝并没有回家,而是跟着我们一行人回到了药铺,准备在店里短住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伤势不算轻,回家养肯定没在店里养好得快。

    更何况还有这么多人陪着他打牌,这种神仙一般的日子,简直是让他乐不思蜀。

    连着在药铺里歇了一个星期,七宝跟常龙象纷纷痊愈,只有老爷子的气色还有点差,但比起最初的样子也要强了许多。

    说起来,常龙象这人倒也挺有上进心的。

    被老爷子拉回家长住,他也不好意思真的白住,平常就跟着我学点药理,要不然就跟着陈秋雁学点算账记账的本事。

    只要开门做生意,常龙象就没闲下来过,忙前忙后的跑,又是搬药材又是出门送货,让我这个药铺小掌柜都有点自叹不如了。

    惭愧啊!

    不过私底下老爷子也跟我说过,让我别多想,拿常龙象当弟弟看就成。

    还说这胖子没大脑,脾气又直又硬,要是没人带带他,迟早有吃亏的一天,就像是他爷爷那样。

    “你在咱们这里干活儿,工资不发,只包吃住。”老爷子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,是当着常龙象说的,没有半点掩饰:“有特殊的活儿,你就跟你哥去,办完事了拿分红,肯定少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爷子拿出一叠钞票来,递到了常龙象手里。

    那是我们办人瓜这活儿的酬金,拿给常龙象的也不多,估计就两三千吧。

    但各位可别以为这数目少,在九十年代那会,一个月能拿四五百的都叫高工资了,更何况是一次性拿两三千。

    常龙象并没有接过这笔钱,手足无措的跟老爷子说:“不用给我钱,我只要有个吃住的地方就行,有啥忙我都帮,钱就算了!”

    “帮多少忙,拿多少钱,这就是规矩。”老爷子摆摆手:“你要是不愿意拿,就滚回陈大头那儿去,说我带不了你!”

    听见老爷子这么说,常龙象才勉为其难的接了这笔钱,脸上的表情要多惭愧有多惭愧,似乎都有点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与他相比,七宝那牲口就直接多了,见老爷子分红没落下他,笑得嘴都合不上,一个劲的说以后就跟我混了,在外面上班有个屁的意思!

    对于七宝想要投奔我的这事,老爷子表示无所谓,由我看着办。

    行里人并不是独行客,大多数的先生,身边或多或少都会带几个搭把手的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有懂行的小后生,也有不懂行但是会来事的人。

    像是七宝这种.......应该是介于两者之间吧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得知老爷子同意后,七宝显得怪高兴的,直说自己找到了铁饭碗,虽然这行的风险大,但来钱的速度也快啊!

    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大产,这句话一直都是七宝的座右铭。

    当然了,就因为他有这种想法,市里的很多工作他都瞧不上眼,哪怕是自己爹妈安排的“铁差”也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稳定有个屁用,不能赚大钱还有啥意思?

    就算是能赚大钱,一年下来怎么也得歇半年吧?

    那种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的工作,才是七宝最想要的。

    至于那只爩鼠......

    自打我们将它带回药铺后,这只大肥耗子就没清醒过多久。

    每天二十四个小时,至少有二十个小时在睡眠中度过。

    剩下的四个小时划分得极为规律,一个小时玩,三个小时吃。

    不光是吃坚果这类的食物,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,就没有它不敢吃的。

    我就亲眼见过它跟常龙象抢肉吃,啃肘子的时候,动作比谁都快,只有常龙象这种大吃货,才能够赶得上它!

    它除了吃跟睡觉之外,倒是还有一个特点,就如老爷子说的那般,这耗子喜烟。

    无论是厨房里做菜烧出来的烟,还是老爷子抽烟时从嘴里吐出来的烟雾,这只爩鼠都照收不误,仰着脑袋就闻,跟吸大烟差不多。

    那天一早,我跟常龙象刚把店里打扫完,七宝带着早餐就来敲门了。

    叫上老爷子跟陈秋雁,五个人围着饭桌坐了一圈,吃起早餐来倒也热闹。

    “沈老爷,我昨天晚上想了一下。”七宝往嘴里塞着包子,问道:“我爹的路子广,我舅那边也容易接到事儿,要不然我让他们帮忙注意一下,有啥活儿直接来找咱们?”

    老爷子摇摇头,直接说不用这样,咱们不是太缺钱,多休息一段时间也不碍事。

    在这话题上,陈秋雁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说是这年头干啥都讲知名度,既然沈哥入了这行,那必然需要一些小活儿来锻炼锻炼......

    “如果知名度太低,那种小活儿很难会被你们接住。”陈秋雁很坦诚的说道:“要是让陈老爷他们送活儿来,十个有九个不好办,风险略大啊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倒是实话。

    我现在需要的不是大活儿,缺的就是那种小活儿。

    办起来既安全又有把握,还能给我增加一定的经验.......

    老爷子想了一会,叹了口气,说,你们看着办吧,这事我也不掺和,由你们来。

    “爷,你不会是生气了吧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。”老爷子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:“老子的气量没那么小!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是.......”

    老爷子点着烟,看了看我们:“我已经老了,有些事不该我来做主,要是什么事都让我来把持,你们这帮后生啥时候才能出头?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七宝拍着胸脯说:“接活儿的事包在我身上,保准是那种让人求上门来送活儿,可不是我们求着人给活儿,面儿必须足足的!”

    老爷子笑了笑,冲七宝竖起大拇指,直夸他有悟性。

    这时,爩鼠也睡醒了,忽然从楼上跑下来,跳到椅子上,左右看了看我们。

    等我见着它开始打哈欠的时候,想都不想,端着碗就躲到了一边,满脸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?”

    七宝很疑惑的问我,皱了皱鼻子,看着爩鼠嘴里吐出来的那些白雾,很享受的说:“这味儿多香啊,真不知道你跑什么!”

    我讪笑道:“这味儿太甜了,腻得慌,我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看见爩鼠吐白雾的时候,还是在山里。

    老爷子当时就跟我解释过了,它吐的这些白雾不是煞,应该叫做尸化香。

    “爩鼠擅长掘地,在地底下打出的隧道,其长度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。”老爷子是这么跟我说的:“在地底下钻久了,时不时的也能碰见一些古墓,要是墓中有那种不化血肉的尸首,爩鼠就会跑去吸煞,吸完了煞气,它就会吸食尸体内的尸油.......”

    “吸的越多,自身的煞气里,多少也会含有一丝尸气。”

    “尸气越重,它吐出来的白雾颜色就越浓,味道也就越香,所以这叫尸化香.......”

    想起老爷子对我的这一番解释,看着那只正在吞吐白雾的爩鼠,我脸上的嫌弃越发明显了。

    这小畜生......站在饭桌旁边吐尸油不是恶心人么!

    “吱!”

    爩鼠叫了一声,像是发现了什么,不停的转动着脑袋,两只小前爪还在身上摸索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你找东西啊?”七宝问它。

    “吱吱!!”爩鼠着急的叫着,像是在回答七宝。

    常龙象一愣,指着爩鼠喊:“哎!这耗子背上的那个盒子呢?!”

    “拐求。”七宝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,贱兮兮的看着爩鼠:“东西不在咯,可惜咯。”

    爩鼠气不过,伸出前爪,在桌上抓了一颗花生米,照着七宝的脸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我的右脚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低下头一看。

    放在我脚边的......不就是爩鼠背上的那个木盒吗??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