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苗武人

    听见老爷子这话,我跟七宝他们谁也没敢犹豫,连地上的法器都没收拾,提着包就开始往后面跑。

    刚跑出去还没几步,老爷子已经从林中狂奔了出来,上衣破了七八个窟窿,脸上跟衣服上都沾满了血迹。

    “爷你没事吧?!”

    看见他那副狼狈的模样,说不担心肯定是假的。

    在我的记忆之中,老爷子还是第一次伤成这样.......难道他真的没斗过那个蛊师??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咬了咬牙,跑到我们身边,稍微打量了我们几眼,确定没什么问题这才问:“你们不是跟着司徒回去了吗?咋在这儿呢?”

    “迷路了。”我低声说道,顺着把先前发生的事给他说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听完我的讲述,老爷子也不由笑了起来,脸色要好看许多。

    “行啊!”他点点头,满脸的欣慰:“拿阎摩阵收拾活蛊,这招接的不错!”

    在这时,那只大肥耗子也有了动作,直奔我们这边就跑了过来,似乎是不怕我们,就站在老爷子脚边,仰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耗子是自己钻出来的?”老爷子问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刚才不是说了么,就是从那个窟窿里.......”

    没等我把话说完,林子那头,也缓缓走出来了一个老人。

    杵拐杖,补丁衣,山羊胡。

    有这三个特征,我不说各位都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“你个老东西!!你他娘的还想跟我斗是吧?!”老爷子见他来了,气得直跺脚,直骂道:“见好就收你懂不懂啊?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杵着拐杖,慢悠悠的走了过来,在距离我们十米远的位置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是谁把我炼出来的驭孽给杀了?”

    驭孽?

    听见这个陌生的名词,我不免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难不成那个活蛊......就叫做驭孽?

    “是我孙子杀的。”老爷子答道,表情有些得意:“难道只许你放蛊,不许我孙子杀?这有点不讲理吧?”

    “许,怎么不许。”老乞丐笑道,也不像是生气,很坦然的说:“成王败寇,输了就是输了,被你孙子干掉,那也只怪驭孽的本事不够,怨不得旁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,常龙象跟七宝都站了出来,一左一右的紧靠着我,将陈秋雁挡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?”常龙象问。

    “你别乱来。”老爷子急忙说道:“这老东西不简单,我都干不过他,你.......”

    “沈阎王你可有点谦虚啊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摇了摇头,打断了老爷子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“咱们俩斗了一场,只能算是平分秋色,谈不上输赢。”

    闻言,老爷子皱了皱眉,有些不耐的问他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有话直接说,咱们划出个道来,能谈就谈,谈不拢就继续斗!”

    一听他这话,我顿时就明白了,谦虚的人不是老爷子,是老乞丐。

    如果老爷子有绝对的把握胜过他,那是肯定不会跟他谈的,就他那脾气,不指着老乞丐的鼻子骂街都算好了!

    “你们来对付我,这事就这么过了,我不追究。”老乞丐笑道:“你的孙子杀了我的活蛊,这事也这么过了,我也不追究。”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。”老爷子冷笑道:“那你赶紧走呗,何必在林子里跟我耗呢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老爷子咳嗽了两下,似是提醒,又像是在威胁:“你现在是个什么处境,你比我清楚,不光是官家的人在找你,连行里人也是.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叹了口气,显得有些无奈,摇了摇头说:“那些先生来找我,这点我认,毕竟怀璧其罪啊......但官家来找我,这我就不能接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能接受?”老爷子一皱眉:“种了这么多的人瓜,你还觉得你委屈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们自己倒霉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说着这话,表情还有些委屈了,跟我们解释着:“我在山里随便弄了点瓜藤,正琢磨着不用活人种人瓜的法子,结果呢?那帮山民趁着我不在,偷摸着就把人瓜摘走了,我都没来得及阻止啊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不在,所以他们认为那是无主之物,拿走了也正常。”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这点我理解,所以我说他们倒霉。”老乞丐耸了耸肩:“他们摘走人瓜的那天,我恰巧去山里办事了,过了两天才回来,想救他们也没办法救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......你觉得这事跟你没关系了?”老爷子问。

    “有那么一点,但也不多。”老乞丐笑了起来,很坦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答案,老爷子“嚯”了一声,很惊讶的说,你够有本事的,这罪名摘得挺干净啊!

    “那些山民的死,跟我没有直接关系,但话也得说清楚,那些先生的死,确实是我造成的,谁让他们来追我呢?”老乞丐苦口婆心的说道:“我都这把岁数了,还想借着我成就他们自己,这也太.......”

    老爷子叹道:“你说的这点我认,他们打着歪主意来找你,这确实是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我也不跟你多说,咱们俩现在没矛盾,最好以后也没有。”老乞丐笑着,直入正题的跟我们说:“一个学蛊的,一个学降的,都是擅长对付活人的,要是再这么斗下去,只能鱼死网破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老爷子点点头:“那你赶紧走吧,反正那帮官兵也拦不住你,趁着这机会你远走高飞,你没麻烦了,我也落个轻松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没说话,深深的看了老爷子一眼,像是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还有件事没问你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忽然问他:“你来这荒山野地里......不会是专门为了种人瓜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可管不着了。”老乞丐笑道。

    “前不久,山里出了点异动,虽然事发地距离我挺远的,但我还是感觉到了,是有孽出世吧?”老爷子问:“那只孽呢?”

    老乞丐也没隐瞒,拍了拍手里的这根拐杖:“让我镇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孽是从哪儿来的?”老爷子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是天上掉下来的,你信吗?”老乞丐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见这话,老爷子不吱声了,看他那表情,似乎是准备骂脏话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这么多问题,我也想问你们一个......”老乞丐冷不丁问道:“你们在山里看见过耗子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还补充了一句:“就是那种浑身长白毛的,尾巴还特别长。”

    “没见过。”老爷子直接答道。

    当时我心里一紧,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往脚边看了看,心说老爷子这是睁着眼说瞎话啊,当着耗子的面说没看见......哎??

    那只大肥耗子呢!??

    “真的没看见?”老乞丐再一次问道,语气有些冰冷。

    “真没看见。”老爷子面不改色的答道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并不诚恳的答案,老乞丐也不知道信了没有,沉默了很长的时间,最后才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拿这事骗我,迟早有一天,我会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反正我就在成都,你想来就来,我等着。”老爷子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乞丐嗯了一声,没再说什么,看了看我们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老爷子却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跟你斗了这么久,我还真不知道你是谁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摆了摆手,头也不回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也很正常,毕竟我不爱在行里抛头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留个名呗。”七宝冷不丁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老乞丐顿了顿脚步,转头看了七宝一眼,说。

    “苗武人。”

    , !