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蛊入身

    苗武人?

    这应该是他的真名吧?

    姓苗.......难不成他也是西南这边的人?

    虽然他说的是普通话,但听他说话的腔调口音,确实有点像是西南人,搞不好还是我们四川的!

    “苗武人?”老爷子皱了皱眉:“像是你这样修蛊的术士,还是姓苗的......也就只有那么几家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几家?”

    苗武人嘿嘿笑着,苍老的脸庞上,尽是笑容:“苗字一样,人可不一样,那几家的蛊师在我眼里连后生都算不上,你可别拿我跟他们比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西南人?”老爷子问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苗武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听见他这么说,老爷子显得更疑惑了。

    但还没等他多问,苗武人就转过了身子,慢吞吞的向着林中走去。

    在这过程中,他没再回头,似乎是一点都不怕我们会偷袭他,悠哉悠哉的走着。

    直到他从我们的视线中彻底消失,老爷子这才开口:“行了,收拾收拾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爷,你伤得咋样?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,看了看老爷子脸上的血迹,心中的担忧更甚。

    “没啥子大事。”老爷子摆摆手,显得很是轻松:“就是吃了点小亏,歇一段时间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我一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骗你干啥?”老爷子笑着问我:“你们呢?我看胖子跟七宝伤得也不轻啊!”

    说着,老爷子还走了过去,很仔细的给七宝常龙象检查了一遍伤势。

    “胖子皮糙肉厚,没什么大碍,回去养两天就成,至于七宝.......”老爷子咧了咧嘴:“可能有点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“啥子意思?”七宝表情一僵,眼里顿时就冒出了害怕的神色。

    老爷子说他有麻烦,那就跟医生说他得了绝症差不多,起码他当时是这么感觉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我在旁边扶着他,这牲口非得被吓得趴在地上不可!

    “得养半个月左右吧,还得喝点中药。”老爷子叹了口气:“入体的蛊气已经消除了大半,剩下那些附着在骨头上的.......短时间恐怕消不了,只能花点工夫慢慢熬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老爷子还特意看了陈秋雁一眼,笑容似是含着欣慰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不错,如果不是你给七宝止住了蛊气的蔓延,他也活不到现在。”老爷子说到这里,笑容也变得复杂了起来,像是有些莫名的迷茫,细声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现在国家的东西都这么厉害.......要是照着这势头发展下去.......我们这些先生的饭碗也得砸了啊.......”

    “沈老爷,您别多想。”陈秋雁笑道:“上面的研究成果对你们来说,恐怕也算不上什么,需要走的路还很长,想要赶上你们那不得猴年马月了?”

    “这话倒是在理。”老爷子也笑了起来,点点头:“这事你们都处理得不错,值得表扬,等咱们回去了,爷爷我做东,请你们吃顿好的!”

    “吱!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声熟悉的鼠叫,忽然从我行李包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没敢多想,忙不迭的把拉链拉开。

    只见先前的那只大肥耗子,正仰面躺在包里。

    看见我把包打开,它也没有往外跑的意思,依旧直挺挺的躺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这耗子啥时候进去的?”我有些诧异,便问老爷子:“我刚才没看见啊,听你跟那老头说........”

    “先把包拉上,有事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低声说着,给我使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我点点头,正准备将拉链给拉回去,老爷子却很突兀的开了口,问那只耗子:“你真不走是吧?”

    那只大肥耗子没吱声,看了看老爷子,又看了看我们,什么动作也没,就那么躺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不走就不走吧。”老爷子笑着,一挥手,让我把包给拉上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随意收拾了一下行李,将起阵用的那些法器一一收好,这才打道回府,跟着老爷子直奔山沟那头行去。

    “沈老爷,你能记住路啊?”七宝跟在后面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憨批,咋能记不住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老爷子咳嗽了几下,脸色又难看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那老东西下手够狠的,如果我反应慢点,恐怕早就栽在他的手上了.......”

    “爷,你到底是哪儿受伤了?”我忍不住问道,心里不是一般的着急:“身上都见这么多血了,但我找半天也没找见你身上的伤口,这是啥情况啊?”

    老爷子没说话,拽住我的右手,轻轻搭在了他胳膊上。

    “摸到什么了?”他问我。

    我没吱声,小心翼翼的在他胳膊上摸了几把,只觉得有些地方在往外凸,像是起了大包。

    “起包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包,那是被我压回去的蛊气。”老爷子叹道,很无奈的说:“苗武人的路子太邪,放出来的那些蛊,有很多都是我没见过的,虽然我反应快也解了一部分,但还是有一些蛊气散不出来.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碍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么,都被我压回去了。”老爷子笑着,表情渐渐轻松了起来:“等我回去歇两天,把蛊气散了,之后自然就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沈爷爷,您在西南这片算是泰山北斗级的人物了。”陈秋雁试探着问道:“那个叫做苗武人的蛊师........”

    没等陈秋雁把后面的话问出来,老爷子就接过话茬,很坦然的跟她说:“像是他这么厉害的蛊师,确实不应该低调到这个份上,但说真的,在西南待了几十年,我还真没听过苗武人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孙化禅算是蛊师一行里的老大哥了,连他都不知道,我哪儿能知道这么多?”

    老爷子说到这里,也无奈了起来,连连摇头:“这次的事算是办砸了,人被留住,还落了一身的伤,看样子我真是老了.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老,年轻着呢。”

    我安慰道,见老爷子那种如英雄迟暮的表情,我只觉得有种莫名的心酸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我不服老不行。”老爷子苦笑道:“到我这年纪,是该收手了,有些事得交给你来办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我点点头:“活儿交给我,你安心歇着,该玩就玩,啥也别操心!”

    “沈老爷,我有个问题啊。”七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表情变得有些凝重,试探着问了老爷子一句。

    “您没能留住蛊师,司徒他们会不会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老爷子断然道:“但肯定会有点想法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的事......应该不算砸招牌吧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老爷子没说话,点上烟抽了几口,像是在思考这个问题,表情变化得很快。

    “多少会砸一点。”老爷子说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瞒一下司徒?就说那蛊师跑得太快没撵上........”

    七宝出的这主意不错,但老爷子明显是不想这么干,摆摆手就说,有些事瞒不住,他也不想瞒,直接点对大家都好。

    在这时,我们已经走到了森林的侧方出口处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不远处就有几道明显的强光,应该是有人拿着手电在林子里走。

    当那几道强光往我们这边晃过来的时候,司徒的声音也随之传来。

    “人在那儿!!快!!!”

    眼见着那些熟悉的面孔向我们靠来,老爷子不动声色的拍了拍我肩膀,似是在跟我说,又像是在跟所有人说。

    “那只耗子的事别说出来,其他的都无所谓,该说就说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,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